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檢處的權限與慣例 — 由《理大圍城》的電檢風波說起

2020/9/23 — 22:13

【文:蕭恒,前影視處行政主任(電影) 】

香港藝術中心與影意志在九月合辦《理大圍城》放映,電檢過程一波三折,惹來各方揣測是否政治打壓。容許我這個「電檢處」前職員,就着當局的決定與行動引來的爭議,分享一些先例與往日慣常做法。

電檢處可否禁止犯《國安法》的電影上映?

廣告

「電檢處」(正式名稱為「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轄下電影科)的權力由《電影檢查條例》(香港法例第392章)賦予,只限執行該條例列明事項。如懷疑影片牴觸其他法例,一般會提醒片商自行尋求法律意見。這個做法,也是我在任時開始的,詳見我之前的文章。不過我從來只聽過「電檢處」對片商「戴頭盔」,未聽過要求片商對觀眾「戴頭盔」的。

為甚麼短短三個月內,一部IIB級的電影會變了III級?

廣告

電影分級的尺度,會隨着時代變化,「電檢處」每隔若干時候(我在任時是每兩年)會委聘顧問公司調查社會大眾對不同影片的接受程度,調整尺度。而在具有法效力的《檢查員指引》中,明文規定的主要是一些分級的原則,分級尺度的微調只作內部指引用。《檢查員指引》自1999年起亦未有更新。那為甚麼《理大圍城》六月放映時送檢是IIB,九月放映送檢變成III級呢? 不過與其去問兩個月內社會大眾對同一段影片的接受程度會否改變,倒不如想想由六月到八月香港到底變了多少!

為甚麼要再送檢?Censor Card 不是永久通用的嗎?

繳足電檢費用作商業放映的「核准證明書」(俗稱Censor Card),只要法例一日不修改(對上一次修例是1995年),Censor Card也一日繼續通用。但是非牟利團體為特定活動申請豁免電檢費,批出的證書一般都會訂明只在特定活動(如XX電影節)中及/或特定期間有效。否則電影節後,片商作商業放映只要向電影節「借cert」就不用繳付電檢費了。另外,遇有較大尺度的影片,只宜在電影節放映(見下一段),Censor Card 甚至會訂明確實的放映日期及地點,過後證明書即失效。

同一部電影差不多同時送檢,電檢處的分級或刪剪決定會不一樣嗎?

分級或刪剪決定,除考慮影片內容,法例訂明電影檢查監督可以「考慮有關該影片擬上映時的情況」,並在「核准證明書」上列明上映情況的條件。所以,同一部電影作商業放映與在電影節放映,電影檢查監督有機會作出不同決定,最常見是同一部影片,要刪剪後才能作商業放映,但完整版可在電影節放映。(我處理過最經典的例子是《天地無倫》,有機會再談。)據悉,《理大圍城》之前的電檢申請,是由影意志作為非牟利團體申請在藝術中心放映之用,但這次是繳付費用申請可在日後作並無限制上映情況的一般放映。

影意志稱電檢處要求在《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影片開端加有以下警告字眼之畫面:「影片紀錄2019年11月在香港理工大學及周邊地點發生的嚴重事件,當中有部分描述或行為,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此外,影片部分內容或評論亦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這個做法有問題嗎?

據《電影檢查條例》第10(4)條,對於一部申請公開放映的影片,條例只賦予電影檢查監督三個選擇:批、禁、剪。換句話說,「電檢處」可以出Censor Card,可以下令該片成為「禁片」,或要求刪剪(excision),但要求影意志在片中加入警告畫面,理論上是越權(ultra vires)的。(補充:電影報刊辦其後回應指據第13(4A)條電影檢查監督有權要求施加其認為適當的條件,包括加入告示。但條文清楚指出該等條件是「影片上映的情況有關的條件」,影片本身的組成部分是不應視為「上映情況」的。過往應用第13(4A)條施加的條件,一般就是前段所指的放映日期、地點、活動等。)

不過魔鬼永遠在細節,再看影意志的記錄:在7月中申請電檢,8月被要求加入警告字眼,9月重新遞交申請。如果要提請司法覆核,法官應該會考慮8月「電檢處」如何要求影意志加入有關警告(是正式信函?電郵?電話?明示?暗示?措辭如何?),及有否/如何通知影意志影片不獲核准。另外,9月影意志重新遞交申請,行政上已是全新申請,與7月遞交的申請無關。當時影意志提交的影片已加入有關警告畫面,並標明是按電檢要求,但被指不能標明警告由「電檢處」發出。電檢方面要求刪去某些字句,這個決定則是其在《電影檢查條例》賦予的權限內的,並無違法。所以假若提請司法覆核,最後會否判定電檢當局越權,仍然難料。當然,香港的司法系統是否仍然可靠,那就是另外的問題了。

放映當日電檢處派出四名職員巡查。電檢處會派人巡查放映場地的嗎?

二十多年前,電影組有一小隊督察專門到處主動巡查戲院,由一名督察( Inspector,職級為巡察員Overseer)及數名助理督察(Assistant Inspector,職級為高級管工Senior Foreman,俗稱先科)組成,向我的前任匯報工作。千禧年前精簡架構、減省人手,改為由負責《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督察兼任巡視戲院,且是按需要才出動。我在任時,遇有市民投訴戲院容許未滿十八歲人士觀看三級片、大堂擺放未經許可的三級片宣傳等等,我便向隔鄰分部借將,要求他們在巡查報攤鹹書、影視店鹹碟時,順道巡查附近戲院。精簡架構後,我未有聽聞當年的影視處或現在的電影報刊辦會主動派員巡查戲院及放映場地,但法例上它們是有權確保放映場地及片商遵守《電影檢查條例》的規定。

這次電檢處的做法是誰的決定?

「電檢處」目前的主管,是電影報刊辦的首席娛樂事務管理主任(電影),並非首長級公務員,在該名主管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之間,還有數名中高級的首長級政務官。既然主管電檢的公務員官階不高,遇有敏感事情必然會向位居其上的政務官尋求指示。這次的決定驚動到哪一級的政務官我並不知情,但如果不是該名/該等政務官拍板放行,而是一級級呈上戰狼上身的局長邱騰華,邱騰華大概會不顧一切將《理大圍城》列為禁片的。

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