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雙》雙人舞展:鏡頭下的舞蹈協奏曲

2020/9/4 — 12:00

跳舞所需的默契,二人之間進退拉扯,像極了愛情?在名為戀人的化學作用下,眼神交錯間,會產生出怎樣的雙人舞?

《雙雙》雙人舞展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成立四十周年時的舞蹈節目,邀請了不同年代因舞團而認識至相愛的夫妻檔參演雙人舞,然而受疫情影響,現場演出改為數碼形式網上播放,內容由三對夫妻檔舞者,增添了瑞典夫妻檔張藍勻及羅凡、本地情侶黎家寳及曾景輝,節目將於9月至10月上映,疫情下的戀人,鏡頭下的躍動,他們會譜出怎樣的故事?

黎家寳及曾景輝 (攝:Conrado Dy-Liacco)

黎家寳及曾景輝 (攝:Conrado Dy-Liacco)

廣告

二人的關係猶如呼吸

廣告

生命由呼吸開始,嬰兒離開母親的護蔭後的首要任務非呼吸莫屬。隨着漸漸適應世界,懂得呼吸之法,一呼一吸開始變得平緩,從而慢慢停止哭喊。自此,呼吸成為最習以為常、最自然的事。

瑞典夫妻檔張藍勻及羅凡的舞蹈作品以「呼吸」為構思的起點,思考二人由舞團相知相愛至今的十年間的相處之道。張藍勻說:「我們覺得能夠維持這麼長的一段關係裡面,呼吸這件事情,很重要,他需要他的呼吸,他的空間,其實呼吸,就是空間吧,我也需要我的空間,如果我們沒有給彼此的空間,我們會有怎樣的感覺。」

最理想的「呼吸」應是平均及平穩地吸氣、呼氣,察覺其存在,理解其重要,再珍而重之地活着。羅‌凡‌於2003年‌成為CCDC全職舞者,‌2012年加入瑞典哥德堡歌劇院舞蹈團至今;張藍勻2009年加入舞團,認識羅‌凡隨後結為夫婦,與他同行,並於瑞典讀書,現育有一個兩歲零七個月的小孩。

‌對‌他‌們‌而‌言‌,‌這‌次‌的‌難‌度‌在‌於‌「擠‌時‌間」。‌一個上班,一個上課,大家也要照顧小孩,哪有時間討論、排舞及進行拍攝?張藍勻說:「我們的時間真的很寶貴,所以我們必須很快做一個決定,覺得這樣是OK,大家說服對方後便去拍攝,並沒有吵架,然後冷戰的過程,也許是工作,都是很理性的。」

羅凡道:「因為我們很清楚我們想表達的東西。但在這個idea未成型之前,我們是討論了幾次,又推翻好幾次,一旦找到方向,很多畫面就出來了。」雖然他們以呼吸比喻兩個人的關係,但呼吸、空間這個東西,不管是跟朋友,同事;個人與工作、社會環境等。每人都需要喘息的時候。

張藍勻及羅凡(攝:Terry Lin)

張藍勻及羅凡(攝:Terry Lin)

重新發現對方

多年來,他們已有多次大大小小的合作及創作,以雙人舞而論,這次是第三次合作。但對他們來說,這次也有新的體會。張藍勻說:「相處久了,有時會忘記對方工作的樣子,因為你平常只會看着他對着小孩的樣子,在家裏的樣子,所以突然看到對方工作的狀態。然後在跳雙人舞時,重新感受那熟悉的力度,你會感覺很奇妙。」

羅凡說:「你可以說是有新的認識,又或者是拉回來的一個記憶 ── 我們以前跳舞就是這個樣子。但有幾次她在拍攝時,我站在外面,看着鏡頭,我很難想像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的人,怎麼可以保持這麼好,不光是身材,是在鏡頭裡面的狀態。她很活躍於現場,感覺是釋放的樣子,像是終於沒有小孩在旁了,可以一個人自由自在跳舞的感覺。」

