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陽光兔仔兵》:一番好意的玩味故事

2020/1/31 — 16:17

《陽光兔仔兵 (Jojo Rabbit) 》劇照

《陽光兔仔兵 (Jojo Rabbit) 》劇照

紐西蘭導演Taika Waititi執導過漫威超級英雄電影《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後,立即變成荷里活炙手可熱的導演。導演最新作品《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 上年在多倫多電影節展出後,得到觀眾投票的大獎,卻在外國影評人之間引來兩極的評語。

故事主角Jojo (Roman Griffin Davis飾)是一名十歲的天真男孩,為了「埋堆」合群,他跟當時普遍大眾一樣擁抱納粹主義,並經常與幻想中的好朋友希特拉交談作伴。導演花了不少篇幅去描寫Jojo如何花力氣去投奔納粹主義的懷抱,除了導演本人親自下場飾演希特拉的角色,當中還充滿大量導演招牌式的冷幽默去糖衣包裝最醜惡的納粹行為,過程十分滑稽。

電影發展下去,Jojo發現原來媽媽暗地?在家中匿藏了一位猶太孤女 (Thomasin McKenzie飾)。這位猶太孤女長相與行為都與Jojo一直所相信的背道而馳。小孩子天真無邪,童心未泯,不但沒有對抗這位「敵人」,更嘗試了解對方的言行舉止,二人於是展開一段不一樣的友誼。這部分開始,劇情進入了Wes Anderson的《小學雞私奔記》(Moonrise Kingdom) 模式。

廣告

Taika Waititi一向都是玩味派導演,他就連接受訪問時也不會一本正經。他的趣味也成了他的標誌。除了《雷神》電影之外,他的前作《低俗僵屍玩出征》(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 也是幽默抵死之作。不過,此手法去處埋嚴肅話題未必能迎合各人的口味,外國部分影評就針對此「不認真」的態度作了負面的評價。

我猜想Sam Rockwell飾演的軍官角色亦是某些外國影評人比較接受的部分之一。電影透過一個代表邪惡的角色來道出人性的光芒,對保守派而言,此描寫淡化了歷史,有不敬之嫌。不過,回想起《鋼琴戰曲》(The Pianist) 結尾那位欣賞猶太鋼琴家的德國軍官,其所化身的善意之舉不就是與Sam Rockwell的角色同出一轍嗎?

廣告

其實,《陽》並不是旨在將事件真實地呈現,只是利用黑色喜劇方式道出戰爭的黑暗,如此借題發揮宣揚和平,玩味一下,其實有何不可?電影建立輕鬆的調子,到了尾段反而更突顯了戰爭的殘酷。當女軍官(Rebel Wilson飾)把小童兵團逐一送出作戰時,場面惹笑,但暗地裡卻有一片憂愁,不知可笑或可悲。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