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炸醒我的「六四」— 背後和感悟》— 敢說真話才是稱職記者

2020/7/24 — 16:00

【文︰林立勝】

記者如同現代司馬遷,每天記錄真相的同時,亦寫下歷史的初稿。曾幾何時,不少人對中國政治前景感到樂觀,但六四事件卻是中國現代史上一個重要轉捩點,也令劉銳紹猛然「炸醒」,以記者及歷史見證人身份,寫下《炸醒我的「六四」——背後和感悟》。全書分上下兩本,由「夢、緣、罪、證、情、空、醒」七大篇貫穿,記錄六四前後中國社會實況,盼在現今遺忘與反遺忘的角力場上,將歷史傳承下去。

見證歷史的「罪人」

廣告

劉銳紹曾在左派傳媒《文匯報》任職記者,從事新聞工作四十多年,長駐北京和英國,曾經記錄中英談判過程,1989年更以《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身份,現場目擊六四事件。書中提到,他每次到訪北京都必定會到蕭乾家探訪。蕭乾是二戰時身在歐洲戰場採訪的少數華人記者前輩,「能說真話、敢說真話,才是稱職的記者。」這句話,令劉銳紹銘記於心,對他而言,新聞工作不單是職業,更是事業,故需要有「四心」:丹心為經,良心為緯,耐心為棟,信心為樑。

廣告

作為一個敢說真話的記者,劉銳紹記錄了八十年代在中國採訪經歷,也就是「夢」和「緣」是書中開首兩章節。當時中國剛步入改革開放,人們開始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劉銳紹帶着書生夢由英國回流中國,有「緣」接觸多位中共領導人,包括胡耀邦、趙紫陽等等,這些領導人也知悉過去官方的弊病,於是提出一些政治改革主張,中國政治前景一片大好。直至一九八九年六四槍聲響起,軍隊入城鎮壓學生運動,劉銳紹因為在當年的五月份曾報導人大常委要求召開緊急會議的消息,被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點名為「動亂精英」。又因當時北京進行新聞封鎖,不少國內外、港澳台灣記者前往劉銳紹辦事處發稿,《文匯報》更登了「痛心疾首」四字,以致官方直指他犯了罪,包括為反革命行動創造輿論基礎,甚至是「顛覆國家政權」。這些罪均寫入了書中「罪」篇,劉銳紹認為當時只是按照記者天職報道事實,雖然是「戴罪之身」,但他不感到悲情,反而積極面對,同時希望勉勵今日香港人。

遺忘與反遺忘的角力場

六四往後三十年間,民間積極尋找六四真相,希望還原歷史。書中「證」的部份羅列許多事證,部份資料更是過往難以追尋。例如劉銳紹後來發現六四事件中,處理天安門學生的士兵數目多達三十五萬,書中列舉不少佐證分析當時中共出動數十萬大軍動機,涉及中共領導層的政治鬥爭。劉銳紹坦言自己是六四的見證人,不願資料被埋藏,渴望歷史傳真,在遺忘與反遺忘的角力場上,保留多一點確實的歷史,完成責任。

在這個角力場,劉銳紹無法單靠一人之力奮鬥,推動著他的,是眾多人性之情。書中不時提及的「人性先生」傾力協助他在國內採訪,在六四凌晨更勉勵他「來日方長」,留有用之身堅持下去。劉銳紹至今沒有公開這位「人性先生」的名字,皆因怕先生的內地家人受牽連。六四發生後,不少北京市民也發揮了人性,無論如何也要護送在北京的香港記者回港,因為記者們是當時北京市民能夠說話的「口」。事後,劉銳紹身陷窘境,幸得朋友保護,回港後家人為他送上鮮花,這份情實在難以取代。他自言沒有將家放在人生的主要位置,一切以國為首,以往甚少提及家人與朋友,今次卻在書中真情剖白,以「情」這個篇章寫得最為用心和自然。

六四事件是中國歷史上一大轉捩點,書中以「空」、「醒」兩篇作結,積累了劉銳紹多年來對中國國情的觀察,以及六四過後的反思。歷史已經發生,路仍然要走下去,劉銳紹寄語諸位:「醒目抗爭、智慧平衡、尊嚴存活、策略為民」。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之第十三屆香港書獎特輯》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