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思想香港》— 重艱苦地尋找身份足跡

2021/1/8 — 16:12

文︰林立勝

歷史也許在時代巨輪下逐漸被遺忘,或甚塗白、抹去,但一個個歷史片段,卻是構成這座名叫「香港」的城市的關鍵。這裡匯聚各派思潮,起落湧動,筆名「安徒」的香港著名文化研究學者羅永生寫下《思想香港》一書,讓大家了解不同時空下香港各種思想的發展。時移勢易,「香港人」的本質不斷演變,追溯此地的文化、政治思潮的演變,有助讀者更認識我們的城市。

韓戰衍生多元政治

廣告

我們經常讀到的香港史,一言蔽之,就是由一條小漁村蛻變成轉口港,繼而發展成國際大都會,以經濟發展定義香港的歷史。但自從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文化、政治思想愈趨多元、豐富而複雜,卻鮮有人提及。這種多元的政治特性,可以追溯至韓戰時期的香港,據羅永生的研究,中共於1949年前的立場並不一面倒反對西方國家,但韓戰的爆發卻造成「共產主義陣營」與西方國家「自由主義陣營」二元對立,成為冷戰開端,中美關係惡化,冷戰格局延伸至香港。

當時,英國處於尷尬位置,一方面是美國堅定的盟友,另一方面,港英政府卻小心翼翼地處理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不願香港成為反共戰線,因為英國在二戰後元氣大傷,所以盡力維持遠東地區的穏定。於是,港英政府採取政治中立的態度,左派有着獨特的發展空間,也間接形成後來百花齊放的「火紅年代」。

廣告

火紅年代打破禁區

六七暴動是香港歷史的轉捩點,港英政府雖然遏止了暴動,卻也同時暴露了多年來的管治問題。加上當時世界各地學生受平等、自由等普世價值的號召,香港學生亦受到世界浪潮的影響,愈來愈多土生土長的年輕人投身社運,燃起「火紅年代」,為本港公民運動帶來高峰。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運動(簡稱中文運動)便在這個情況下,成為香港二戰後第一場和平性質的社會運動。雖然爭取過程未必立竿見影,但卻發現「禁區」能逐漸打破,港英政府最後也修定法例,令中文成為法定語言,也是香港公民社會發展歷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本土意識前世今生

今天,很多居住在這片土地的人會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但這種本土思潮並非突然產生,而是經過歷史積累、沉澱。19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2006年天星碼頭保育運動固然是本土思潮發展的里程碑,但第一波的本土意識可以追溯至二戰後的嬰兒潮年代,香港公民社會方興未艾,譬如六十年代香港首次出現的自治運動,明顯是受聯合國精神當中的「自決權利」以及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所感召。這種具國際視野和世界主義精神的民主自治理念,既反對殖民主義,也反對階級鬥爭的共產主義。1963年「民主自治黨」更提出反英殖反共的綱領,甚至要求英國讓香港自治及由香港人出任總督。

在六七暴動後的「火紅年代」,許多年輕人投身社運,不同政治主張百花齊放,「香港往何處去」成了年輕人心中一個大疑問。香港與中國應維持一個怎樣的關係?有人透過保釣行動爭取華人利益,及後更有人寄望香港的特殊地位可以帶動中國民主發展。回歸以後則接連出現許多社會事件,包括反對廿三條立法、雨傘運動、以及近年的反修例事件,一波又一波的本土思潮層層演進,在在需要歷史視野宏觀審視,才能夠深入認識「香港人」的本質。

《思想香港》一書希望從歷史找回相應的發展脈絡,思索所謂的香港人價值。面對未來種種複雜不定,書底一段說話正好用來總結:「他們並非稍縱即逝的天上流星,也不是未能轉世的魅影,而是此城的男男女女持久掙扎,艱苦地尋找自由和確立自己身份的歷史足跡。」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