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針對「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常見問題」提出的問題

2020/3/7 — 16:03

針對2020年3月6日上載「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常見問題(更新)」提出的問題

按(A)的A1部分-->藝發局 2019/20 年度 「年度資助」、「文學平台計劃」、「優秀藝團計劃」資助團體,每個原則上在本計劃下其身分最多只能獲得上 限共$130,000 資助……將獲本局直接發放 $80,000 資助而無須申請。

問題:
• 以表演藝術界別來說,不論是年度資助藝團與否,因演出取消/延遲而蒙受的損失沒有很大分別。藝發局亦已表明會繼續發放年度資助,即是說,年度資助藝團僱員的部分薪金、行政開支、現金流,並不會受影響;而且因為是年度資助,可以嘗試把受影響項目調配至資助期的其他時間進行。反之,沒有受資助的藝團,或者單次計劃資助團體,可能因為延期或取消而全軍覆沒。
• 如果按(A1)進行,疫症過後,香港的藝文界組成會否大歸邊?是否過份著眼資助架構下存活的從業員?
• 如何保證藝團會與參與受影響演出的非僱員共享資助,而不是用作其他用途?
• 不同藝術界別的團體規模不同,發放相同金額,雖然會加快處理過程,但這是最好的資源運用方式嗎?

廣告

按(A)的B1部分-->藝發局「計劃資助」藝團,獲得發放最多$15000 x 2次=$30,000。

問題:
• 如何保證藝團會與參與受影響演出從業員共享資助,而不是用作其他用途?
• 以個人名義申請「計劃資助」的包括在內嗎?
• 適用於所有「計劃資助」嗎?由出版到展覽到演出都適用嗎?當中涉及的工作人員數量差別可能很大。劇場演出動輒超過10名從業員參與,$15000可以做甚麼?

廣告

按(C)非藝發局資助舉辦之藝文計劃C1部分

問題:
• 「團體」和「組合」的定義是?
• (C)部分內的1,2,3,4分類資格,是and還是or?

按(C)非藝發局資助舉辦之藝文計劃C4部分-->資助所涵蓋的藝文場地包括例如西九文化區租用場地、大館、香港藝術中心、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牛棚藝術村、藝穗會、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柴灣青年廣場、虎豹樂圃等(但不包括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亞洲國際博覽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社區會堂/中心、中小學、商業畫廊及酒店等)。

問題:
• 海外演出如何處理?
• 這個以場地為申請基準的資助條件,理據是甚麼?
• 必須在名單上的場地舉行的,才算藝文計劃嗎?
• 民政轄下的社區會堂都關閉了,為甚麼不在受資助之列?
• 局方可能以為商業畫廊是牟利機構,所以不在受資助之列,然而,展覽取消,藝術家會不受影響嗎?

按(D)受疫情影響而取消工作的個人藝術工作者D1-->有關工作機會不包括康文署、場地伙伴計劃、九大、民政、年度資助藝團、優秀藝團及文學平台計劃藝團、藝發局資助計劃、私人活動。

問題:
• 局方大概認為個人藝術工作者會按A1部分,透過藝團獲得資助。如何保證藝團會與參與受影響演出的從業員共享資助?
• 即使C1部分非藝發局資助藝團申請了最多$15,000資助,參與的個人從業員也可以額外申請個人資助,最多$7500。獲「年度資助」、「文學平台計劃」、「優秀藝團計劃」藝團的工作人員,可以透過藝團以個人名義申請薪金差額。為甚麼參與其他藝團工作的個人從業員,就不可申請?
• 如果說$15000比$80000少,那麼,在邏輯上,為甚麼不提高C1上限或者降低A1,然後讓所有個人從業員進行個人申請?為甚麼對年度資助藝團的支援特別多?

按D9部分-->由於坊間的私人教授各類藝術課程、訓練班、校外課程眾多,暫時較難辨識及針對真正有需要的藝術教育工作者,因此在現階段暫時未能即時惠及此範疇對象。

問題:
• 如果「藝文界支援計劃」要支援的是不論做創作或教育或行政等等工作類別的藝文工作者,那麼,舉例說,只要此工作者是藝發局選民,其「藝文工作者」資格已經可以辨識。
• 如果因為工作性質是藝術教育而不獲支援,那麼本計劃的原則是否需要進一步說明。

在個人立場,我最想指出的是,藝術文化本來的社會功能,是在生計和功利之外思考生命之可能性,但是一場疫症,再一次突現這理想是如此遙遠。我們的藝術,何時才超越鄂蘭所指的labour和work,成為action?

(原題為﹕針對2020年3月6日上載「藝文界支援計劃」(加強版)「常見問題(更新)」提出的問題,現題為編輯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