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都》— 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

2020/6/9 — 16:45

電影《金都》劇照

電影《金都》劇照

【文:伍家明(澳門戀愛.電影館特約影評人)】

如果公主沒有嫁給王子,那麼她還可以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嗎?不知從何時起,婚姻變成了人生的必經階段,若是保持單身則被貼上各類標籤,剩男剩女,因此年過三十的,便要想方設法步入婚姻殿堂。諷刺的是,當發現安穩的生活變成了自由的囚籠,又要費盡心力地逃出來。

離婚難,結婚更難

廣告

為了不受家人管束,賺錢養活自己,張莉芳多年前與內地男子楊樹偉假結婚,正當她遺忘之際,卻意外發現中介公司並未幫其處理離婚手續。與此同時,同居男友 Edward 突然發起求婚行動,在親友的慫恿下,莉芳只好無奈答應。於是,她一方面要想辦法與楊樹偉離婚,另一方面要瞞着男友拖延婚期。塵封多年的秘密,日漸迫近的婚禮,讓這段穩定的感情變得越加複雜。

一千禮金就能看我們表演結婚

廣告

《金都》以經營婚禮服務的金都商場為背景,講述女性在面對婚姻時的迷惘與掙扎,讓觀眾思考婚姻的意義何在。導演黃綺琳更借張莉芳之口,指出婚禮只是一場盛大的表演節目。電影其中一幕,是 Edward 幫一對情侶製作婚禮短片,從他們的對話得知,所謂的愛情短片,只是為了在婚禮上充場面,過度在乎形式反而忽視了婚姻的意義。

你想結婚,還是你媽想結婚

Edward 控制欲極強,對莉芳的衣著,交友都加以限制,不時更訊息轟炸,甚至偷看對方手機。在買樓、結婚、擺酒等的問題上,Edward都對母親言聽計從,是名副其實的「媽寶男」,因此與莉芳衝突不斷。導演在場面調度上,也刻意把 Edward 母親放在二人中間,甚至前方,暗示莉芳一直處於弱勢。

你只是讓它從一個缸換到另一個缸

張莉芳,是一個不懂得表達自己的女人,當 Edward 不滿意她的衣着時,她只可以把衣服收起。她想拯救翻肚的烏龜,卻被水族館老闆硬塞了另一隻龜到手中,也因而被 Edward 嘲笑她的行徑,只是讓烏龜換了一個新的籠子。楊樹偉為了拿取香港身份證,再度出現在莉芳面前,希望她配合自己演一對恩愛的夫妻,這一次,莉芳也沒有成功拒絕。

結婚是自由的反義詞

與張莉芳不同,楊樹偉知道自己追求甚麼,他想要香港身份證,是希望能自由地飛往世界各地,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不惜花費時間、金錢尋求莉芳的幫忙,甚至放棄愛情,只願一嘗自由的滋味。雖然他在最後關頭放棄了,但這種一往無前的精神打動了莉芳,給予她勇氣,去反抗 Edward 的專制。

既是一紙婚書,也是賣身契

Edward 母親扔掉了莉芳養的烏龜,這一次,她沒有妥協,大聲質問 Edward,結婚的意義到底是甚麼?Edward 說結婚就像簽約一樣,是一生不變的承諾,對莉芳而言,這卻是最惡毒的詛咒,因為她知道以後連養龜的自由都不會再有,只可以活在 Edward 的控制下。莉芳最後輕聲問:「我們以後都是這樣?」,「對,我們以後都是這樣!」Edward 的「誓言」,讓她明白到一紙婚書只是一張賣身契,面對「終身監禁」,迷惘的莉芳終於下定決心。

沒有王子,公主一人也可以很幸福

其實張莉芳的人生就像水族館中的烏龜,一直在缸裏游走,雖然安穩卻始終得不到自由。電影結尾,她再次穿起那套王子討厭的衣服,關掉訊息不斷的手機,前去王子禁足的地方,把當時硬塞到手中的錢還給楊樹偉,寓意對這兩段婚姻的了結。這一次,她再不欠任何人,一個人走的路,也可以通往幸福快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