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盧瑋鑾文編年選輯》— 小思,記香港的歲月痕跡

2020/9/11 — 17:04

左:小思老師

左:小思老師

【文︰林立勝】

「小思老師」這名字相信大家也不會陌生,《香港文學散步》信步於本地文學風景,《承教小記》更是九十年代學生中文科必定會接觸的書籍,她的文字陪伴了一代的學生成長。編輯許迪鏘及責任編輯周怡玲編製了《盧瑋鑾文編年選輯》,在在展現小思的心路歷程,見證她由懵懂初開一路走來,成為今時今日的教育學者。讀者細看文章,不但親切感受到彼此一起成長,更能領略香港數十年來的變遷,文字未必有高深大道理,卻流露出一點一滴關於香港的歲月痕跡。

小思即是香港中文大學盧瑋鑾教授,1939年生於香港,中三時已公開發表作品,1964年畢業於中大新亞書院中文系,及後進入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研習。1979年起任教中大中文系,2002年退休後協助創立中大香港文學研究中心,從事香港文學相關的資料搜集及研究。

廣告

三個階段 彼此成長

廣告

編輯許迪鏘與小思相識多年,編書過程中小思從來沒過問。許迪鏘笑言心態上像一個學生多於朋友,書出來了,即使被罵也是一種幸福。編輯的苦功不僅是校對文字,許迪鏘更親自尋找一些舊報章或小思的訪問,在文章結尾加入了「參證」,交代寫作背後的時空。對編輯周怡玲來說,最有趣的事要數「小思」這個筆名的由來。原來當年小思在中國學生周報寫專欄時,原用「夏颸」;後來大家商議好用「小」字,加上自己身段矮小,索性棄繁就簡,起名「小思」。

書內收錄了小思62年來的作品,當中更收錄了她早期未曾公開發表的文章,如當時在中國學生周報寫豐子愷、<一月行>的專欄。文集按時序分成三冊,分別是《傻瓜的夢(1957-1980)》、《一夜風雨(1981-1997)》及《浴火鳳凰(1998-2019)》。《儍》描繪了小思在夜校執教的生活細節,由一個「傻瓜」逐步走向教導莘莘學子的老師形象,呈現她早期風格;《一夜》寫於風雨飄搖的日子,她身為老師依舊保持一貫冷靜,喜怒不形於色,感情聳動,在含蓄筆法中流露憂民之情,折射希望之光;《浴》是小思對香港的真誠祝願,盼鳳凰能浴火重生。

廣東話活現 舊香港痕跡

小思文章多變,時而輕盈記生活小事,時而如《中國學生周報》文藝創作版《快活谷》般搞笑、幽默,甚至用廣東話書寫,令人印象深刻。她去台灣寫的《一月行》與後來的文章筆調,風格迥異,透過比對選輯文章,更能生動地呈現。

小思温柔敦厚,感情豐富,香港小人物在她的筆觸下變化多端,如紋身大漢凶惡的刻版印象,在<冒汗青龍>一文中扭轉過來。話說小思搭升降機時見到紋身大漢,卻迎來對方一句:「對唔住,嚇親你。」左臂上的「青龍」冒汗,她以不一樣的目光,審視大漢自力更生。「自己用勞力賺錢生活,不要嫌辛苦,出汗唔算得乜嘢。」大漢一句說話,反映勞動工作的刻苦與尊嚴,與白領人士的生活形成強烈對比。

選文有不少舊香港的痕跡印記,<致灣仔街市>寫有七十二年歷史的街市重建,小思憶舊時與母親買菜,總是要步上弧型梯階,感受街市的威勢,雞檔沒有雞糞味,反而被瓜菜味蓋過。可是一切隨著工人黃盔移動、風鑽刺耳聲中,餘下被推土機碾過的泥土。讀者透過選輯的文章,從小思的文字視窗下,逐步地走進香港數十年的光景。小思作品海量,許迪鏘定了挑選文章的標準:須揭示小思是怎樣的人,身處如何的時空,腦海有甚麼想法,並從小思的視角,重新認識香港發生的人和事。就如小思的學生香港作家伍淑賢所說:「讀盧瑋鑾文選如跳大繩」,不同年代年齡的讀者,也可以跳進這套文選,與香港的歷史洪流共舞。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之第十三屆香港書獎特輯》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電視特輯將於10月3日起,逢週六晚上8時,港台電視31播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