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秋鯨擱淺》— 異鄉人在香港

2020/11/3 — 10:23

【文︰林立勝】

2017年新西蘭發生嚴重的領航鯨擱淺事故,416條領航鯨衝上淺灘,當中七成死亡。數百名義工到場搶救餘下的鯨魚們,為他們淋水降溫,甚至有學童唱歌盼紓緩牠們的壓力。鯨魚象徵的是每個人的心,牠們在旅途上迷失、擱淺,情境儼如成千上萬的香港人,經歷社會大事件後,當刻處於窘困之境。整個社會氣氛消沉,即使土生土長,熟悉的香港已經變得陌生,在屬於自己的家,卻成了異鄉人。這種怪異之感令蔣曉薇寫下《秋鯨擱淺》,講述一個個異鄉人的故事,如何解脫情感上的「擱淺」,重回一望無際的大海。

面對大時代的更替,個人努力也未必就能夠扭轉整個大環境,甚至花十年、二十年,甚至窮一生的時間也未能如願。2017年,蔣曉薇身邊有不少朋友移了民,突然從自己的生活圈子消失。當面對生活環境不理想的香港,見證苦難時,離開能否解決問題?在荒謬當道的世界,愛能否拯救世人?

廣告

由熟悉到陌生之感

廣告

《秋》是一個屬於香港本土的故事,蔣曉薇想透過文學來一場反思探索,藉着自己熟悉非常的校園背景展開故事,但小說最終沒有得出結論,也沒有答案,留待每一位讀者回答。

書中的主角來自不同階層、不同年齡,是各自生活圈子中的異鄉人,面對孤獨苦難的困境。蔣曉薇現實中接觸很多新移民學生,小說主角蘇月秋其實是照著她學生的形象塑造。這群學生不太愛說廣東話,因為本地同學會取笑他們發音不標準。他們在國內原本有穩定的生活,但父母突然申請來港,整個生活環境都改變了,身邊的朋友頓時消失,又要從頭努力學習粵語和英文。雖然父母的決定凌駕個人意願,但他們仍然盡力融入社會。這群學生一方面嘗試投入香港生活,另一方面又盼望畢業後可以返回家鄉,這種詭異的狀態令他們成了香港的異鄉人。

《秋》主角蘇月秋是一位感性的文學少女,認識了中文科老師游敏兒。游敏兒代表新生代中產的想法,即使努力工作卻換不到較好的生活。蘇月秋與游敏兒閒時會利用書本索書號的密碼隱密聯絡交流,成為彼此之間扶持的力量。兩個寂寞的人,互相扶持、互相明白,最終漸漸走近,慢慢發展出超越師生的關係。可是,老師學生始終有一條不可僭越的界線,他們按照社會上的規範,老師教書學生聽課,是再也熟悉不過的日常事,但當衝破這個框架,二人的關係彷彿又進入另一個陌生的境地。當知道對方的愛意時,是否潛意識般的逃避,或是堂堂正正的迎接,這是每人情感上一個消化的過程。

另一方面,書中寫了參與社會抗爭的楊閱,他是一個有抱負與理想的學生,堅持追求社會公義。儘管爸爸與他理念一致,父親卻懼怕楊閱會因參加社運身陷險境,因而反對楊閱的行動。蘇月秋、游敏兒、楊閱三個角色背景不同,各自面對無助孤獨的異鄉人處境,也是香港社會的側寫。年輕一代如何看待自己生活的香港,由書中每個角色一一細現。

大時代下苦難逃脫

蔣曉薇坦言自己的創作受很受卡繆的存在主義影響。卡繆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見證殺戮、種族屠殺、極權統治,他承受現實荒謬帶來的痛苦,更為沉重。她透過閱讀《鼠疫》、《反抗者》等著作,明白到作家一生為自由而寫作。文學創作是人的「窗口」,當面對苦難時可以將鬱悶抒發出來,為大家帶來了勇氣和力量。《秋》原來是一齣舞台劇,從舞台燈光、演員表情帶領觀眾投入,後來幻化成小說的文字情景、意象。小說一旦開始了,就不能停止,《秋》再一次帶讀者進入這個異鄉人的世界,重新尋回屬於鯨魚們的人生航道。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

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