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野生藝術節中 火燒染藍的歷史 

2020/7/8 — 11:02

日前在灣仔富德樓14樓後樓梯看到一組作品,一排蠟燭及藍曬圖片,是何君濠的《藍.染》,這是今年野生藝術節(Wild Art Festival)(展期6月16日至7月15日)其中一件展品,筆者也是看了其面書,才特意才這裡看,因為今屆野生藝術節的主題是「哪有一點藝術地頭 Art Guerrilla Anytime」,希望鼓勵不同的創作人以藝術奪回空間主權,所以沒有固定的展示位置,有些像是用藝術來打游擊戰一樣。

在面書不時更新作品介紹,看到會在富德樓不同位置,也有在公園及街頭,各式媒介的作品及創作形式,像是游擊,也像是快閃,真是要留意其面書資料介紹,有不少未必可以留得住,因為當你將創作,是繪畫也好,是裝置也好,其實是很難留得住,因為除非各政府部門申請及批准,否則會被人消除掉。

廣告

這組《藍.染》,原來以燭蠟、胡椒粉、藍曬圖片為主要材料,火燒的歷史,刺鼻的歷史,被染藍的歷史......簡單地帶出一絲絲憤怒,一縷縷悲哀。如果歷史、社會及思想只可以有一種顏色,真的不敢想像,可惜現實總是令人失望的。

藝術不是只可在畫廊、美術中心、藝術館、拍賣所,藝術也不只是用來陶冶性情、風花雪月,只是我們總以為藝術只可以這樣,藝術家只可以那樣而已。當藝術及藝術家只為政府服務,又或只可以靠政府生存,那真是可悲了,因為沒有獨立生存能力,就不可能不受外部因素及力量影響或控制。

廣告

好像藝術節仍召集第二輪作品,希望看到更多野生作品啦。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