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春天》— 過海關,過大陸的電影審查

2019/5/6 — 12:22

《過春天》電影劇照

《過春天》電影劇照

喜歡《過春天》這個電影名字,好一個點題的隱喻: 過海關,過青春,過大陸的電影審查。

有趣的視點是,大陸的導演如何說一個去政治的香港故事,香港觀眾如何接收一個乾淨得幾近純美的中港關係? 而導演用的電影語言又大有香港導演signature的痕跡,再現的再現下的香港,真的很有趣。

導演白雪在深圳長大,對中港口岸過關有生活實感,拍了這套講述單飛女孩佩佩,父親在香港,母親住深圳,每天往返香港及深圳上學,為了賺快錢成為水貨客的飄流故事。但中港兩地特殊的政治、經濟及文化落差只是故事的背景,沒有成為動態的內容,它更多是一個十六歲女孩面對孤獨的成長故事。

廣告

喜歡電影的節奏及framing,明快簡潔,但真是太乾淨了,古惑仔沒有街頭暴力及暗黑智慧 (連粗口都沒多),春春燥動沒有性愛,水貨客地下世界個個盜亦有道,中港同學之間沒矛盾,潔淨大概都是為了避開審查的刀,中間還要無瑞地出現字句說什麼因科技進步,水貨客活動已大大被控制(大意) ,真是政治正確到不能。

較喜歡的是父女的一段,父女總是隔了一層薄薄的鏡窗,父親看見女兒的背影,女兒看見父親另一家庭團聚,父女重疊也在窗影,父親就是不存在的存在,女兒一個人吃飯。

廣告

此外,好像看見陳果式火燥的青春在都市邊緣空間流瀉,也看見王家衛式的定格突襲而來的意亂情迷。

過了濾,隔了紗,不是不好看,香港只是一個背景。香港創作人呀,要看大陸電影人如何說香港故事,倒不如自己好好說。

電影將在5月9日上映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