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Ganapathy Kumar/Unsplash

迎月

迎月前一天我走了半天還是找不到家
老是在地鐵癌生的支線裡繞圈
霰煙的痕跡早被陽光褪得乾淨
忠誠的廢車與貨櫃明擺著,逃生門
在遠遠的觀音山上給雲縫一隻獨眼監察

想像的老屋如常開門,井眼也還張著
太陽僵掛在樹梢說不用急不用急
早晚會來的,早晚
蜘蛛早知完善後的網罟而去年的蟬
還在想像可以鋸一整個下午

蟬爬到樹顛就是蟋蟀了
歲月真輕可以扛一萬副棺材
你說,你說防洪渠就是一根黑扁擔
挑一邊山上不存在的泉水
一邊灣下,被澄清了不用再超渡的葬泥

迎月前一夜我還在街上亂走
還會走到倔頭巷去找心中的竹篾麼
當此城已成一幢一幢紙紮的燈籠
煙霧繚繞,鐳射的光束一再為虛無造像
月便隆隆然升起它的空架子

月爬到中天就是探燈了
歲月真白可以飛一萬隻蛺蝶
你說,你說太空館就是那座饅頭庵
在時間一邊,聽木魚敲著前世的故事
一邊,看穹頂爆出最後的花火

想像的老屋如常點燈,井眼也還亮著
月踞簷角說不用急不用急
明天還會再來,明天
蝙蝠將倒過來完善自己而去年的蛹
還會繼續綵排打開一整個世界的光景

 

2021年9月19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