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卷樂】黃絹初裁 - 劉以鬯早期文學作品事證

2020/6/26 — 16:17

【文︰林立勝】

劉以鬯原名劉同繹,香港著名小說家,相信大家對他不會陌生,著名作品《對倒》及《酒徒》更為人津津樂道,也啟發了香港導演王家衛拍成電影《花樣年華》及《2046》。劉以鬯一生積極推廣香港文學,寫下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但其早年作品則較少人談及。

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高級講師朱少璋以其早期文學作品的「初刊文本」作為討論核心,寫成了《黃絹初裁-劉以鬯早期文學作品事證》。書中選出二十二篇具事證價值的作品,談及劉以鬯1918年出生至1948年間,在中國內地寫成的部份詩作、農村散文、小說和譯作,當中包括1947年於雜誌《幸福世界》發表的詩作、十三歲時的少年之作、中學時期獲獎的作品等等。

廣告

作家成長後難以「複製」的風貌

廣告

劉以鬯的創作歷程長達七、八十年,作品隨著人生經歷而變化。雖然朱少璋認為每個作家的早期作品或許原始、粗糙、青澀,或與顛峰時間作品有差距,但也是一個作家成長後難以「複製」風貌的階段,因此不能夠忽略劉以鬯早期的作品。<默念>是劉氏最早發表的作品,由孫中山遺像出發,展開一次時空交錯的旅程,突顯革命事業的困難。呼告、歌聲、炮火聲等各種聲音在文中虛實相交,炮彈、機關炮等武器與節慶用的花燈形成強烈對比。劉以鬯曾多次公開表示,從事小說創作的人,若然沒有創新精神及作出嘗試的勇氣,一定寫不出好作品。當時他只有十三歲,行文已漸露天馬行空的創新寫作手法。

<默念>

        「國慶!……國慶!」他在默念,默念著國慶,這偉大的國慶。

在靜默的空氣中,一張中山先生的遺像,忽然好像……他(中山先生)從遺像中,一躍地跳了出來。他呀!奔著,奔著,儘是奔著,一直奔入了一個炮火連天血肉橫飛的戰場上。他呀!左手拿著一面青天白日旗,右手提起了指揮刀,「衝呀!……衝呀!……」革命軍大聲地嚷著。           

        「逃呀!……逃呀!」一般清兵垂頭地吶喊著!中山先生又奔著,奔回了遺像裡,彷彿看上去,他的汗,他的血,滴成二個十字……

        他模模糊糊地默念著,似乎同電影一般一幕一幕地演出來。

        「國慶!國慶!我祖國的光耀!我民族的榮譽!慶祝!慶祝!慶祝我們的雙十節……」

        宛轉的歌聲,打斷了他的默念。

        雖然歌聲是宛轉,但是炮火聲並不悅耳。

        炮彈、機關炮、飛機、兵艦。

        獅子燈、兔子燈、六角燈、圓球燈。

早期作品「重新出土」

劉以鬯在中國大陸時期作品屬典型散文,具文藝腔並滲入異國情調,其後他在小說的結構、敍事方式等不斷作出新嘗試,如「驚奇結局」就是一例。從他的早期作品,直到他《打錯了》、《對倒》、《酒徒》等顛峰之作,可以完整地了解作家的創作生命。朱少璋要為這一塊「補白」,笑言全靠「笨功夫」:透過爬梳舊報紙、雜誌等等,尋找劉以鬯來港前的作品,讓它們「重新出土」。他強調這本書不為立論,只是希望書中事證可以幫助研究劉以鬯及本地文學的人,令相關討論有一個清晰的起點,同時修正某些印象與定見。譬如劉以鬯的太太羅佩雲曾經提到,丈夫欣賞蕭紅的文學作品,但卻不願受蕭紅影響而寫自己未曾經歷過的農村題材故事。但朱少璋透過考證,發現劉以鬯早期寫過<乾魚>及<荒後>兩篇作品,描述當時農村老百姓面對壓迫時,在啞忍與反抗之間的兩難抉擇,更正了此一說法。

朱少璋在書中列舉「事證」的治學方法,跟劉以鬯本人的主張不謀而合,不但可以減少討論過程中種種臆測,亦可據此建立有力的新說。讓材料說話,可以走少一點冤枉路,除笨有精。

(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專欄《開卷樂》,此為加長版。)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開卷樂》由鄭政恆、黃怡、周嘉俊主持,逢週六晚上9時30分至10時,港台第二台播出。節目重溫 : https://podcast.rthk.hk/podcast/item.php?pid=54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