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聞舊戲 —《回到未來》的 2015

2020/7/17 — 13:48

電影《回到未來 2》截圖

電影《回到未來 2》截圖

【文:陳俊傑】

《回到未來》,非常經典的作品,為其寫影評的人無數,就讓我班門弄斧寫一寫我的想法。

在第二集中主角群在 1985 年穿越時空至 2015 年,探討當中科技實現與否確實有趣,但這次我們離經叛道一點,我們探討的是電影中 2015 年的社會狀況。

廣告

我必須說的是,認真思考科幻電影中的幻想內容是非常荒謬的,不論是行為的本身或是文章的內容。

或許我先說出那個荒謬的結論:2015 年的山谷市是一個監控城市。

廣告

進入沉悶的正題,我們在穿越後降落的幾分鐘內就能發現極多的資訊:極準確的天文台、效率欠佳的郵政局、迅速的司法制度、被廢除的律師制度、一宗犯案後兩小時即被判刑 15 年的案件、體力增強裝置、以及飛行車的塞車問題。若有興趣非常建議重溫這幕,以上的大多資訊都能迅速與監控城市作出聯想,唯獨飛行車的塞車問題需要進一步的思考。

當中我最為著眼的是飛行車的塞車問題。陸上道路是平面規劃,而且有建築需求及鋪路必要,負荷大於承載量是可以理解的。何以完全相反的飛行車依然未能解決塞車問題?

霎時之間能想到可能性有兩個。第一個可能性是生活配套的一切依然「貼地」,問題不在於交通上。在電影中我們能見整個城市的配套依然建基於地上,城市建築配套未能消化實際的需求,正如在店舖面外排隊,只要在地上排換成在天上排。

我們可以想像主角說:「我有一架用幾塊蕉皮就可以喺空中飛翔嘅車,但我必須落地停車用腳行入間鋪入面先可以買支可樂。」「我有架識飛嘅車,但我要落地泊車,究竟點解佢地唔起翻個高層停車場?」

在我們現實或許只是編劇沒有想及這點,但在電影內就是嚴重的城市規劃問題。

第二個可能性就簡單理解之多,就是有極為嚴苛的飛行車政策。在不需鋪路的情況下依然有極嚴謹的行車路線規定及極為狹窄的高度限制,否則難以構成交通擠塞。然而何解需要如此嚴格的政策,可能只為安全,亦可能只為監控,尤其是在那個迅速的司法制度及廢除律師制度後。

當然地,這或許是作為香港觀眾才能在有限線索迅速中得此想法。香港市民在電影中看到的是對現實的投射。

以上的內容或許看似荒謬,但或許十年後就是現實的世界。為何電影吸引?縱使虛幻,但與真實共鳴。

或許你的電腦已被監控,不要緊,我們來談電影中其他有趣輕鬆的社會情況。

我們能在電影的細節中了解 2015 年的社會狀況 —

例如環保的問題,細想之下環保議題可能做得不錯。縱使在購物過程中依然使用鍍鋁覆合袋,依然使用傳真機作為主要文書工具,縱使有大量固體廢物,但在一個又一個場面證明飛行車能消耗垃圾作為能源,包括膠樽,相信此技術能彌補這面的破壞。

在文化方面,西裝不變,唯獨變成了打兩條領帶。牛仔褲不變,唯獨喜歡反穿褲子。比較合符現實的是 1980 年代的潮流指標依然是 Michael Jackson,至少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音樂標準並沒有大不同。

很抱歉,這些其實並沒有較輕鬆,因為我們不肯定 30 年後的未來回顧這刻,歷史記錄的是一場追求自由的文化風暴或是一場純粹暴力的騷動。

歷史由當權者寫,可幸的是,未來由我們譜成。所以如某 N 字頭的運動品牌所說:「JUST DO IT」。

 

作者自我簡介:昔日香港小薯仔,六月三十後,成為中國韭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