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天愈黑,星愈亮》— 新聞特寫理清事件脈絡

2020/6/19 — 16:00

【文︰林立勝】

反修例運動持續超過一年,記者戴着頭盔,穿上反光衣,行如流水穿梭於各種示威現場,攝下無數衝突鏡頭,紀錄多如繁星的故事,為的是留下歷史印記。譚蕙芸多年來做過文字記者、電視台,並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新聞寫作課。她過去一年以「新聞特寫」的方式,記錄大大小小衝突現場情況,文章輯錄成《天愈黑,星愈亮——反修例運動的人和事》一書,嘗試釐清及展現整個反修例運動的脈絡,讓讀者認識今天的香港人是如何鍊成的。

廣告

「新聞特寫」呈現立體人物

衝突過後,主流媒體會報道警方用了多少粒催淚彈,或被捕人數,這些冰冷數字背後,還有一個個被人遺忘的故事。這本書運用「新聞特寫」,撮取新聞現場最特別的部份加以描繪刻劃,如同電影特寫鏡頭,呈現出小人物的眾生相。例如在去年全葵青遊行中,一名中年男子推著中了風要坐輪椅的媽媽遊行,當日下著大雨,兩人也堅持上街。主流媒體未必報道的小故事,卻流露出真實情感。

廣告

「新聞特寫」也需要記者精於觀察,開放「五官」,感受周遭環境的細微變化,令場景和人物更立體。譬如不同槍枝發射時的聲音,投擲磚頭、玻璃的爆裂聲,甚至中大衝突中的鳥鳴,譚蕙芸也一一用文字記錄下來,即使沒有畫面圖片,讀者仍能透過文字,猶如置身現場之中。又例如警方拘捕行動不斷重覆發生,若然記者能夠觀察當中每一次的部署、策略、執行行動的細微變化,也是新聞特寫的意義。

理順脈絡了解「香港人」

譚蕙芸雖然有涉獵剪接、拍攝,但始終認為自己擅長駕馭文字,希望發掘鏡頭以外的真相。事實與事實之間可能互相割裂,而「新聞特寫」卻能梳理當中的脈絡,賦予事實意義。譚蕙芸舉例,在整場運動中,示威者堵路、破壞商鋪及交通燈等,對市民生活造成不便,但仍獲得不少沒有直接參與破壞行為的「和理非」市民理解及同情,若在五年前的香港,這種現象或許難以理解。譚蕙芸嘗試將事情發展脈絡梳理清楚,讓讀者完整地了解近年發生的事,如何形塑今日的香港人。

「中立客觀」迷思

有人提出記者報道時保持中立客觀,必須抽離個人的情感。可是記者也有情感,是活生生的人,報道裡或多或少滲入個人對事情的解讀,更難以完全抽離。不過,記者要尊重自己的專業,儘管新聞有屬於記者自身的觀察、角度、選材,但應該基於事實觀察、搜集真實資料以作報道。新聞客觀性也不是單靠陳述雙方的理據便等於全部,如果只是鋪陳不同人的觀點,各自表述,也會令人困擾。因為事件背後各種因由以及不對等的關係,需要記者多花功夫,單純於同一篇報道並列有權者和無權者的說法,有時也是另一種偏頗。

你或許會問,這樣的報道不就是滲入個人情感嗎?但譚蕙芸恪守記者專業,從來不會用惡意字眼去形容示威者或警察。以中大衝突為例,當時譚蕙芸因為自己15年來在中大任教,對中大有感情,當她紀錄事件書寫這本書時,不會欺騙讀者,故作抽離以掩飾自己與學校關係,也不會一心美化示威者,反而是真實地向讀者披露自己的感情。譚蕙芸認為新聞是「有機」的活力,應該與社會同步發展;更重要的是保持對人的關懷之心,至於報道本身,便由社會去評價是否公道。譚蕙芸亦指記者相對一般市民多了「特權」,在衝突現場採訪而免受檢控,這個特權是社會同意賦予記者的,但她認為記者必須時刻反思自身有甚麼價值,以擁有這項特權。

譚蕙芸去年六月時身在異地,錯過了運動爆發的最初,但後來努力遊走示威現場、尋找小人物,目的也是想將脈絡展現出來,反映人們的情緒行為上轉變,或是警察部署變化,一點一滴,如實交代。她指整場運動由內到外,很多時面對陰暗的時刻。可是,運動中平凡的小人物嘗試在艱難中發光發亮,是一種穿越暗黑的微光,也就是《天愈黑,星愈亮》書名的由來。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