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蕭條 CULT片 爆炸力》──那個低潮期的香港電影

2020/12/7 — 17:49

春光乍洩

春光乍洩

【文︰林立勝】

香港電影素來以自由、大膽及創新精神闖出名堂,令「港產片」衝出香港,為世界所認識,它既代表這個城市的形象,也記錄了時代脈搏。

然而,這座城市的命運並非一帆風順,無論經濟或社會發展,回歸後的香港也經歷了幾次大起大落,譬如1998年至2003年的香港處於低潮時期,電影業也如是,金融風暴、SARS對經濟民生造成沉重打擊,加上當時盜版問題猖獗,電影業也走進谷底,電影票房由1992年的12億,跌至1998年至2003年期間每年平均3至4億左右,跌幅超過一半。其實當時不少電影在低成本及惡劣的環境下拍攝,但質素依然有保證,並非粗製濫造。任職《信報》專題組組長的黃曉南,寫下《蕭條 CULT片 爆炸力──那個低潮期的香港電影》一書,嘗試整理港產片的滄海遺珠。

廣告

低成本廉價佳作

廣告

書中第一章「廉價佳作」便開宗明義,講解當年蕭條的大環境下,低成本製作令不少Cult 片應運而生。所謂的cult片並沒有嚴格定義,一般是指另類、非主流的電影,並受到小眾影迷追捧。黃曉南強調cult片不等於爛片,也不是將眾多電影另類元素湊合而成的作品。要躋身cult片殿堂,電影要有一定製作水平,能引起電影次文化圈的討論,當中的經典場面更要讓人有一看再看的意欲。

陰陽路

陰陽路

談到超低成本製作,不得不提當時的《陰陽路》系列,全部起用固定班底,例如導演邱禮濤、主角古天樂等,彼此駕輕就熟,可以節省成本之餘也能維持高效率的製作,在艱難時期維持產量,殺出一條血路。《香港製造》更是低成本製作的表表者,導演陳果絕地求生,僅以數十萬的資金、數名工作人員以及過期菲林,以屋邨青年的迷茫故事,呈現香港人面對回歸時的徬徨,最終成功突圍,成為1998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正正因為「冇嘢輸」,導演們反而放手一搏殺出重圍,在資源拮据的情況下爆發驚人的創造力。

生化壽屍

生化壽屍

黑社會槍戰越級挑戰

香港由開埠到千禧年初,黑社會持續活躍,「江湖片」更是港產片最熱門的題材之一。不過在電影業蕭條的這段時間,以往「大堆頭」的製作不復見,隨之而來是書中「江湖告急」章節介紹的反英雄主義電影,《一個字頭的誕生》中的黃阿狗窮途末路,《野獸刑警》的高佬輝慨歎光輝不再,黑社會也像電影業一樣,連連陷入困境。

電影資金有限,拍攝槍械駁火等場面更是越級挑戰。導演杜琪峰1996年剛成立「銀河映像」時就面對電影業低潮,這也是他一生最痛苦的時刻,當時甚至付不起辦公室租金。電影《鎗火》便是在公司陷入最低潮時拍攝,僅花了250萬元、用了19日時間便完成,但當中在商場的「槍戰」場面卻令觀眾印象深刻。導演利用商場的行人電梯、中空式大堂和巨柱等營造的寬闊空間感,配合人物擺位,加上演員走位默契及眼神動作,拍攝出一幕經典場面。《鎗火》在諸多不利的環境下「沈默中爆發」,在金像獎、金馬獎獲多項殊榮,國際影壇亦視之為最經典槍戰片之一。杜琪峰回想,即使當時市道再差,也沒有離開香港的念頭,縱然沒有人投資、市場對投資電影亦失去信心,但他仍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低潮時期的香港電影,柳暗花明又一村,憑着行內人的熱情「爬返起身」,2002年的《無間道》更將黑白卧底題材發揮到極致,電影蜚聲國際,也折射了香港人對於身份認同的迷惘。

一個字頭的誕生

一個字頭的誕生

《蕭條 CULT片 爆炸力──那個低潮期的香港電影》是一張電影清單,不但剖析了香港電影經歷過的低谷,也讓讀者可以重温以往被忽略的港產電影。時至今日,很多人說香港電影已死,即使風光大不如前、行內人員薪酬十年如一日,但仍有一班傻人為理想堅持。香港自由的創作空間、配合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激發出無限創意,可是近年合拍片屢屢出現,無可避免地限制了題材的選擇。杜琪峰曾表示,因為要適應國內送審制度和拍攝條件,令他覺得這幾年香港電影幾乎沒有甚麼進步。「在不同環境下拍電影,如果失去創作空間和自由度,這只是一件工具而已,相信只要本土文化壯大後才會有新機會。」杜琪峰在《無涯:杜琪峰的電影世界》紀錄片中如是說。創意土壤培養出香港電影的爆炸力,在這個惡劣的時代,不可或缺。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

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