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忘與念 —《無痛失戀》

2020/9/20 — 16:47

電影《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宣傳照

電影《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宣傳照

看《無痛失戀》,我覺得像吃了一排 82% 黑朱古力。心裏滿滿是 Bittersweet 的味道。

2004 年出品的經典愛情電影,男主角 Joel 是 Jim Carrey。對他的最初印象是兒時和堂兄弟姊妹一起看的《變相怪傑》:那個綠得刺眼的面具、鮮黃色西裝還有一排白得發光的牙齒,太令人難忘的怪誕喜劇形象。女主角是 Kate Winslet,由《鐵達尼號》開始看她。《無痛失戀》裏不再 “You Jump, I Jump”,是自由奔放的 Clementine;頭髮顏色轉了又轉,臉蛋還是如此標緻。

廣告

除非沒有愛過,不然,失戀一定會痛啊。失戀最痛是什麼?是不斷湧回來的記憶。那曾經是兩個人的世界,如今她走了,只剩你一人在原地打轉,獨自躊躇。不斷想著每個相處片段之中自己做錯了什麼,說錯了什麼;或者沒有做什麼,沒有說什麼。多少感到幸福無憾的瞬間,何時又讓人開始對那相處模式生厭?令人悔恨的說話,愛與恨編織的遺憾,一一在腦裏重新播放……《無痛失戀》於是提出了,如果可以清除和那人有關的所有記憶,失戀是否就會變得不那麼痛了?是否就可以 move on 再去愛另一個人?看充滿智慧的中文字就知道了,忘記從來不易。真的要忘記,除非心死了;今天你還有心,就是念念不忘了。

廣告

Clementine 與 Joel,他們對彼此的記憶清除是失敗的。縱然記憶以高科技被清除,對方卻早已成為其生命的一部分;或寫進了你的思考模式裏,或讓自己養成了不自知的生活習慣或行為。有試過愛一個人愛到她就是你生活的一切嗎?雖然分開了,她對你的每句評價或批評,你依然偶爾會自發性地向自己提出同樣的質疑與反駁;你就像內化了她對某些事的看法、某種東西的喜惡與形容,或者你早已忘了原來那些想法是來自於她的。那些和她聊天的片段,儲存在心底裏一個幽幽的地方。即使狠下心要忘記一個人,她只是換了另一個方式存在於你的生命,從來沒有真正消失。因為,“What happened, happened.”(笑)

《無痛失戀》由起初輕輕鬆鬆,到中途有點好笑又奇幻,然後開始戳到痛處,完結時令人內心痕癢。Charlie Kaufman 的劇本厲害,集愛情、奇幻、喜劇元素於一身。(是啊,他就是最近 Netflix 上映新片《我想結束這一切》的導演和編劇)Clementine 與 Joel 的愛情深刻,平實能觸動人心;奇幻如 Joel 在記憶清除期間,在腦海裏與自己的記憶起衝突,回憶不斷崩塌,人物跳脫,如看舞台劇的爆肚表演;Jim Carrey 本來就是個天生有喜感的演員,模仿幼兒 Joel 和小童 Joel 當然得心應手,演得滑稽。《無痛失戀》還有重要的懸念,雖然過程也非全然不知,伏筆有點著跡。仔細看的話,愛過一個人的蛛絲馬跡,實在不難發現。然而揭示的一刻還是令人滿意,是個很完整的故事。

片末那一幕,Joel 說:“I want you to wait for … just a while.”,大概是全片最浪漫的一句說話。靜下來的一秒、兩秒、三秒……情緒沉澱了,四目交投,已不用再說明白什麼。一剎那的情緒總是主導了決定,分手不要太魯莽。願意互相等待;知道未來是不可預計,可以很快樂,也可以很痛苦,但仍能向對方坦蕩蕩說出 Okay,打開心房接納彼此。這句 Okay 竟讓我想起了《花椒之味》,男朋友在車上回應如樹結婚與否的那句:「可以呀。」那句 “Okay” 與「可以呀」,反映愛的份量,竟有點相似,也令人深思。

值得一提的還有 Jon Brion 替《無痛失戀》創作的原聲大碟,為電影的氛圍營造加分不少。看到戲院最近把這齣經典愛情電影重新帶回大銀幕,首兩日場次都已爆滿,好像又加開了長假期的場次。反正那日子也沒有什麼好慶祝,趁中秋和愛人去上一上電影愛情課倒也不錯。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