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陽光普照》:家庭就是太陽,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

2019/11/25 — 11:49

(劇透注意)

在香港亞洲電影節也看了台灣的《陽光普照》。這應該是我今年最喜歡的其中一部電影。若《小偷家族》讓人以溫柔的目光重新看家庭的定義,《陽》就讓你埋身肉搏凝視一個家庭的結構、瓦解和重生。

陳家一家四口是生活在傳統父權社會中的一個平凡家庭。小兒子阿和(巫建和飾)因傷人罪而被判進感化院。倫理家庭觀念重且一直望子成龍的阿文(陳以文飾)直言再也不想見到阿和。

廣告

爸爸的期望全都放在大兒子阿豪(許光漢飾)身上,把在職駕駛學院的訓話「把握時間,掌握方向」叮囑阿豪要努力考進醫學院。為人父親的卻不了解「望子成龍」這句話其實有如一把枷鎖,把兒子鎖定在一個耀眼熾熱的焦點下,無處可逃。期望所帶來的厭力一直壓在在阿豪身上,但他依然默默承受。

在電影中,阿豪說了一個《司馬光砸缸》的故事,眾所週知,司馬光機智地砸破水缸勇救掉進缸𥚃的小孩子。但在阿豪的版本裡,司馬光在水缸救出的並不是小孩子,他看到的反而是一個被困在缸𥚃的自己。這個故事大概已預告了阿豪接下來的下場。

廣告

阿文的所有希望都因阿豪一躍而打碎,電影的上半段剖析了一個家庭的失衡,來到此刻推進到下半段,阿和從感化院回來,也就是重生的開始。

改過自新的阿和努力工作,完成日間的車房工作,夜間便在便利店當通宵班。從阿和被釋放回來後,兩父子都沒有交流過,就剛巧父親到便利店買煙時被迫碰面了。這幕戲的影像充滿了含意,鏡頭由從側面,交叉剪接地捕捉父子二人零散的對話,映象反射出他們之間的疏離感。

直到二人站在店前淺談,兒子向父親交代想搬離家的想法,父親只說了一句「不是在家𥚃住得很好嗎」,心𥚃想輓留但又可能因爲面子的關係,只好間接地說了這句話。這幾句對話雖只是閑話家常,但卻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若果兒子不再尊敬父親,大可不必交代;也若果父親對兒子沒有關心的話,也大可以不必回應。此時,鏡頭由遠拉近,直至畫面上同時只有二人的特寫,二人由戰戰兢兢的緊張關係慢慢步入冰釋前嫌的階段。

片名《陽光普照》,陽光顯然是電影的重要母題。電影上多個場景都利用陽光的角度暗示人物關係。所有最醜陋邪惡的事都發生在黑夜𥚃,用意也旨在反襯在陽光下被保護的人的幸福。

「最公平的是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阿豪充當大家的太陽,從沒怨言一直照顧家裏所有人,直到離開了,也在黑夜中化作一點光,引領父親與阿和和好(在夢境中引領阿文去便利店買煙)。另一邊廂,其實家庭中的其他成員,又何嘗不是一直充當太陽的角色嗎?就連最偏心的父親最後也溫暖地守護著阿和。

媽媽(柯淑勤飾)的角色是這個家庭的支柱,在每一個難關下,由阿和犯下傷人罪、阿豪的逝世、父親事不關己的態度,到照顧小媳婦,都從不退縮地支撐着。直在尾段山頂上的對話,才淹沒在殘酷真相的灼熱中,她正是瀕臨崩潰的角色。但正是因為「我們都曾受過傷,才能成為彼此的太陽。」 即使她快將無處可逃,仍然有阿和充當影子,讓她好好地靠著喘息。這樣的結尾為電影畫下非常漂亮的句號。

後記——前幾天看到香港亞洲電影節 Hong Kong Asian Film Festival有《陽光普照》的加場場次,影迷可以留意一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