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防疫、除了蔡英文ㅤ還有一種叫人羨慕的台灣味ㅤ叫台劇

2020/5/21 — 21:35

台劇《想見你》、《誰是被害者》、《我們與惡的距離》宣傳海報

台劇《想見你》、《誰是被害者》、《我們與惡的距離》宣傳海報

對於港人,想起台劇第一印象應該是陳年《流星花園》的 F4 與大 S,而第二,或者就是《夜市人生》的撞飛麥可。正當不時都有網友將撞飛回帶恥笑之時,一些俏然而生的轉變正在發生。 

一切都由《想見你》開始。

當初見友人講到好好大力推介就開始追看。太耐沒有看台劇,第一集就喊苦喊忽又陳年伍佰歌做背景歌詞又打哂出來,《流星花園》年代嗰浸娘味奪框而出,棄劇本該不可惜,唉,就當支持台灣捱落去頂多兩集。

廣告

對不起我錯了。

本人修正,《天與地》後,本人心中最強華語劇非此莫屬。做個比喻,整個觀劇感覺就似將一個跳水動作拉長十幾個鐘,一個瘦弱選手首先是個毫不起眼的起跳,原來估佢唔到係一個曲體翻騰三周,再估佢唔到又來兩個 360 度轉身,玩到咁大,埋尾仲唔變撻沙魚?不好意思,最後輕輕的落水花,幾乎叫觀眾站立拍掌。

廣告

作為一齣穿越劇,《想見你》本身先天要扣十分,因為太容易有 bugs,劇情愈深入出來的問題就愈多,所以最後爛尾收場的佔大多數。《想見你》雖然都逃不過穿越劇屬性出現不少 bugs,前段節奏亦略慢,但到了後段加入懸疑元素卻愈玩愈大愈玩愈出彩,配上台式真摯的校園戀愛,成功攀越出比《少女時代》或《那些年》的更高的高度,為沉寂好一大段時間的台式偶像劇重新注入新魅力。

深入毒海不能自拔,於是之後再一口氣追看兩齣指標台劇,一是是去年獲獎無數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下簡稱《與惡》), 二是剛剛榮登 Netflix 最高華語劇點擊率第一的熱作《誰是被害者》(下簡稱《被害者》),看畢得出的結論是:台劇復興,絕非誇誇其談,精彩。有時有些精彩,你會感很離地很出自於不羈式天才,典型如韋家輝的《大時代》;又有些精彩,乃出自於計算與資本的堆砌,諸如《愛的逼降》之類的韓劇;至於台劇,是另一種的精彩。

其中包含之一,是用心。(有請食神登登登登)如上述的《想見你》,有關穿越時主角的決擇或情節的推進,即使反覆再看,都不得不承認他們選擇了最能自圓其說的決定。這些成功不能只歸於無解的「神手」,還要歸功於田野研究 — 一個人類學社會學的研究方式,都為台灣新類型精品劇主推手如「瀚草影視」或「三鳳製作」所重視 — 不論是《想見你》《被害者》同《與惡》,背後都有一個由編導共同雕琢兩三年的劇本,甚至製作人都不稱只為創作,而是「開發」,即是將所謂一劇之本當成是科研級的看待,相對於香港常見的飛紙仔與韓國的邊拍邊播,確是相映成趣。 

其二,是一種台灣獨有的人文關懷。開宗名義探討無差別隨機殺人案引起的漣漪的《與惡》,議題實在到像是觀看港台《沒有牆的世界》×《鐵窗邊緣》×《一念之間》等實況劇的混集版;走奇情路線的《被害者》,比起其描繪屍體的遇害者傷痕,原來更著力描繪「被害者」與受世界漠視的人的內心(所以有人說將《法 X 先鋒 4》來比較《被害者》對後者是侮辱,這事本人相當認同);甚至走偶像劇路線的《想見你》,到最後都放個冷箭,傾力探討青少年的自我認同。

第三是最重要的,土壤和空氣。 

在偶像劇風潮過後經歷韓劇的衝擊,台劇曾走入一大段迷失之路,首先出手拯救播種的,是台灣政府自己。於 2012 年後台灣文化部以十億港元推動「電視內容產業旗艦計畫」補助本土劇作,取得初步成果後文化部再推行「超高畫質電視節目製作」,補助更大範圍地支援精品劇製作,如《想見你》便得到 2,200 萬台幣補助金;《誰是被害者》得到 2,300 萬;而《與惡》得到的是更大規模的「超高畫質電視內容升級前瞻計畫」支援,得到 4,300 萬補助金。與大型韓劇一集預算動輒 100 萬美元相比,這些金額不算甚麼,但足以讓劇集的前期提供足夠的支持,讓上述劇本開發與田野研究可以沉澱成長得更好,亦更容易贏得 Netflix 等串流平台的垂青。(多事岔開講一講香港,精品劇諸如《打天下》和《歎息橋》,聞說蘊釀出它們的養份,一大部分是歐錦棠和林保怡的荷包。)

其實鄰家的天空有時也沒有特別藍,台灣的酸民攻擊力不見得比五毛差,欺凌歧視一樣比比皆是,但台灣有份特有的空氣 — 上至政府下至影視製作人,不論政策還是劇本,都很有默契地直視禁忌與社會傷痛,再不約而同地著力地打開出路,看畢上述三劇你會更感受到,那份著力甚至是有些刻意,務必要所有人都感受到一件事:台灣這個地方,正努力在用自由的空氣,醫治我們每一個的內心。在霸權當道噤若寒蟬的香港,這種氣味,教人何等羨慕,何等唏噓。  

走過低谷,台灣已經準備就緒,在全球資金流動與串流時代大展拳腳。一岸之遙的香港人,會一路默默的支持這瑰麗的寶島再次發光發亮。縱然我們仍然身處黑暗,但我們還有很多不放棄的人,至少還有《二月廿九》及《嘆息橋》予以我們希望,總有一天,我們或可以緊隨台灣的步伐。 

總有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