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樹下,我們為生活鑿一片共享時光 — 福來邨與大樹下的空間

2020/3/16 — 19:38

【文:蔡寶賢;攝:鄧詩廷】

是個初春的中午,空氣帶有點濕冷。行人步履如已甦醒的百蟲,在縱橫交錯的大小路上,趕忙著一天的任務,還有那一輛輛停靠工廈外的貨車,剛掉頭駛去,另外的已從後補上,隨即放下車尾升降台板,工人拉出托板車,準備運送板板血汗辛勞。

假如,城市的忙碌是繁華盛世的佐證,緩慢節奏與冷清的巷里,又會否是衰落與遺忘的表徵?穿過密集的貨車群,離開荃灣工業區,往大涌道方向走去,再轉上那條蓋頂容易漏水的行人天橋橫過路面,原本密集的工業大廈群變成一個較為低密度的租住屋邨褔來邨。全邨共九座,有是單排七層樓,有是呈直角的十六層樓。鳥瞰全邨佈局,如未湊合好的俄羅斯方塊,也是橫放散落於地上的磚塊,同時又能闢出一個鬧市中的寧靜居住空間。 

廣告

福來邨大樹下座椅

福來邨大樹下座椅

廣告

昔日的苦來,今朝的褔來。

時光倒流,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港英政府以打造「小城市」的概念,在荃灣一帶大規模填海後建立新市鎮(又稱「衛星城市」),一個可以滿足城市人工作及衣食住行的地區,當中一幅填海地皮用來興建褔來邨。知其名,有福到來;各座住樓以「永」字分別配搭昌、康、興、泰、嘉、樂、寧、定、隆,寄意這地歷遍近六十個春秋,依然吉祥如意。

在樓下走道散步,穿插於樓宇間劃分出那介乎於公開與私人的空間。經翻新重造的兒童遊樂設施,與眼簾下盡是飽經洗擦脫色的大樓外牆與牆角,陳舊起銹的鐵桿窗花,持續低訴著超過半世紀以來的風和雨。

那時舊日,大樓長廊和公園充斥著孩童的嘻笑與跑跳聲響;每凡鄰里相遇,此起彼落的寒暄問暖,偶爾打聽同樓同層、某家某戶的二三事,還有不少從附近紗廠下班回來的女工,正值花樣之年,關切起各人剛剛萌芽的戀愛,期待披上嫁衣的一天。即使婚後生活不是大富大貴,也沒有王子與公主童話,但勤勞與節儉寫下段段力爭上游的拼搏故事。

曾經活力與熱鬧的境象,褔到終來,換變成一片寧靜安逸,昔日花嬌已抹上斑駁皮紋和花白頭髮。公園走廊少了孩子揮灑的汗水,取而代之是老人三腳交替踏步的微弱迴蕩;樓下老舖依舊,沒有舊日的由早到夜的忙碌,以不慌不忙與自在的節奏,繼續為這小區服務。

樹大好遮蔭,讓她跟你多說一段心情。

走道和轉角都是匆匆而過的路人,唯獨永泰樓對出這棵大榕樹下,包圍著牠的是一張張鐵網座椅,邨內的公公婆婆會走到這處乘涼遮蔭。有獨個兒靜坐片刻,打個盹;也有兩、三個新知舊好,在此聚頭,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家常逸事,是總比獨自留在家中,百無聊賴更好。

有個老伯開著他迷李收音機,收聽電台的新聞報導,在旁邊是一個貌似高小的男孩,或許是他的孫兒,似乎因為正值停課多了空閒時間,圍著大樹踏滑板車耍樂。而在對面,有她們並肩而坐,一起抬起雙腳,發力使小腿前後擺動,促進血液循環。

「......那間藥房補了貨有口罩,要八十五元一盒!」她雙手輕拍大腿。
「我細仔拿了一盒給我。若然你不夠,可以給你一些。」另一個她, 雙手擱在助行架上。
「我夠啊。之前買口罩怎會要到八十五元......」
「就是啊!現在用錢好像燒銀紙般,什麼都貴。」

樹影婆娑,歲月靜好,再紛擾的外界,就在此時此地阻隔於樹蔭為天然屏障之外,各人在此彼此相遇相知相交。那管時代步伐走得有多快,愈來愈快;那管追趕不上速度競賽的人和事物,就要順利成章被貼上「不合時宜」的標示,即使再多更替與變化的社會,人倫情誼與交流依然是社區生生不息的動力之源。

然而,隨著不斷擴展的社區天橋網絡,便利行人穿梭 ,加上大片社區空間被規劃成交通樞紐要地,社區成為促進人和物流動的平台,又有空間容納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嗎?           

(本文為《遇上荃灣》攝影展計劃文章)

南豐紗廠X KOKO COFFEE ROASTERS : 《遇上荃灣》鄧詩廷攝影展

時間:09:30 – 19:30
地點: KOKO COFFEE ROASTERS (G09)

計劃簡介

2020年我們選擇了荃灣作為起點,首部曲邀請了攝影師鄧詩廷透過她的相片及文字,於7/3-2/5期間於南豐紗廠內的KoKo Coffee Roasters展出。

作品帶我們一同走進荃灣因工業發展而慢慢衍生出來的社區生活空間,例如,福來邨、香車街街市、沙咀道球場及荃灣大會堂。這些空間在過去數十年為工廠辛勤工作的工人提供了上班以外閑霞的地方。在這些地方當中我們能從空間設計、不同年代中人民的使用方法,及當中的故事發現很多東西值得我們細心觀賞及思考。

這次計劃中亦感謝從事藝文記者的蔡寶賢 (BoBo) 為我們走訪荃灣不同的地方記錄及訪問這個社區內的故事及發展經過並編寫了5個關於荃灣的故事,希望能為大家提供更圓滿的背景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