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明.Birds Sing Louder.當代舞台

2020/11/30 — 13:24

記不起是第幾次看達明一派的演唱會,但記得每一次總叫我有深切的感受。達明的音樂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印記,電子搖滾樂風跟現在流行的已隔了幾個世代,但聽在耳內,一點也不過時。這次他們選了兩張八九及九零年間出版的唱片歌曲來填滿整個音樂會的時空。當時的社會,是面對九七回歸的疑惑與惶恐,六四的餘悸和人心的不穩。《意難平》雖然較個人私密,但那種內在的躁動與社會還是有著某種的牽引,而《神經》則是直接地回應當時社會情況,也為將來的香港作出預言。想不到,三十年後的今天再聽,預言成真。

音樂會的舞台設計依然出色,巨大的屏幕為兩邊的觀眾提供了清楚觀看達與明的機會。雖然熱門的《天問》與《十個救火的少年》等太應景走不了,但喜歡他們特意挑選了一些不那麼熱門,但實在是相當出色也符合當下情景的如《情流夜中環》、《四季交易會》、《開口夢》等等。音樂會的觀眾情緒十分高漲──畢竟,現在心意相通的能夠聚在一起的場合已絕無僅有。難得的機會當然叫人投入。

可能為了年輕的觀眾,明哥在歌與歌之間有不少的解說。聽著歌曲的由來或引起的迴響,不能說心情不沉重,當晚不斷在想我們是怎樣從九七走到現在。幸好有達哥橫空而出的答話,為我們提供了comic relief,稍稍消解了點沉重氣氛,明哥也說特意選《It’s My Party》作結。現實的沉重無可避免地在音樂會濔漫,但正如明哥在音樂會中說,要面對當下景況就不能讓自己永遠沉溺在沉重當中。散場離去,惟有嘗試再勇敢面對目前現實。

廣告

同一周我也參加了香港藝術中心IFVA的節目《Birds Sing Louder in the City》,在中環海傍的行人天橋底出發,以為在中環區內游走,卻原來在大會堂外的愛丁堡廣場留連。參加者帶著耳機,聽著創作人預錄的各種聲音。聲音有紀實的錄音如車聲、生活雜音及鳥聲,也有人聲演出。創作人馮程程及黎蘊賢近幾年都在聲音創作的嘗試。這次的實驗讓參與者感受平常聽到的聲音與有意思的人聲摻雜時,聽者如何接收各種聲音和訊息,一如在繁忙的都市中各種聲音都在搶奪我們的注意力。結尾在花叢間發現的紙杯傳聲線是一大驚喜,研究說雀鳥在城市中的叫聲較大,是因為雜聲太多,妨礙了牠們的溝通。紙杯傳聲卻叫我想到,有時不一定要力竭聲嘶地喊叫才能傳達心意。

這期間看的舞台演藝節目,僅有東邊舞蹈團主辦的《當代舞台.香港》。東邊一直為年輕/資深的獨立編舞提供創作平台。這次以新生代為主,當中以兩位女編舞的作品較為突出。莫嫣《Peek-A-Boo》由Krump 舞者馬寶山演出,作品簡約清脆,將Krump與當代舞結合形造出新鮮感。黎家寶的《Boiling Bo》玩身體玩汽球,塞在衣服內大小不一的汽球改變了身體的形態、肢體的線條及動作幅度,汽球爆破又形成了聲音及視覺上的刺激,構思相當有趣。

廣告

【每周盤點45–46_2020 (2–15/11/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