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陽光《Run On》

2021/5/7 — 10:01

《Run On》劇照

《Run On》劇照

最近在Netflix看了月前播完的《Run On》(中譯有《奔跑愛情》或《奔向愛情》),可惜播出時觀眾迴響和收視率都不見突出,以至容易讓人忽略。雖然有些典型設定,如愛情線免不了富二代與平民相戀,對白有時太直白,但整體來說,這個作品輕鬆清新,是濃味韓劇中的一個不錯的另類選擇。

[以下劇透]

奇善謙(任時完)身兼國家短跑隊選手、永遠的銀牌得主、國會議員與電影天后之子、高爾夫女皇之弟等多重身份。他家境無憂,好像擁有一切,幸福美滿,但隨著劇情發展,觀眾會發現他人生其實不那麼美好:母親忙於拍戲,沒時間理會子女,父親以自己的政治生涯發展來規劃子女的人生,跟姐姐感情雖然很好,但她也忙於四出作賽,因而與他聚少離多。奇善謙自小便習慣了一個人,生活很有規律,目標只有賽跑,他習慣以家人和他人為先,不擅於表達自己,從不懂得為自己的處境設想,是個雖已成年但仍然十分單純的男子。

廣告

他為了伸張正義而揍了欺負學弟的隊友,希望體育當局正視圈內霸凌的現實,但教練護短,他便在傳媒面前說出自己打了人的事實,因此被扣上了暴力運動員的稱號。他常強調自己的事不重要,更叫為他當短期傳譯的吳薇朱(申世景)不用替他辯解,已經對他有好感的吳薇朱看不過眼,直斥他不愛惜自己。奇善謙在這之前,從沒有要想過考慮自己,他在溫室裡成長,但也有創傷,家人的疏離及父親的操控,加上恒久的寂寞,讓傷痛埋得很深,已至自己都意識不到。吳薇朱是讓奇善謙成長的藥引,在認識了吳薇朱之後,他開始思考為什麼在自己喜歡的東西中並沒有自己,而慢慢想到「關心」自己、理解和認識自己,以及周邊的世界。

人生剛好相反的吳薇朱同樣受傷不淺,但處理方法就不一樣。她幼年父母雙亡,沒有家庭的依靠,成長過程中了不少艱辛、被欺凌及要放棄原則以求生存的經歷。人生座右銘是自己最重要,因為只有自己最痛惜自己,所以不能看著奇善謙漠視他自己的感受。她以前的故事我們不大清楚,只知她愛酒及曾有吸煙習慣,以及是在遇到她的同屋後才開始重整自己。因為自己最重要,為免受傷,吳薇朱發現被奇父派人跟蹤及被他恐嚇後,曾打算跟奇善謙分手,但後者對正義的堅持及堅忍,讓她明白到自己也可以很強大,生命有時也要冒險向著目標進發才能成功。

廣告

編劇寫兩個人的關係,並不是互相盲目遷就,而是相互理解:奇善謙與吳薇朱的角色設定是很有趣的對比:奇善謙是短跑選手,吳薇朱是電影字幕翻譯。前者一直為爭取首位而努力,每次都只管向前衝而不會回頭,而後者的工作是不斷往回看,每個字詞的運用要反覆看前文後理才能決定選那一個最好,電影字幕翻譯還要兼顧說話時的語氣;兩個世界截然不同的人走在一起,嘗試適應對方的世界與生活方式,但最終明白到彼此了解、靠近便足夠,不一定勉強將彼此的世界重叠。而吳薇朱問奇善謙:誰會跟她一生一世時,奇善謙的「是我?」,是愛情故事最正常不過的答案,但吳薇朱卻說最終跟自己一生一世的人是她自己的那番話,可說是對陳腔濫調的愛情宣言的一次棒喝。

因為吳薇朱的工作,劇集裡有不少電影的reference,對曾經一度影迷的我很是吸引,編劇寫電影字幕翻譯的角色也寫得很好──當地的觀眾要靠他們的辛勞才能了解所看的外語電影,而外地的觀眾與影展評審又得靠他們才能理解本國電影的內容。然而他們卻是「等到最後,才能看到的人」,因為幕後工作人員都是在片尾才會出現,許多觀眾一見出字幕便起身離場,對這些在幕後英雄便一無所知。

而吳薇朱年輕時走進電影院,發覺漆黑人群中感到安全,因而愛上電影。為了可以不斷觀看自己喜愛的電影,她選擇了以翻譯電影字幕為職業。後來才逐漸知道現實並不如想像般美好:不是每一套翻譯的電影都是好片,但因為一開始選擇這份工作是因為喜歡,寓興趣於工作的結果,我們看到她還是工作得很開心也很認真。這種敬業樂業的態度,也令人看得很愉快的。

其實另一對——富家女徐丹雅(秀英)與年輕的「平民」藝術系學生李映禾(姜泰伍)這一對的故事也很有趣,這裡也不劇透了,留給有興趣去看的朋友慢慢發掘。《Run On》的世界並非沒有奸人,黑暗的政治或社會問題,但它並非著眼這些元素,而是以生活、平實的手法,給觀眾一個較為陽光積極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