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在生活中抗爭:邵家臻獄中寫的15封信

2020/4/24 — 16:00

文︰林立勝

2019年4月24日,邵家臻因「佔中」時犯了「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成為階下囚,展開了163天的牢獄生活。

監獄,是一個「去身份化」的場所。「入冊」時脫光搜查,剃鬚剪髮影相,換上一式一樣的囚衣,工作、食飯、休息的規律生活日復如是,姓名化成一連串冰冷無意義的囚犯編號,所有事情早已安排,坐哪睡哪,一切也不能選擇。邵家臻形容囚房生活是人生淪落的日子,就連老鼠都比自己更自由。既然囚獄生活沒有意義,就唯有自己創造意義,邵家臻選擇了閱讀和書寫,對他而言,書寫是自然的事,如魚得水,有自我打氣治療之效。

廣告

有一次,老師趙維生探監時,向邵家臻提出以書信對讀形式紀錄他在獄中的點滴,邵家臻寫了十五封,每寫一封,就邀請社工系老師回應,再集合成這本《囚錮的社工:十五封給社工的信》。他將在監獄的所思所感,化成文字,勉勵一眾社工同工之餘,也是對自己的鼓勵。

獄中重建社工意義

廣告

監獄並非與世隔絕,囚友仍然可以接收外界資訊。坐監後數天,邵家臻看見十多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他看著電視畫面激動流淚。及至六、七月,他目賭一連串警暴失控的場面,巴不得自己走出監獄與抗爭者遊行示威,現實叫他焦急而沮喪,無力而難過。在監獄之中,制度對個人自由的壓迫更是無孔不入,獄中生活看似毫無選擇,但他仍選擇在生活中抗爭。患有糖尿病的他,在監倉內「篤手指(驗血糖)」是自由一刻,因為他可以選擇篤食指、無名指或中指表達憤怒。自由的珍貴,就好像曼德拉能選擇喝伯爵茶一樣。

那在獄中如何重建自我意義?也就是關注社工價值的實踐。有一次,有位官守太平紳士在33度高溫下巡視監獄,當時一班囚犯正在運動場上操練。大家如平常那樣赤裸上身,懲教人員卻煞有介事,要求大家穿起悶焗的囚犯衫,理由是因為附近有女人經過,要穿衣擋住男人的乳頭。邵家臻覺得荒謬,向長官表達不滿,卻被指不識時務。

對他而言,監獄生活是一種真實與虛假的拉扯,基本上徒勞無功,若無人敢對不合理事情發聲,就難以有任何改變。

書中提及社工的價值是「聯繫個人和組織去面對人生的挑戰和促進人類福祉。」邵家臻在信中說過睡醒的人就不要裝睡,中大社工學系黃洪教授回信道,當時代出現不公義制度、反人權的境況,社工更要責無旁貸去實踐公義及促進人權,維護社工的價值。邵家臻作為一個囚犯、一個社工,當刻在自己能力內做到的,就是關注與爭取囚權。

自己認輸才算輸

邵家臻明白,每個人均有屬於自己的角色;政治犯在監獄中受苦,亦是另一種抗爭方式的呈現,正如劉曉波所言:坐牢是他的職業。回到香港社會發展,經歷佔中、反修例運動,邵家臻認為,現階段論斷民主運動成敗得失,或許言之過早,不過除了客觀因素外,永不言敗的精神更重要,好似邵家臻話齋:「自己認輸才算輸。」

在赤柱監獄163天的牢獄生涯中,邵家臻將獄中生活的所思所感寫進《囚錮的社工:十五封給社工的信》,勉勵同袍之餘,亦探討在大時代下,社工如何推動社會改革。

在赤柱監獄163天的牢獄生涯中,邵家臻將獄中生活的所思所感寫進《囚錮的社工:十五封給社工的信》,勉勵同袍之餘,亦探討在大時代下,社工如何推動社會改革。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恒、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