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羅永生談卡繆《鼠疫》:與荒謬共舞活出人性尊嚴

2021/3/3 — 10:45

新型肺炎奪去了至少二百五十萬人的性命,疫情的嚴重性令各國始料不及,封城封區改寫了人類的生活模式。原來前人早已預視這一切。哲學家卡繆於1947年出版的《鼠疫》,虛構了一場發生於1940年代的疫症,情景猶如2019年肺炎疫情爆發後全球的狀況。這本書亦重新受到重視,一躍成為全球暢銷書籍。羅永生認為卡繆以瘟疫象徵荒謬,人類該何與荒謬共舞,活出人性尊嚴?

《鼠疫》講述了一場可怕的疫症,在奧蘭這個城市悄悄蔓延。其中一位醫生里厄早就預視災難的發生,疫症發生初期,城市不斷有老鼠死亡,居民染上怪病並發高燒,可惜很多人卻不願承認眼前發生的一切,自覺生活安逸。城市出事了,但無人認為要為事件負責。正當死亡人數急升,市民寄望政府可以有所行動,但官僚體制缺乏危機意識,官員們甚至企圖否定疫症的存在,直到危機深重,才不得不採取封城措施。

卡繆花了很多筆墨描述各人面對疫情的心路歷程,有人冷眼旁觀,也有人醉生夢死,雖然各有取態,但疫情帶來的死亡令人陷於困境及絕望。羅永生認為作者透過小說人物眾生相帶出了幾個主題。第一是理性與宗教之間的衝突。書中主角里厄醫生早已知悉鼠疫的發生,奈何當局沒有立刻果斷地作出應對,疫情一發不可收拾。里厄雖然認為自身的力量有限,即使抗疫工作最終或許徒勞,但他決定與死亡及人類的無知鬥爭,不接受疫症是天譴或是人類承擔自己罪惡這類宗教解釋。與醫生相對的角色是神父潘尼祿,他四出講道,解釋鼠疫的存在是因為上帝對奧蘭居民的懲罰,在疫症之中,人類應汲取上帝給予的教訓,但後來鼠疫令很多無辜的人死去,他也難以自圓其說,惟有解釋疫症也包含上帝的善意。雖然神父不同意人定勝天的說法,但也希望在這場上帝的教訓中盡力抗疫。

廣告

第二個主題是投入與旁觀,書中講述一名義工,面對災難時,即使力量多麼微小,也願意站出來領導抗疫,堅持反抗;與其相反的是新聞記者蘭柏,本來他來到這個城市的目的,是為了見證事件,後來卻捲入這場疫症之中。原本他為了與妻子團聚而想逃離城市,但目睹其他人負起抗疫的責任,大受感動,最終由旁觀者變成參與者,投入抗疫。

第三個主題闡釋關懷及疏離,書中市政府職員向來懦弱,不擅溝通及表達。疫症來臨時,他體會到過往他與其他人的疏離,源於對別人漠不關心。與其相反的是一個賣酒商,他由始至終備受他人冷落,甚至因為一些小事被通緝,但在疫症之中,正因大家與他一起受苦,所以覺得自己重獲自由。不過在城市回復正常後,這位賣酒商又覺得不再自由。

廣告

羅永生認為,由於卡繆是存在主義者,所以他在小說之中帶領讀者深思人生哲學,了解自身與他人、世界的關係。羅永生指卡繆不認為宗教及科學理性可以提供答案,更反對人類追求終極答案或人性的歸宿。羅永生續指,卡繆雖然與其他存在主義者一樣,洞悉了人類孤獨及世界荒謬,但他不認為人本質上是荒謬,始終需要持守內在價值,因此人類要面對與正視荒誕,與其周旋,活出人的尊嚴,亦是小說帶來的最大啟示。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本文原題為:【開卷樂】「時代下的閱讀」(二)——羅永生談卡繆《鼠疫》:與荒謬共舞活出人性尊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