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非洲抗疫之路 — 一位香港病毒學家的見證》— 推出新疫苗要得人心

2020/12/24 — 18:48

蔡文力與伊伯拉罕在當地為截肢人士開展製作義肢的工作

蔡文力與伊伯拉罕在當地為截肢人士開展製作義肢的工作

【文︰林立勝】

人類抗疫之路從來不易,2020年新型肺炎於全球爆發,迄今死亡人數超過160萬,是人類歷史上的一次悲劇。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窮困地區人民的情況更為嚴峻,往往需要發達國家的援助。2014年,非洲爆發大規模的伊波拉疫情,香港出生的英國牛津大學病毒及免疫學博士蔡文力毅然遠赴西非的塞拉里昂,義務負責伊波拉病毒測試,他將自身經歷寫成《非洲抗疫之路-一位香港病毒學家的見證》一書,開首第一句便是「獻給所有前線和醫護人員」。

蔡文力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大學修讀生物化學,後來到牛津大學從事科研,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實驗室工作。忙碌的研究工作固然滿足自己的興趣,但他不斷問自己「究竟這個世界需要甚麼」?及後他決定辭職,到處遊歷,並到不同醫院擔任義工。剛巧那時西非爆發伊波拉,很多病人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世界衞生組織2014年8月宣佈,西非爆發的伊波拉病毒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更推算,在最壞情況下,全球可能有超過100萬人感染伊波拉病毒。為了阻截疫情蔓延全世界,蔡文力自告奮勇前往西非,救治當地伊波拉患者。

廣告

塞拉里昂伊波拉治療中心

塞拉里昂伊波拉治療中心

廣告

白色帳篷組成的聯合國

西非是其中一個全球非常貧窮地區,醫療設備及基建嚴重不足,全球多個發達國家與非牟利組織均派員前往西非,更於塞拉里昂設立伊波拉病毒治療中心來隔離與治理病人,一個個白色帳篷猶如小型聯合國。伊波拉病毒是世界上是最危險的病毒之一,死亡率平均達五成,最高更達九成,患者有屙血、吐血等病徵。加上病毒傳播力強,所以治療中心按傳染風險分為紅、綠、白三區,其中紅區是病人進出的地方,危險程度最高,醫護人員有機會觸碰病毒污染物或病人排泄物,所以進出時需要佩戴全副保護衣物,不能露出任何皮膚。蔡文力負責在實驗室化驗病人及疑似個案樣本,在紅區與綠區之間穿梭,但整個工序最危險的是脫去保護衣物,因為每脫下一件衣物,都必須使用漂白水沖水,過程至少要花半個小時,連內衣褲也濕透。

蔡文力與伊伯拉罕在當地為截肢人士開展製作義肢的工作

蔡文力與伊伯拉罕在當地為截肢人士開展製作義肢的工作

當地截肢者終於可靠義肢站立

當地截肢者終於可靠義肢站立

推出疫苗要先獲信任

除了病毒化驗工作,蔡文力團隊更在當地展開疫苗臨床實驗和接種工作,但過程中最難是贏得人們信任。由於當地大多是缺乏教育的農夫,對病毒、抽血、打針、臨床實驗等沒有概念,甚至認為生病是被人「落咒語」。幸得翻譯員及社會學家費盡唇舌,才成功說服其中一位村長接種「第一針」。後來村民得悉村長打針後身體並無大礙,漸漸相信團隊,令越來越多當地人願意參與臨床實驗,改變原有的看法。

隨着最後一位伊波拉病人出院,當地長達一年的伊波拉疫情最終於2015年11月7 日結束。今年全球面對新型肺炎的挑戰,蔡文力的經歷正好反映,推動疫苗接種工作不能單靠硬件,更重要是要獲取市民大眾的信任,在多方配合下才能看見曙光。

這次西非抗疫經歷改變了蔡文力的人生軌跡,更令他愛上塞拉里昂這個國家,蔡文力在疫情結束後仍不止步,繼續前往西非擔任義工,為當地人製造義肢、推動太陽能資助計劃等,改善他們的生活,同時也讓自己的生命活出更多可能性。

塞拉里昂的學童

塞拉里昂的學童

來自東非及中非的蕃茄

來自東非及中非的蕃茄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