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題】防疫基金資助得不償失 有劇團損過百萬僅獲最多 8 萬 質疑為何八和獨得千五萬

2020/3/12 — 12:18

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本地藝文活動停擺,業界損失慘重。早前,政府宣布向藝術文化界撥 1.5 億元防疫抗疫基金。300 億防疫抗疫基金中予以藝文界的支援,約佔0.5%。究竟本地各藝團具體損失情況如何?防疫抗疫基金的資助又是否能夠填補藝團損失? 

《立場新聞》就此訪問多個相關團體,發現多個表演藝團均表示得不償失。風車草劇團多場演出因疫情延期,損失以七位數字計,但最終只能獲上限 $80,000 政府資助。「九大藝團」之一的 CCDC 表示,雖然政府補貼估計達 160 萬,但亦同樣不夠補貼損失。

與他們相比,早前由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高調宣布補貼 1,500 萬元 的戲曲界機構八和會館 ,是個異數。《立場新聞》曾向民政事務局查詢,為何某些界別可獲特別優待,政府未有正面回答,僅回覆指局方一直與馬逢國、藝發局和八和會館等緊密聯繫。

廣告

除眼前經濟損失外,藝團亦相當關注自由身工作者面對的困境,承諾優先利用資助協助與其有合作的自由身工作者,呼籲政府應推出更多支援業界,尤其是自由身工作者的措施。另外,藝團亦擔心疫情之後的本地藝文活動發展,例如演出和課程能否恢復、觀眾有沒有信心再到劇院觀看演出等等。 

風車草劇團:損失達七位數字,僅可申請上限 $80,000 資助 

廣告

政府向藝文界撥出的 1.5 億元防疫抗疫基金中,民政事務局將其中 5,000 萬給予藝發局加強「藝文界支援計劃」,盼紓解業界困境;由民政事務局直接資助的「九大藝團」則獲增加 8% 資助額。此外,康文署場地伙伴計劃下的演藝團體,則最多可向民政事務局申請最高 8 萬元的資助。

葵青劇院場地伙伴風車草劇團,因兩個演出節目延期而造成七位數字損失,但最多也只能申請 8 萬元資助。

風車草劇團原定於三月在葵青劇院演出《新聞小花的告白 2》,13 場門票原即將售罄,因疫情關係需要延期至八月進行。

風車草劇團原定於三月在葵青劇院演出《新聞小花的告白 2》,13 場門票原即將售罄,因疫情關係需要延期至八月進行。

風車草劇團創辦人之一湯駿業向《立場》表示,劇團原定於三月在葵青劇院演出《新聞小花的告白 2》,13 場門票原即將售罄,因疫情關係需要延期至八月進行,但原本八月檔期其實可用作另一劇目演出,「所以係等於冇咗一個 show 嘅收入」 ;至於原定於五月進行的 7 場《回憶的香港》演出,亦需延期。湯駿業指出,兩個演出觀眾數目合計約 2 萬 2 千人,兩個節目延期造成劇團七位數字損失。他強調,演出及票房一向是劇團的主要收入來源。

根據馬逢國早前公布的藝文界資助計畫新聞稿,康文署場地伙伴計劃下的受影響演藝團體,可申請最高8萬元的資助。風車草劇團為康文署旗下葵青劇院的場地伙伴,因此其資助上限為 $80,000。 但面對七位數字的損失,最多只可獲 $80,000 資助,湯駿業直言:「呢段期間有咁多 Staff、做咗咁多 production,嗰八萬蚊其實係好微薄嘅補貼,個補貼用作交一個月租同出糧比 staff 都唔夠」。

加上不少個人藝術工作者未能受惠於是次防疫抗疫基金,湯駿業建議政府或增加對業界的經濟援助,並根據藝團或藝術工作者的基本開支或原定薪酬收入,因應個別實際情況按比例提供資助。

民政未正面回應為何特別優待戲曲界

湯駿業亦提到單單粵劇界就獲千萬補貼,「而成個藝文界有咁多 show,種類涵蓋舞台劇、音樂、舞蹈,卻只有 1.5 億」。粵劇界共 300 場表演。每場可獲五萬資助,湯駿業直言若戲劇界可獲以場次計、每場達五萬的補助,便能舒緩現時困境,幫助台前幕後工作人員,「但依家係講緊一個團可能攞得五萬」。他反問:「我真係好想知,我哋要點做先可以攞到好似八和咁嘅資助?」 他呼籲政府儘快補救問題。

早前,曾任港區人大、全國政協的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曾與「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議員馬逢國進行緊急會議,其後馬逢國指,政府會向約 300 場取消的演出每場資助 5 萬元,合計資助近 1,500 萬元。

早前《立場》曾去信民政事務局查詢,為何只有粵劇界可獲每場次計的資金援助,以及 1.5 億資助金額分佈是如何釐定,惟局方未有正面回答問題,僅回覆指民政事務局一直與馬逢國、藝發局、藝術發展諮詢委員會和八和會館緊密聯繫,而局方向粵劇界提供的資助將以在 2020 年 1 月 29 日至 4 月期間取消的演出為單位計算,資助會分發予有關演出的所有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如演員、武師、佈景、衣箱等,當中包括自由工作者。

