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唏噓,還是唏噓 — 重看《樹大招風》有感

2020/1/18 — 19:40

《樹大招風》描述幾名大賊在中、港兩地闖天下。

《樹大招風》描述幾名大賊在中、港兩地闖天下。

因為「賊王」季炳雄的出獄,我想起了那套以他、張子強和葉繼歡的故事改編的電影《樹大招風》,除了唏噓,更是唏噓。

電影的架構可以分成三部分,由三位導影分別執導屬於季正雄、葉國歡和卓子強的故事,單看名字,大家已能掌握到各自所代表的人物;但創作團隊巧妙地在電影中為三人營造了一次「碰面」,令原本在真實世界中或許只是平行線的三位賊王,有了相交點,不過到了故事最後,沒有出現他們(甚至觀眾)期盼的三大賊王聯手之局面。

《樹大招風》有意將三個故事與香港的時代背景扣連,由最初在電視上播放的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畫面,到將故事限定在1997年,以及三人的結局,似乎想帶出一個訊息:賊王再強悍,也敵不過時代——1997年,回歸的大時代。

廣告

正因如此,在2016年電影上映時,不少影評都指出,當時的香港人在看《樹大招風》時,會不期然對三位本來是大賊的主角萌生了同情之感,而事實上,看著陰沉冷靜、卻漸被時代淘汱的季正雄、由大賊轉型為走私,卻虎落平陽、被官場眾人玩耍的葉國歡,以及張狂浮誇,但最後在深圳伏法的卓子強時,經歷過港英香港、回歸,再走過2014年佔領運動,正歷處社會運動低潮期的香港人,確實會不期然將心中對中共的恐懼、厭惡投射其中,甚至代入到角色當中。

對於以上分析,我同意,但今日重看,令人唏噓的除了是對主角(甚至香港人)在大時代之下的進退失據之刻劃外,也在於片中三位角色的遭遇,提醒了我過去對「執法者」的想像。

廣告

季正雄在昔日戰友的家中被飛虎隊圍捕、葉國歡抵達香港後,被軍裝警員射中背部而令下肢癱瘓,因而被擒,至於卓子強,則是在深圳被武警持槍指向、舉手投降。

再回想過去幾個月來,香港人面對的是實彈射胸口,持槍指向、大圍捕、暴力對待,這一切,都被戲中、乃至現實中的三位賊王所經歷的,相去不遠,甚或已經超過;看著片中賊王手持AK47的攻擊畫面,我想起,在今天的香港,刀鋒僅為3厘米的迷你刀都會被定性為攻擊性武器;望著張子強背部中槍後在地上辛苦前行的樣子,10.1、11.11兩位青年中槍的畫面,又不期然在我腦中浮現⋯⋯

你說,這若不是唏噓,會是甚麼?

========================

本文的Medium 連結,歡迎入內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