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國安法打擊出版業 次文化堂社長:比消防員更危險

2021/1/1 — 15:51

【文︰林立勝】

2020年爆發了新型肺炎,去年七月舉辦的書展因為第三波疫情被迫延至十二月。十一月疫情放緩,正當大家寄望書展可以在十二月順利舉行之際,卻爆發新一輪疫情,書展被迫再度延期。除了疫情之外,去年政治環境急促轉變,國安法於七月一日實施,有聲音更質疑此舉收窄言論及出版自由,在疫情與國安法的雙重夾擊下,香港出版總會副會長、推廣閱讀專責小組主席蘇惠良與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大談出版業界這一年所面對的困境及難處。

書展血本無歸

廣告

書展兩度取消,參展商損失巨大,原因是出版商會及早製作廣告、安排物流等等。蘇惠良表示,每年書展佔出版社百分之三十至五十營業額,不少出版社寄望十二月份的書展可以如期舉行,追回年度營業額,可惜也事願如違。書展取消令出版商的現金流出現問題,書商更要租付倉租放置滯銷的書籍,令出版商百上加斤,另外,書店、印刷廠、紙行等一系列的產業亦受波及,蘇惠良擔心這些行業未來會出現裁員或結業潮。

每年書展前夕,出版社會大量推出新書,希望透過書展推高銷量,亦希望做到「新書帶舊書」的效果,彭志銘指出,書展收入足夠支撐出版商全年營運及發展開支。但去年書展兩度取消,新書籍滯銷,他指不少新計劃被迫延期,甚至胎死腹中。不過,書籍並非一面倒滯銷,心靈雞湯、醫療養生這類書籍「疫」市上升,成了暢銷書,除此之外,彭志銘補充今年亦多了讀者購買圖象類書籍,尤其是以社會運動為題材的攝影集。

廣告

網購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面對疫情,去年街道人流明顯減少,影響書店的營業額,網上銷售能否突破現時的缺口,為出版業殺出一條血路?蘇惠良觀察到過去數個月以來,不少出版商已努力發展不同銷售渠道,善用網上銷售平台推廣書籍,希望改變市民購買習慣。不少作家座談會、新書發佈會均移師網上舉行,總算為愛書之人提供一個與作家交流的機會,不過彭志銘就質疑,在網上努力發展不同銷售渠道,善用網上銷售平台的成效低,不及作者、讀者彼此間在新書發佈會現場即時交流。

國安法紅線模糊

除了疫情之外,去年六月三十日通過的國安法,政府稱可以保障香港繁榮穩定,但有不少人卻質疑會損害言論及出版自由,令書商自我審查。蘇惠良認為,國安法實施後,政治性題材的書籍影響較大,但他始終覺得香港是一個出版自由的地方,書籍出版與否建基於編輯的嚴謹態度,以及個別出版社決定。蘇惠良指現時的創業門檻不高,不少年輕人投身獨立出版行列,制肘相對大型出版社較少,能夠培養更多讀者群

彭志銘與蘇惠良的看法不同,他認為國安法是對出版業界的一大考驗。他指出,一直以來香港出版只需遵守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三級制度,就算書籍屬「二級不雅」,只需要包膠袋就可以發售,而不需要作內容審核。可是,國安法的條例模糊,令出版業界有所忌諱,不願觸碰國安法的「紅線」。從事了出版事業三十多年的彭志銘形容今年是最嚴峻的一年,亦是大家最緊的時刻,難以看清前路,「做出版冇人諗到係一個比消防員更危險的工作」。

的確,香港自2015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後,政治書籍市場受到衝擊,由出版、印刷到發售均感受到壓力,去年受到的衝擊可謂更大。公共圖書館早前以「覆檢」為由,將部份陳雲、黃之鋒及陳淑莊的著作下架,康文署表示,隨着國安法立法,因此必須覆檢部份書籍內容以附合法律規定。近期美國作家Kent Ewing出版新書《前線香港 1997 - 2020》原定於去年九月面世,卻被連鎖書店以「國安法實施後想保持低調」為由禁賣。該書涵蓋董建華時代的香港興衰,以及2014年雨傘運動、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災難式統治等等,涉及敏感的政治題材,Kent Ewing指事件是令人恐懼的自我審查,「在即將死亡的城市裡,自己的著作率先死亡。」彭志銘亦提及,不少獨立出版社為了避開國安法的「紅線」,選擇於台灣出版書籍,然後再運回香港發售。

今年出版行業面對疫情與國安法雙重夾擊,前景並不明朗。書與書評盛載的是文人的心力,若然書籍因疫情而胎死複中,或是要迴避「紅線」而自我審查,這才是出版業界可悲之處。新的一年,出版業界何去何從?讀者們,你又會否堅定不屈地支持下去?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