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辰衝不配被懷念或撻伐

2020/8/1 — 14:41

【文﹕彭依仁】

辰衝執笠,有人發文批評那些平時不甚買英文書,卻又在哀嘆「一個時代的結束」的「讀者」。首先,以一個讀書人來說,我覺得沒必要討論辰衝,它不配被懷念或被撻伐。其次,這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結束」,辰衝早在十多二十年前就已經萎縮成植物人了,分店紛紛結業,書架上絕大部份都是保持一手書高價的陳年企鵝舊書,不放成bargain books,基本上就是一種放棄書店生命的舉措。

但更大的問題,是它的市場定位一早與時代脫節,還停留在八十年代,想像很多像陶傑或者古德明之流的高等華人讀者,會買得起他們自以為很高檔的昂貴英文書。然而他們的英文書中有很多是一手價極其昂貴,但在二手市場乏人問津的大部頭相冊畫集,這些書是最難賣出的。他們以為這些書很高檔,其實恰好是最賠本、最賣不出的。

廣告

辰衝似乎把自己裝扮成像Dymock一類外國人風格的書店,但在香港,像Dymock甚至曾經更成功的Page One連鎖書店集團,最後都沒有被外藉讀者養起,且都要面對結業命運。其實香港的外國人並不如很多香港(華)人想像般喜愛讀書,我相信他們比香港人更熱衷於養狗喝酒。而且他們習慣買二手書,尤其是二手推理或奇情小說來閱讀,這也是為何香港島某幾間二手書店仍能生存下去的原因。

另外,如果這個時代沒有互聯網以及互聯網書店的話,辰衝也許不會一早被宣判死刑的。但互聯網書店的發展,變相令廣大讀者知道英文書的真實價格,於是大家減少仰賴英文書店之餘,會期待書店能與他們或社區建立關係,起碼會用折扣留住一批會認真選書的讀者,而辰衝當然是不屑做這些公關事情的。

廣告

辰衝結業並非標誌著香港書店業的衰落,它只標誌一種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流行的舊式家族書刊事業的衰亡,在那麼多傳統書報業的死亡或轉型過後,其實辰衝就像戰國時代的魯國般熬過了很多世代才滅亡的,這樣早該就木卻能熬過那麼久的光景,也值得辦一場笑喪吧。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現題為編輯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