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少年》宣傳海報(圖片來源:少年 Facebook)

電影《少年》獲兩項金馬獎提名 以輕生者救援隊為時代留印記

大時代歷史波瀾壯闊,慷慨激昂,但打動人心的往往都屬平凡小故事。去年奪得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的《夜更》及本年被提名最佳劇情長片新導演及最佳剪接獎的《少年》如是,都屬這類電影 — 以小見大,側寫歷史,為時代留下紀錄。《夜更》講的士佬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接載各式人馬,一夜間心路歷程之轉變。《少年》寫社運期間,少女 YY 失去方向企圖自殺。一眾同行兒女在茫茫人海中找尋她。縱使徒勞無功,決不無疾而終。絕望不是絕路,永遠有人關心。正是,「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

講古細說從頭。《少年》創作源起:2019 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年輕抗爭者感到沒有出路,開始出現自殺潮。民間人士自發組成「救命」群組及搜救隊阻止慘劇發生。期間,年輕電影人任俠及陳力行以此為題材創作劇本,並邀請林森加盟任聯合導演,計劃在短時間內完成這劇情長片。但開鏡後,一波三折,電影只拍了七組便出現問題,包括資金卻步及演員退出。劇組陣腳因而大亂,被迫停拍。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2020 年監製陳力行及任俠重整陣容,改寫劇本,頂硬上自資+N 咁多有心人幫補,以三十多萬資金再上路。換掉一半的演員,再拍了十三組。之後,因緣際會,好彩又獲二十多萬資金贊助,作後期及補拍。於是全片得以完成,趕在台灣金馬獎截止日期前報名。10 月 6 日,金馬獎宣佈《少年》入圍,競逐最佳新導演及最佳剪接兩項大獎。

《少年》的製作過程,只能用驚心動魄,步步為營,困難重重來形容。最初開拍的七組不說了,因為換演員改劇本,所以拍攝的東西基本上全部棄用。2020 年 9 月重新開鏡,除了製作資金極少,要死慳死抵之外,演員大部分為素人,沒有演出經驗,導演要加倍用心,辛苦非常。此外,更麻煩的是社會運動後遺症及疫情嚴重,所以借景異常困難,尤其是拍攝結局之大廈天台(重頭高潮戲)。最後,當然是皇天不負有心人,仗義者租借地方,片子最終順利完成。

其實製作期間,劇組拍攝街景亦無法申請,只能執生,以游擊方式進行。其中一天,全組人更被警察截停搜查,尤幸所有幕前幕後均冇人識,最終有驚無險,眾人被警誡及教訓一番後,被放行了事。

《少年》的幕前幕後,多義工及有心人無償付出。亦因如此,主要的年輕演員表現自然(根本就是真人秀),演技絕不比職業演員遜色,令片子生色不少。

四:主創人員介绍

監製兼導演任俠,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導演系。短片《螻蟻》獲第 11 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最佳導演、第 23 屆 IFVA 公開組金獎。2018 年憑《紙皮婆婆》拍攝計劃奪得「金馬創投」百萬首獎。2021 年,又始創「豐美股肥」(Phone Made Good Film),鼓勵以手機製作低成本影片,並率先完成了《一 pair 囡》及《9032024》兩片。

導演林森,八十後,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導演系,作品眾多,包括劇情片及紀錄片。為人熟悉的有香港電台外判劇 — 獅子山下系列《豹》(2015)、《黑哥》(2017)。

監製兼编劇陳力行,畢業於倫敦大學電影研究糸,華威大學研究碩士。影評人、專欄作家及编劇。文章多發表於《明報》。

五:《少年》觀後感

2021 年香港文化出現一特殊現象,所有反送中運動的影像及文字忽然消失一大部分,變得無影無蹤。主流紙媒電影電視不願重提,這場社會運動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歷史似要抹走這一部分。

感謝《少年》,看此片真有恍如隔世之感,記憶體又回帶了。差別只是兩年,那時的環境,百萬人上街,熱血抗爭。今天卻又如此這般,移民的移民,坐牢的坐牢,行屍走肉的繼續行屍走肉……回首前塵,真有無言,無淚,無語問蒼天之感。

《少年》的特色甚多,其一是在資源不足情况下,巧妙地平靚正拍了兩場,以舞台方式(象徵化)呈現,交待了主角激烈抗爭及被捕過程。這既慳水慳力,好睇之餘,又有創意。

其二,影片以救人為主線,側寫搜救隊各人之故事,當中有兒女私情、友情矛盾、家庭代溝……乜都有樣樣齊,真實反映 N 咁多香港社會問題,非常貼地兼寫實。

其三,《少年》片長 86 分鐘,相對《夜更》,它屬長片,有足夠篇幅,所以寫情細膩。《夜更》走疏離路線,讓觀眾多思考。《少年》則激情澎湃(不是煽情,唔好搞錯),後三分一尤甚,結局更令人動容。不才這名老鬼戲迷,觀影甚少眼濕濕,今回也被感動了。

《夜更》及《少年》都是一級作品。借用作家黄碧雲一書名《溫柔與暴烈》,來形容二者風格之分別。

其四,香港電影製作日漸艱難,近日趙羅尼眾籌開拍新作《堅尼地道殺人事件》,《少年》也是在集腋成裘情況下得以完成。《少年》如能名揚金馬,在海外電影市場打出天下,或許能替香港小本製作提供了一個方向 — 不再依賴大公司出資,因而局限了題材及內容創作。

六:結語

作為劇情片,低成本完成的《少年》當然有其局限,但它和去年金馬獲獎的短片《夜更》聰明之處,是巧妙地混合了紀錄真實的影像,讓它成為背景幕(backdrop),為時代留下了印記。所以,這片子即使一般,也將名留青史,何況它非常好。

期待《少年》名揚金馬,鹿特丹影展再下一城。

《少年》電影海報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