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神奇小子》劇照

除了神奇小子,也有個神奇媽媽。

「這個世界,沒有人會奉旨對你好,即使你是天生殘障。」

不是電影對白,也不是劇透。

開畫第一個星期,進了戲院看這齣戲,從踏出戲院那一刻開始,直到現在,談起這齣戲,我腦海中就不期然會想起這個想法。

雖然,故事是有關蘇樺偉蘇媽媽的好人好事,電影內,卻沒有刻意把這個社會,描寫成傷健一家親、人人和睦共融的美好世界。

先不要說社會人士街坊親友公司老闆,即使是同樣天生殘障的隊友,彼此間,大家同樣會有所嫌棄,會有食物鏈的高低之分。

世界是殘酷的,也很現實。

整套電影,我最欣賞的情節,就是這對母子,他們從來不要博取大家的同情,你就算想可憐他,請他喝一支可樂?謝謝,不需要就是不需要。

當蘇樺偉在比賽上略有所成,有風駛盡𢃇,不是他們兩母子,而是身邊現實的廣告經理人,在「鼓勵」蘇媽媽趁機會要賺多筆之餘,也會千叮萬囑提醒她,你未能使命必達的話,要賠錢,更會被人告。

遇上過一些社福機構或甚至是社企的朋友,他們總覺得,我們這些來自商業機構的販子,平時多行不義,為他們伸出緩手,只不過是想讓自己感覺良好,提供免費服務,根本是天經地義,就當是為自己買贖罪券。我更聽過有人和我說:「不是你來幫我,而是我來幫你。」

因此,我欣賞電影故事中這母子,他們就是不會讓你覺得,天生殘障,大家就要奉旨對你好,對你刻意遷就。

你要做運動員嗎?你就要跑出比人好的成績給我看。

你要做速遞員嗎?我們只會對你一視同仁,你的腳步慢了,世界不會等你。

你要做餐飲嗎?麻煩你要先把食物弄好,服務也要同樣好。

你要拍電影嗎?你先把劇本寫好,演員也要演得出色,前期後期都要好好做。

所以,我也希望大家,不用帶著多給兩點同情分的心情,才進戲院看這齣戲。

個人而言,本來,我是為了看吳君如而入戲院的,她是我最喜愛的香港女演員之一,雖然,每次聽到她讀出教仔的對白,我總好像見到麥太和麥兜說話。

吳君如的演出,果然沒有令我失望,但我更喜出望外的,是見到一批不太熟悉的面孔,他/她們的演出,有血有肉地,演活了每一個故事中人。

可是,同樣道理,我也不見得要給他/她們多兩點同情分,是好就是好,不需要理會他/她們是否新人。

當然,電影中,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稍為改善。

譬如有幾場戲,我覺得音樂是來得太搶,對白的混音和現場環境聲音,也有點不自然。

煞科戲中,在大型體育館中的大螢幕拍到觀眾席上的蘇媽蘇爸,雖然明知是假的,但有幾刻的表情,都好像來得真的太假。

飾演蘇爸的錢小豪,要隱藏他的英偉帥氣,始終太難,要他扮演一名草根粗人,有點難度。

我反而覺得驚嘆的,就是一生應該沒有吃過什麼苦頭的吳君如,卻可以把蘇媽這個角色,在不同階段,都演得如此活形活現。

除了神奇小子,原來也有個神奇媽媽。

 

原刊於作者網誌 / Mediu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