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仍影:悲情城市,我們如何面對逝去的一切?

活在香港,黑幕降下,黎明遙遙無期。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正能量讓人厭煩,我們承認午夜漫長,容許傷心落淚,才正常。悲傷乃詩的土壤,讓我們栽種絕處的花。

香港年輕詩人仍影,著有《店量人生》,文青之極致,莫過於當任書店員工。「生於斯,長於斯」,原是客觀被動的事實;唯獨願意「歌於斯,哭於斯」者,方是深情。

仍影詩風,沒有賣弄雕琢,親近你我;擅長捕捉物象,發掘深意,契合心靈。詩觀產生文句,他深信好詩應是老嫗能懂,讀者以生命經驗,閱讀詮釋,各有滋味。

〈迴力鏢〉仍影

是不是我愈用力
把你放開
你就愈快回來

〈迴力鏢〉,三行短詩,物與心的奧妙。物本來是中立客觀,唯心靈賦予價值。詩作掌握回來的性質,用力、放開,本是矛盾。就像戀人離別,不捨、期盼,人之常情。

手寫體出自:吉光片羽 | The inklings ©

〈鉛芯〉仍影

那些留下來的字
後來都擦掉了
仿佛一切輕輕的
就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沒有人在意你的心
一直在斷
淘空
最後被替換

從石塊削出形影,〈鉛芯〉更見詩法。少年時,我們都曾手握鉛芯筆,書寫行行,行行重行行,那原本的初心,漸漸消逝。那最珍貴的事物,偏偏,無人願意留意。

詠物,亦人物雙寫,沒有人在意你的心:情路坎坷,求學不順,未遇知意……此世諸種挫敗,反覆,將我們一一折斷、淘空,看似獨一無二,卻便宜得輕易替換。

〈鬧鐘〉仍影

總有一些真相
讓人拒絕聆聽
譬如需要及早醒來
又譬如現在
必須睜開眼晴
黑夜已經快吞滅了光

你總是無法停止被熄滅
你的話總是未說完
便被中斷
他們懼怕你
就像懼怕一場
突如其來的
滂沱大雨
把乾燥的軀殼又再沾濕

單看兩首詩作,或多似情詩,尚有他解。〈鬧鐘〉同是物之詩,吵醒我們面對世界,彷彿魯迅的吶喊,真相、拒絕聆賞、醒來。如今有多少組織,有多少人,說話被中斷?

仍影的情詩,常是一體兩面:人和此城。〈迴力鏢〉、〈鉛芯〉,背後同樣的灰暗,「滂沱大雨/把乾燥的軀殼又再沾濕」,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我們都切膚難耐。

〈逝去〉仍影

我是樹一般赤裸而空白
在秋的夜承著
所有你帶來的風
以及那些冰冷的氣息

當月色閃爍之時
閉上眼睛
而星星墜落之前
我需要捉緊你送的花

在冬夜擁抱北極熊的墓
極光繪出你的身影
川水有你容易記著的體溫
天空懸掛你眼睛閃出的星星
至於眼淚早已忘了如何洶湧
回憶似乎無法潮濕
相對是 乾燥的
因為我確實是知道
怎麼哭也無法淹沒
這個城市

最後讀一首,相對較長,關於〈逝去〉。氣象家說,香港沒有秋天,只得冬與夏。但2020年至今,離鄉、逝去,香港終於迎來秋。落葉蕭蕭,花果飄零,一代一代的離散。

手寫體出自:吉光片羽 | The inklings ©

宏大之中,乃無數人組成,歷史之河。「在秋的夜承著/所有你帶來的風」,是社會的,也是私密的。像迴力鏢,如此用力告別,心底期盼回來;如鉛芯,集結千萬支,總能刻下濃墨。

仍影說,「以悲觀對抗悲觀」,是堅持。即使未知終結,不敢樂觀,「我需要捉緊你送的花」;「在冬夜擁抱北極熊的墓」,𣊬息與永恆之爭,只有上帝能預知未來,凡人只能捉緊當下。

至於眼淚早已忘了如何洶湧,皆因深情。深情者,如今大抵無淚可流,乾涸如沙漠。悲觀到極致的現實,「怎麼哭也無法淹沒/這個城市」。其實,在谷低看清真相,才能從逝去一切,再度前行。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