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樂】《金庸小說裏的中國歷史》 — 天地會民間秘密會社

【文︰筆從心】

金庸小說故事耳熟能詳,金庸厲害之處在於在中國歷史上建構一段虛構的小說故事,讀者們大多被作品當中宏大的歷史觀所吸引,疑幻似真,虛則實之。大學高級講師葉德平嘗試以「講史」角度看金庸十五部小說,寫了《金庸小說裏的中國歷史》一書,嘗試以史講故,彌補讀者對金庸小說背後的歷史認知。

根據葉德平的分析,他認為金庸小說可分為三類:第一類依史演繹,依據真實事件虛實並行,穿梭歷史之間,如《書劍恩仇錄》、《碧血劍》、《鹿鼎記》據明清史事再加以發揮;第二類是借史發揮,將歷史作為時代框架,人物事件均為虛構,如《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第三類是架空歷史,時代背景模糊,虛構人物置於其中,如《笑傲江湖》、《俠客行》。葉德平認為歷史與小說並沒有矛盾之處,反而能夠勾劃出人物令其從紙中走出來,讀者亦能置身其中。

天地會與陳近南

《鹿鼎記》中的天地會是一個民間的秘密會社,看似是金庸筆下虛構出來,歷史上卻真有其事。天地會主要在長江以南一帶活動,在官方眼中是非法集結,故經常有不同名字,三合會、三點會、雙刀會等自稱天地會分支,對內統稱為洪門,也就是取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年號,表達對明朝的懷念。天地會會眾為逃避追捕,經常掩人耳目,漸成為神秘組織,唯有透過「會簿」這種記錄傳教事跡的信物作為考證之用。作者表示,有清政府的奏摺記錄列明要捉拿天地會會眾,以往亦有不少有心人專門研究天地會幫派,甚至已經建立出一套研究系統。

「平生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鹿鼎記》中經常提及的陳近南究竟是何許人?作者表示,陳近南在早期的天地會會簿並沒有提及,到後來的《守先閣藏天地會文件》中提到:「後來有位和尚陳近南,題起明朝一事,兄弟尊他為先生」,同治三年收藏「貴縣修志局本」紀錄:「後五祖拜他(朱洪英)為盟主,拜陳近南先生為軍師」。雖然不能確定史籍記載的陳近南,就是在明鄭政權中輔助鄭成功及其後人的陳永華,但經作者分析後可以肯定,《鹿鼎記》中的陳近南,是以陳永華為原型而塑造的。據《台灣通史.陳永華傳》所記,陳永華為人忠誠,受當時退守台灣的鄭成功所器重,拜為參軍。陳永華力主北伐,又善於經營內政,對於明鄭政權就如軍師一樣,這印象深入民心,陳永華角色的演變,令天地會的內容越來越豐富。

丘處機西遊記

除了陳近南外,書中亦講述了另一名傳奇的小說人物,「全真七子」之一的丘處機。全真七子於歷史真有其人,而丘處機繼承開宗祖師王重陽的事業後建立龍門派,發揚光大以後,分支亦由內地廣州傳至香港,香港的蓬瀛仙館,亦是龍門派的派系。歷史上,成吉思汗從耶律楚才口中得知,全真教道長丘處機有不老之術,於是以象徵身份權力的「虎頭金牌」誠邀丘處機會面。

在《長春真人西遊記》中記述,年屆七十三之年的丘處機從中土出發,展開尋找成吉思汗的西遊之旅,穿越蒙古新疆,花了兩年時間到達撒馬爾罕,卻適逢成吉思汗西征。最終,於嘉定十五年( 1222 年),丘處機與成吉思汗會面。當時兩人無話不歡,丘處機直言自己並無不老之術,卻有養生之法,趁機勸說成吉思汗減少殺生。

《金庸小說裏的中國歷史》一書以金庸小說借題發揮,介紹與小說相關的有趣歷史,有待金庸愛好者逐一發掘。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馮傑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