《立場》亦已向馬逢國查詢粵劇界是否獲「特別優待」一事,尚待回覆。

馬逢國指,政府會向八和會館約 300 場取消的演出每場資助 5 萬元,合計資助近 1,500 萬元。

馬逢國指,政府會向八和會館約 300 場取消的演出每場資助 5 萬元,合計資助近 1,500 萬元。

城市當代舞團:損失過百萬,資助額「補唔曬」

中英劇團、 進念二十面體、香港小交響樂團、香港芭蕾舞團、城市當代舞蹈團等「九大藝團」,由民政事務局直接提供恆常資助。為舒緩業界受疫情影響,民政事務局會按年度基本資助額的 8% 發放一次性撥款,以 2019/20 年度資助金額最高、達 9,400 萬的香港管弦樂團為例,可增約750萬資助;年度資助金額較少、約 2 千萬的城市當代舞蹈團,將多獲 160 萬元;年度資助金額為 1,800 萬的中英劇團,則可增約 140 萬資助。然而,城市當代舞蹈團表示,僅得知會增加 8% 資助額,但仍未有更多相關詳情,「據聞」會於四月發出有關資助。 

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行政總監黃國威向《立場》指出,舞團於 2 月至今損失超過 160 萬,直言該 8 % 新增資助額其實「補唔曬」。

黃國威指,舞團演出方面的損失相較業界其他團體不算多,因年初為舞團演出淡季,目前因疫情需要取消的只有兩個本地小型演出,損失金額約 25 萬至 30 萬。然而,佔收入約 3 成的舞蹈課程則大受影響,課程均被迫取消或延期,黃國威形容是「重創」,單單舞蹈課程取消造成的損失目前已逾 100 萬。CCDC 舞蹈中心兒童班舞蹈課程由 2 月 1 日起停課至 3 月 28 日,所有於 4 月 4 日至 26 日的順延課堂亦需取消,CCDC 須向已報讀人士提供全數退款;成人舞蹈課程由 1 月 31 日起停課至 3 月 12 日。因舞蹈班取消而受影響的導師,CCDC 須支付他們原定薪金的一半作為補償。黃國威表示,目前導師費用是挪用 CCDC 儲備支付,「幫到幾多得幾多,撐到幾耐得幾耐」。目前藝發局「藝文界支援計劃」對個人藝術工作者的 7,500 元補助,並不包括「私人授課/坊間的音樂、舞蹈及藝術學校之藝文教學活動」,黃國威坦言若計畫範圍可涵蓋導師,可稍為減緩 CCDC 的財政負擔。

CCDC 的大型演出計畫《〇》原定於 5 月 1 日至 10 日舉行,黃國威目前預計演出可如期進行。但若到時疫情問題導致封館、取消演出的話,黃國威直言:「我都好難繼續支持個團做落去,因為依家都已經掘緊儲備」。

對於政府就是次疫情對本地藝文界提供的補助,黃國威說:「好過無嘅,起碼叫有啲」。除了生計問題外,黃國威提出這次整個表演藝術界重創後,對業界乃至社會有什麼影響,「就算之後社會可以出返嚟,仲冇人願意畀錢睇演出?」他估計,「(業界及社會)復原速度可能會慢,實際影響可能不止這三個月」。

城市當代舞團

城市當代舞團

中英劇團:共 39 場演出受影響,撥款只解一時燃眉之急

中英劇團方面,2 月至 4 月共有 9 個節目合計 39 場演出受到疫情影響,包括 2 個主舞台演出 (14 場) 及 7 個教育及外展演出 (25 場)。 主舞台演出的 2 個共 14 場演出全告取消,其中一個演出將改成以讀劇形式進行網上直播;教育及外展演出方面,4 場演出取消,13 場演出延期,8 場演出仍在商討安排。

中英劇團提出,若據教育局安排學校於 4 月 20 日才復課,劇團教育外展總停課時數達 803 小時,包括不同的到學校及長者中心進行的戲劇課程,以及劇團自行舉辦的兒童及青少年戲劇課程。

疫情下,劇團金錢損失將包括薪酬、製作費、預計票房和課程收入、以及因為演出延期的場租和增加的製作費和薪酬等,加上部分取消或延期的演出或課程是與其他團體一同合作,涉及損失數目計算複雜,因此劇團暫無法向《立場》提供具體數字,目前估計至少有七位數。

民政事務局計劃於三月底,向九大藝團、按年度基本資助額的 8% 發放一次性撥款,中英可獲 140 萬元。中英表示會將金額用作支持 2020 年首季合作的自由身藝術工作者和導師、以及承辦商的人工,以及補貼因取消製作而損失之開支。

中英劇團強調,防疫抗疫基金給予業界的撥款,只能解決「一時的燃眉之急」,因疫情之後演出和課程能否恢復、觀眾有沒有信心再到劇院觀看演出、社區會否有下一波疫情,均屬未知數。

中英劇團總經理麥蓓蒂表示,以接受政府資助的藝團來說,是次疫情的損失並不能單以金錢衡量,因為劇團亦肩負起藝術服務社會的使命,疫情之下演出減少或導致社區公眾失去參與藝術的機會。 

麥蓓蒂強調,舞台業界以自由身工作者為主,本身缺乏保障,是次疫情更凸顯他們遇到的問題,因此中英劇團將利用有關款項,優先協助與中英有合作的藝文工作者渡過難關,惟劇團所得的額外撥款,其實未能補償票房及課程收入的損失。

劇團建議,若疫情持續至年中,政府應推出更多協助業界,尤其是自由身工作者的措施。

文/鄭晴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