不過,他們說這次最不同的是,拍攝時是表演者,其他的時間永遠都是觀眾,永遠看着那鏡頭中的自己,感覺自己就是觀眾一部份,頗有趣的。

瑞典的自然氣息

「我們太習慣每天要呼吸,太自然了。直至有一天在水中,或者你閉氣,沒辦法呼吸的時候,你才會知道或想到要呼吸。」羅凡道。所以他們有一場演出是以水來表達呼吸的不同階段及狀態。

他們說瑞典最多的就是湖及樹林,而他們很愛自然與運動,小朋友都會跑到湖邊,然後跳進湖裏,而且在十幾度的環境下也沒問題。羅凡為呈現那種呼吸的狀態,與攝影師於早上5點,找一個人少,湖面平如鏡的湖,當霧氣與光線交織時背向湖面倒進去。

「我們在瑞典生活了一段頗長的時間,這裏的人只要有時間就會去樹林,他們一直講究人與自然的呼吸,原生態的一種呼吸。」瑞典如何看待人與自然的文化觀念,成為他們創作的靈感之一。不過二人關係還是作品的軸心,他們相處十年之作,將會呈現怎樣的「呼吸」?

張藍勻及羅凡

張藍勻及羅凡

本地薑之作

黎家寳於2015年加入CCDC,當時曾景輝已是團內的全職舞者兩年之久,兩者並沒有太多交集。直至演出作品〈客廳〉時,二人需要跳一段雙人舞才開始認識對方,其後漸漸發展為戀人關係。雖然曾景輝現以離開舞團,但這次的舞作再次把他們連在一起。

他倆的雙人舞由CCDC駐團藝術家龐智筠編舞,她以《她說/他說》之〈客廳〉(2016)及《不期而遇》之〈固步自瘋〉(2019)的兩段選段作為是次創作的基礎,再以一個新形式帶給觀眾。他們笑說:「今次的雙人舞其實是來自兩隻舞的兩段選段,而恰巧這兩個選段都是我和她跳的雙人舞。〈固步自瘋〉時我們已經在一起,現在我們再次演出這兩個作品,都幾得意。」

但他們還記得二人合作〈客廳〉時的感覺嗎?二人的答案不盡相同,黎家寳說當時「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十分專注於每一個動作、轉位、空間,因為我好怕受傷,對我來講,最初合作時安全感不大,他又比較瘦弱,我又不是嬌小而輕盈的,所以有點擔心。」

但曾景輝卻笑說,那時他覺得與對方跳雙人舞是頗舒服,已經很信任對方,一切都可以順其自然。黎家寳聽畢後即道,「因為我好專注,所以你才可以信任我,但其實你不知道我在做這件事,有這樣的想法,其實當時是包含很多功夫。」多年前相反的感受,如今好像有了答案。

黎家寳及曾景輝(攝:Francis Wong)

黎家寳及曾景輝(攝:Francis Wong)

劇場與舞蹈影像

疫情之下,他們的舞台不再局限於劇場,而是遊走各地,如「屋企」、陽台等取景。雖說舞蹈影像容許重拍至滿意的效果,卻仍有可挑戰的地方。黎家寳說:「對我來說,舞台演出是『嗰啖氣,係一氣呵成』。但這次你要不停去看回鏡頭裏面的自己,才發現你用舞台上表演的那種模式,有時在鏡頭內的角度原來是不行,然後你會思考視線要往哪裡看,手要伸展到哪裡,甚至有些動作不需放大也可在鏡頭內做到某個效果,所以我覺得拍攝相比於舞台的即時性,壓力沒那麼大。」

舞蹈影像不只提供另一種欣賞舞蹈的視覺,還影響舞者的觀感,帶來新體驗。

曾景輝表示,這次在不同的空間演出,不像劇場是一個抽空的狀態,環境會影響他身體的質感,「我很期待這些經驗,當我們每一次每一次累積,如果在2021年帶回劇場時,觀眾究竟會看到什麼?我又可以帶給觀眾什麼?」

CCDC 數碼舞蹈季《雙雙》雙人舞展

日期:2020年9月13日及10月18日

形式:線上直播(門票現於撲飛POPTICKET公開發售)

詳情:http://www.ccdc.com.hk/LoversConcerto

購票:https://www.popticket.hk/event/a-lovers-concerto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