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悲涼的《屎撈人》:屎我係一督屎,命比蟻便宜

麥兜、麥嘜,香港知名動漫,盡顯本土特色。紙包雞,雞包紙,戲謔常見的煮食節目;魚蛋粗,無粗麵;常餐即是特餐、快餐等,港式無厘頭,偶見悲哀,仍讓我們爆笑。

謝立文之作,尚有另一系列,「屎撈人」。周星馳《喜劇之王》的插曲,《屎我係一督屎》,原是屎撈人的主題歌,香港底層之辛酸。麥兜是明,屎撈人是暗,共同奏出小城故事。

聖誕節晚,麥兜爆石,拉出有生命的屎撈人。屎撈人靈感來自童話The Snowman,沒雪之美,屎為主角,看似噁心,屎尿屁卻是日常必要。就算生而為屎,被社會厭棄,仍有夢想。

〈跌落屎坑〉,一條屎撈人,沖到地下水道。看似輕鬆,卻像存在主義說,被抛擲於世,隨時一次沖廁,即有屎撈人被沖走死去。無法自主的生命,來去匆匆,唯及時行樂。

這是屎撈人的世界觀,也恰和現世一樣,我們唯有在短短一生,創造意義,如愛情。〈永結同屎〉,萬千屎群之中,屎屎相遇。

屎界結婚,可以選兩屎打結,離婚時能解開,又或將兩條屎尾,絞碎合一,永不分離。正當他們決定後者時,水突然沖走女屎,他把餘下的屎,合在己身,比常屎更加高。

「可讓他較接近夜裡孤獨的天空。」「雖然,在屎渠,根本看不見天空。」

屎撈人愈是堅持追求意義,現實愈見殘酷。別名「浮屎六記」,名自清代沈復《浮生六記》,又《莊子》曰:「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浮生若夢,為歡幾何?觸及人世的命限。

「屎向下沉」,但〈浮出水面〉記上流之夢,四年一度的屎運會,眾屎選手,跳落大海。此時,其他觀眾卻離去,皆因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一條屎,能夠浮起來,都被吞噬。

「要是他們真的會浮,當初他們根本不會落入屎坑啊,傻瓜!」

屎撈人,夢想自己能浮起來,在浴缸練習,報名屎運會。他連屎渠追擊、真屎也看完,庸俗的下流人生,他已經夠了,走到外面看著月亮,據說他跳下去,也許沒有。

「但據說他有,據說他真的就在那夜,當盪漾在水面的一片月,像他最美麗的夢,他跳入大海,他多麼的想,身體浮在月上……」

但如果一切皆是虛無,現實永不成功,那做一條屎撈人,會否太灰,沒有意義,我們這些屎尿屁的生命,只能甘於如此?

屎撈人最出名的故事,〈屎鈎船長〉,YouTube有梁智添畫的版本,可供細看。大意是,船長夢想離開大海,另覓土地,在花田之間,化成花肥,化作花香。

船長備受嘲笑,終於和疏堂表弟出海,表弟被大魚吃掉,餘下他像《老人與海》和眾魚大戰,經歷有如折磨的猛烈陽光,以及無數孤獨的夜晚,他的夢粉碎了。

「他們是對的,我只不過是一條不自量力的屎……」

這時,他看見表弟浮在水面,如陌路人。原來魚吃了屎,還是要屙屎,屎終會復活。船長把故事寫在廁紙,四散各方漂流,投身大海,可能被魚吃掉,可能溶解了。

這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得到一張紙:

「看到這紙的屎:你可能是,又或者,你身體的一部分,曾經是我。希望你,記起自己,記起你未完成的旅程。再見到自己,真好!」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