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教師談電影.二】《我們與愛的距離》展現如蜂鳥般的生命力

2020/3/16 — 21:23

電影《我們與愛的距離》劇照

電影《我們與愛的距離》劇照

【文:力(通識老師)】

教育工作關注組編按︰停課,大家都說停課不停學。沒反對,但注意力全放在老師怎樣用實時教學,怎樣將一張一張工作紙打包給學生,填滿他們那難得的空白日子 — 學生真的好像沒有老師就不懂學習,不能生活。老師呢,好像沒人說要好好地讀一下書,看一看電影,以迎接未來的教學。做人不是機器,香港這教育制度何時能反思一下呢?

通識老師力,將會在這段期間為我們介紹一系列的韓國電影。可以說是「通識增潤」,也可以說是疫症期間的小小修業,小小反抗。這次看的電影,不就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的課題嗎?

去年本港的亞洲國際電影節上映《我們與愛的距離》(韓文原名是 벌새,英文譯為 House of Hummingbird,亦有另一翻譯為《蜂鳥》)是韓國女性導演金寶拉於 2018 年的獨立電影作品,本片在多個國際電影節中參展,並獲得不少肯定,例如第 69 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中的新生代青年單元評審大獎,在韓國國內亦得到正面的評價。

廣告

本片背景是在 1994 年的首爾,14 歲的女主角恩熙與父母及哥哥姊姊同住在一層公寓之內。故事講述在面對家庭關係、愛情、友情及自我認同等一系列的挑戰下,恩熙如何面對及尋找她的答案。取名為《蜂鳥》的原因正是導演希望透過這個小女孩展現如蜂鳥般每秒鐘翅膀能震動 80 次的生命力。電影的背景設在 1994 年,也有其歷史的意義,該年韓國足球代表隊進入美國世界盃決賽周,同時也是北韓領導入金日成病逝,及位於首爾的聖水大橋倒塌壤成意外的一年。在電節中細心規劃的情節及場景之中,可以看到這些歲月的痕跡。

導演金寶拉坦言在起初尋找投資者時,經常被問到為何把故事設定在 1994 年,也因為商業考慮被質疑為何不把女主角設定為高中生,好讓電影可以讓當紅的年青偶像主演。在經過多次的試鏡,導演最後起用了 2003 年出生的新人朴智厚為主角,在拍攝時她跟電影中恩熙一樣也是中學二年級學生。她的演出正正展現了一個十四歲少女的纖細情感,亦令我想起台灣導演楊德昌的經典電影《一一》裏的女兒簡婷婷。

廣告

導演坦言本片唯一的參考對象正是《一一》,因為電影從一個台北中產家庭的故事,讓觀眾可以看到台北市以至整個台灣包括其過去及現在,這亦令我聯想到這兩部電影也是導演把他們個人的經歷及情感放進自己的作品內,《一一》的創作動機正是楊德昌導演聯想起自己如年輕時沒有從事電影行業而留在電腦行業發展,自己會有一個怎樣的人生,主演 NJ 的吳念真,正正是代表了導演腦海中這個想像中的自己,例如會從事怎樣的工作,過著怎樣的生活及會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在《蜂鳥》中的 1994 年的設定,正好是 1981 年出生的金導演十三歲的時期。導演提到聖水大橋倒塌讓當時的她擔心其姊姊的安危,電影中恩熙正正精采地把這一幕演出在大銀幕之中,讓觀眾感受到當中的情感。喜愛韓國文化的朋友也會發現不少韓國電影及劇集往往會以家庭為故事的主軸,例如近年上映的《與神同行》系列、《半世紀的諾言》等,這亦反映了東方文化中的一大特色。

 

延伸閱讀:
“I want to stay true to my stories in any circumstances”
“South Korea’s female filmmakers are finally making their voices heard”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