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少即是多:短篇小說的 10 個關鍵詞

2020/5/29 — 23:20

【文︰林立勝】

短篇小說很多時情節緊湊,幾件事、幾個人物,往往能為讀者帶來深刻反思,譬如魯迅的《祝福》、西西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都是短篇小說的上佳之作。不過一篇小說好在哪裏?卻不容易說出個所以然來。不少人會將小說當成閱讀理解,忽略其語言的運用、情節鋪墊、人物刻畫等面向,於是也難以理解其藝術高度。

中文大學中文系碩士李婉薇現職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副系主任,多年來任教「文學鑒賞」、「文學創作」等科目,她最近撰寫《少即是多:短篇小說的10個關鍵詞》,透過「全知觀點」、「限知觀點」、「故事」、「人物」、「心理」、「時間」、「空間」、「對話」、「風格」、「意象」這十個概念,帶領讀者領略短篇小說的要領。她認為短篇小說與中、長篇小說不同,是一種「最經濟的文學手段」,滿足讀者聽故事欲望,同時亦是一種實驗敘事的藝術。

廣告

人物與意象

廣告

短篇小說中的人物最能體現「少即是多」的概念,書中提及塑造人物有「展示」及「講述」兩種方法,前者呈現人物言行,讓讀者自行想像人物背後的動機和心理;後者在描述人物同時摻雜評價,令人物形象更鮮明立體。書中以白先勇<永遠的尹雪艷>為例,透過言行舉止的描繪,呈現出上流紳士們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尹雪艷也不多言、不多語,緊要的場合插上幾句蘇州腔的上海話,又中聽,又熨貼。」不過尹雪艷總剋夫,娶了她的男人先後走上頹敗滅亡之路,事件折射出作者對尹雪艷的評價。

除了人物外,短篇小說經常將複雜的概念濃縮成一種意象,簡潔而有力,令人印象深刻。書中以也斯的<象>為例,透過描繪幾隻泰國象在香港不受歡迎的經歷,流露作者懷念的價值觀。流行曲歌詞亦經常使用意象,譬如何韻詩《木紋》就運用「年輪」、「舊事連根一拔」等一系列與樹木有關的意象,書寫愛情的難以磨滅。意象是文學婉約而深刻的表達,將具體的形象,賦予抽象的意義,為讀者留下想像空間;而在短篇小說中,意象就能簡約、有力地表達主題。

限知觀點

無論人物或意象,均需要某種敍事角度串連情節,短篇小說經常運用的是「限知觀點」。敍事者不能像全知觀點般無所不知,而是要潛入某人的角度、並受限於於敍事人的角度書寫。他不可能知道別人的想法,或是所有事情和細節,如同在門孔裡窺視出一個世界,環顧四周仍然被黑暗所籠罩,引起讀者無限聯想。有時候,小說甚至會出現「不可靠敘述者」,讀者閱讀的時候,需要留意當中可能摻雜假訊息,令閱讀過程更富趣味和挑戰。舉例來說,在西西的<家族日誌>中,家人雖然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彼此卻不明白對方的難處。小說透過七個「我」的獨白敘述變換,交錯展現一個家庭的面貌。又以麥浚龍與謝安琪主唱的流行曲《羅生門》為例,歌中講述男方一廂情願思念分手十年的前女友,女方卻無意復合,二人各自剖白,聽眾能夠從兩人之間矛盾的觀點,領略這段注定無望的戀情。

文學家茅盾曾言:「短篇小說主要抓住一個富典型意義的生活片段,用來說明一個更廣闊及複雜的社會現象。」短篇小說利用簡單情節,配以簡潔的文章結構,呈現令人深刻的主題,也就是「少即是多」的道理。書中尚有其他關鍵字,也是理解一篇小說的重要工具,說不定大家也可以從中發掘閱讀短篇小說的樂趣。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