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明一派:「今天」的前衞與叛逆

2020/12/11 — 14:24

左: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右: 黃耀明 Facebook

左: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右: 黃耀明 Facebook

【文:陳嘉朗】

「達明一派 REPLAY 演唱會」於上月在香港伊利沙伯體育館順利舉行,有幸在新一輪疫症大爆發之前公開演出,避過腰斬,在反送中運動動盪及疫症肆虐不絕之時,依然站在舞台,擺出各種姿態,試圖以音樂力量撫慰觀眾各種無力、抑壓、憂傷等拉扯撕裂的情緒。

演出叫好叫座,不少演唱及口號吶喊的片段相繼在社交媒體流出,其中更有新歌〈今天世上所有地方〉的初演片段,讓無緣親臨現場的同行者,給今天世上所有地方的我們,一聽為快。而這不知算有幸抑或無幸。

廣告

其後,黃耀明亦於其個人社交網站發表誌文相片,並分享歌詞:

謝謝你們對香港和達明一派那滿滿的愛。今晚能夠到場或不能到場的你,無論你在世界任何地方,這首新歌送給你們。🙏🙏🙏🙏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聽說你今天到達一個地方 戰勝了哀傷卻在繼續靜養 你說你擁有是無限量荒涼 照片都不想讓我看一看 聽說...

Posted by 黃耀明 Anthony Wong on Friday, November 13, 2020

乍看填詞人一欄的名字為潘源良,決定把歌詞再次拜讀。心中一讀,發現若將歌詞的韻腳數量歸於押粵韻的話,整體押單韻的數量會較為稀疏,而歸於押普韻則會較密集,幾乎每句都押,如:方fang、養yang、涼liang、想xiang、上shang、忘wang、想xiang、藏cang、況kwang、茫mang、向xiang、惘、wang、放fang、朗lang、趟tang、牆qiang、長chang,於是一直以為〈今〉是一首普通話歌。可是到了今天,一聽剛剛新鮮出爐,由李端嫻有份編曲和監製的最新版本,則證明當時的猜想純屬一場誤會。

廣告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cover art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cover art

歌詞看起來簡單直接,傳遞的信念明顯,無非想在躁動的大時代,勉勵、安慰、連結世上所有身陷困窘的人。但不知道這是否也是一場誤會,實則內有乾坤,音樂創作上依然前衞,骨子依然叛逆。不知道是作者有心,還是聽者有意,在這個大時代下,在達明一派的作品中,加插了這種語言的政治色彩的玩味,將一種新的叛逆藏於細節,以「外粵唱音,內普韻腳」,試圖以這種形式喻為目前的社會狀況 —— 表面香港,內裡韻律已跟北方走,撩動聽眾耳朵,至內心深處。而在記憶資料庫當中,好像沒有遇上以這種手法處理社會政治議題的歌曲。三十年前的先鋒樂隊,今天依然前衛與叛逆。

當國安法空降,紅線模糊,隨時人人自危之時,縱使萬分不情願,文藝創作者亦不免要時刻審視自己的身位,而自我設限,拼命無恙。而看似柔弱的手段,在非常時期,只要做好每一件值得好好做的事情,實情已非常頑抗及勇悍。難以想像,處身香港的文藝創作者有朝一日會因為大氣候的壓迫,而不再在內容上直接書寫反抗,而需要倚靠類似這種「外粵內普」的極為隱晦的策略與公眾進行對話,甚至以此來作立場上的相認。果如是,相信屆時定會比非常時期更非常。

不敢想像,所以現在更要擴闊想像。或者作者只是玩粵韻通押,或者疏離的粵韻分佈只是作者的個人偏好,或者作者根本沒有如此精打細算,但基於「作者已死」,自行詮釋亦無不可。即使推翻以上種種,作品還是為今後的香港音樂創作者帶來新鮮的創作策略。

作者簡介:陳嘉朗,寫歌詞的人,發表過少量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