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樂】《三國傳真》 — 亂世中決勝千里

【文︰筆從心】

三國時代政局波譎雲詭,群雄割據,魏蜀吳鼎足而立。在黑暗的亂世下,所謂的英雄,就是能突破絕境的人,帶來希望的曙光。史學家陳萬雄博士有感以往針對三國研究多講戰爭規模,少從地理環境切入。陳萬雄言三國相對其他歷史時期保留了更多古跡,而現時科技進步,獲取實地照片相對容易,於是他編撰了《三國傳真》一套四冊,透過積累十多年考察道路及三國有關古跡的成果,加上考古文物及文獻,並結合當時地理環境等嶄新的角度,更具體地說明何謂「天時地利人和」,重新帶領讀者認識三國歷史狀況。

地形決定戰爭關鍵

陳萬雄提到東漢末年及後來的三國時代,每一年均有大至中型的戰爭。在冷兵器時代,地理形勢往往是決定戰爭地點的關鍵,三國歷史的中心舞台洛陽便是其中之一。「洛陽北靠邙山,南對伊闕,東南面有嵩山為屏障,西面緊依崤函險隘,西面環山,而中部是狹長的盆地。」函谷關成了兵家必爭之地,董卓西遷長安自保時,亦曾火燒洛陽。雖然洛陽變成焦土,但在中原一帶,其優越的地理位置始終無出其右,故及後魏國仍然定都於此,荒蕪之地經歷了魏文帝、魏明帝的經營,再次成為大都邑。

曹操平定北方以後,戰場亦逐步移至南方,荊州牧劉表實力雄厚,「南據江陵,北守襄陽」。襄陽是中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磚砌城池,由於三面被漢水所圍繞,易守難攻,並與一水之隔的樊城連成嚴密的軍事防禦系統,這裡自然成為曹魏南方戰線關鍵。劉表之子劉琮投降後,曹操大軍長驅直進追殺劉備,決心抗曹的孫權委派周瑜,集兵前往夏口與劉軍匯合,最終雙方相遇在赤壁,「羽扇綸巾,灰飛煙滅」。陳萬雄亦考證了赤壁確實發生的地點,以及介紹當時戰時所採用的鬥艦、蒙衝、露橈等戰船構造及功用。

天然的地形固然是戰爭的關鍵,陳萬雄在書中亦提及不少漢末以及三國時代的「人造地形」,並實地考察,圖文並茂。例如曹操在許昌都建造了「運兵地道」,至今仍保留了全長約四十里的地下道。由於許昌是一大片平原,無險可守,因此謀士郭嘉建議地下用兵而獲接納。運兵道有單行道、平行雙道、上下兩層道及立體交叉道,錯綜複雜,道內設有各式陷阱、掩體壁、絆腿版、通氣孔,士兵可以快速透過地道移動,奇兵突出。曹操亦多次在戰場上運用地道,如在以少勝多的官渡之戰中成效顯著。

文學文物重現生活

在金戈鐵馬的時代,唯有文學提供了一個出口,紓解將士們征戰繃緊的壓力,其中以曹氏父子尤甚。曹操曹丕曹植三人創作不斷,又招攬建安七子,鄴城成為眾人詩文宴會的地方。詩酒往還、觥籌交錯,美酒佳餚與歌舞娛樂當然少不了。陳萬雄一方面引用曹植《侍太子坐》描述了「文酒詩會」的場面,另一方面加插了「五樂伎演奏圖」、「樂舞百戲」等文物,重現當時的情景,「一俳優單腿跪地叉腰揚臂,旁置樽、壺各一;一女伎揄長袖作舞;一女伎跽坐鼓瑟。」文學與文物亦是書中所著重,這樣可以避免只有文字空泛的描述,更能全面了解三國時代人們的人生觀及享樂等生活形式。

順帶一提,出版社亦製作了關於《三國傳真》的影片,講解歷史相關的延伸資料,包括戰役發生地點、當時的地理環境及軍隊佈局等,現時只有街亭之戰,而赤壁之戰、魏吳南北攻防戰、滅蜀之戰將會陸續上載至網站以供參考。

三國時代,活在這個亂世身不由己,在歷史洪流中也不輪到各人選擇,唯有在有限現實之中,作出最好的決定,切忌放棄,有危自然有機。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馮傑主持,逢週六晚上 9 時 30 分至 10 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