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衣》:疼痛的共同體

2020/1/21 — 18:31

畢飛宇的中篇小說《青衣》最早發表於廣州的純文學期刊《花城》2000年第三期,2002年由導演康洪雷、編劇陳枰改編成二十集電視連續劇,京劇青衣出身的徐帆飾演女主角筱燕秋。2012年導演康洪雷、編劇陳枰再把畢飛宇的長篇小說《推拿》(2008)改編成三十集電視劇,飾演金嫣的舞者王亞彬在拍攝期間重讀了《青衣》,想像小說結尾心如死灰的筱燕秋,旁若無人地從後台化妝間走進雪花紛飛的馬路邊舞邊唱,甩動兩根瀰漫悲劇性的青衣水袖,於是動念將《青衣》改編成舞劇。

2015年首演至今,世界巡演超過八十場。2016年江蘇大劇院出品製作現代京劇《青衣》,梅派青衣李亦潔飾演筱燕秋。2017年浙江衛視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裡,章子怡飾演的筱燕秋跟藍盈瑩飾演的學生春來爭戲,意識到自己二十年前唱紅的嫦娥,在學生化好妝出場亮相的那刻壽終正寢。2018年《演員的誕生》第二季改名《我就是演員》,刀馬旦出身的王曉晨飾春來,韓雪飾筱燕秋,再次搬演電視劇《青衣》,強調筱燕秋等待戲中戲《奔月》重演等了二十年,卻不敵學生春來小她二十歲的青春正茂

廣告

88年的王曉晨對戰83年的韓雪,真實年齡相差五歲卻演相差二十歲的師生,凸顯演藝圈的時間比日常生活的時間對女人更加殘酷。

從文學到電視劇、舞劇、京劇甚至綜藝的改編、搬演,筱燕秋/嫦娥就在一次次老去死去中,起死回生。

廣告

三代青衣的愛與懼

小說《青衣》的核心是飾演嫦娥的三代青衣(李雪芬、筱燕秋、春來)圍繞戲中戲《奔月》的傳承和鬥爭。追求藝術極致的女人,不只和前輩爭、學生爭,更和自己爭。《奔月》命運多舛,作為1959年共和國十週年獻禮,卻因為將軍的一句話「江山如此多嬌,我們的女青年為什麼要往月球上跑?」,雪藏二十年。

1979年,筱燕秋年方十九,擔綱A檔嫦娥,唱紅了重演的《奔月》,卻不讓前輩青衣、演B檔的李雪芬登台。在一次冰天雪地的演出後台,兩人相遇。筱燕秋諷刺李雪芬巾幗英雄式的嫦娥,李雪芬回擊筱燕秋的嫦娥是花痴喪門星狐狸精,筱燕秋一怒將開水澆在李雪芬臉上,冰天雪地下燙傷特別疼。

不瘋魔不成活,戲痴筱燕秋毀人自毀,離開戲台二十年到戲校任教。等待二十年終於有了重新登台的機會,筱燕秋看著太陽底下自己的影子,竟分不清身影虛實,覺得臃腫肥胖的影子才是真實,而真實的身體只是影子的附屬,決定瘋狂減肥,和自己鬥爭。

筱燕秋在學生春來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愛戲成痴讓她欣慰後繼有人,但又妒忌恐懼被學生取代、失去舞台。手把手教學生,愛與懼糾纏中,忍不住緊緊摟抱春來、撫摸春來,嚇壞了學生。春來演A檔嫦娥,筱燕秋演B檔,師生同台原是美事一樁,但筱燕秋一往天上飛就拒絕回到人間,和學生爭當嫦娥。筱燕秋深信自己才是嫦娥,戲比天大,她對藝術貪婪,為了藝術寂寞、悔恨、高處不勝寒。

疼與美的天上人間

舞劇《青衣》從小說提煉出筱燕秋、學生春來、丈夫面瓜三位主要角色,削弱了出資讓《奔月》重演的戲迷煙廠老闆,突出丈夫面瓜憨厚老實的一面。交通警察面瓜是個過日子的男人,婚前筱燕秋走路跌倒受傷,疼的是面瓜,凡夫俗子的溫暖融化了最落魄的青衣,於是跌落凡間的筱燕秋抓住了面瓜這艘獨木舟,兩人結婚。

筱燕秋一心追求極致境界,在藝術的昇華忘我與生活的庸俗殘酷中,選擇將力氣生命全留給戲台。悲劇的是,嫦娥在新一代的春來身上重生之際,也是上一代的筱燕秋停止悔恨、壽終正寢之時。小說結尾筱燕秋一身單薄戲服走出劇院,走入白茫茫一片,路燈便是舞台燈光,她旁若無人地邊舞邊唱,圍觀的人發現筱燕秋的褲管裡,血一滴滴落在雪地上,滴成一個個黑窟窿。筱燕秋痛徹心扉的疼,在觀者眼裡化為迴光返照式的、意象純粹強烈的美。

舞劇《青衣》透過師生和夫妻關係,戲中戲、日常生活和潛意識三層面,形塑藝術家與觀眾成為疼痛的共同體:當筱燕秋失去舞台貶入凡間,卻因此走進天地白茫茫一片更大的舞台;眾生看到她的美,感受到她的痛,痛與美的極致糾纏,即是天上人間的共情體驗。

香港舞蹈團大型舞劇《青衣》

日期:2020年2月7至8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購票詳情請見網站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