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梨泰院 Class》說的不是復仇,而是重新定下成功意義

2020/3/21 — 16:2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即將迎來大結局的 JTBC 熱播金土劇《梨泰院 Class》,故事中的男主角朴世路(朴敘俊 飾)在校內打倒了,經常對別的學生施暴的飲食界大企業「長家集團」二世祖張根原(安普賢 飾)後,被勒令退學。後來,他因為毆打把父親車死的張根源,被迫含冤入獄。 出獄後,他在梨泰院開了一家小型食店「甜栗」,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對殺死父親「長家集團」老闆一家的報復。

《梨泰院 Class》呈現出的是典型大衛和歌利亞的格局,表面上看是談從商做生意和復仇,但如果能更細心嘴嚼劇中朴世路的說話,不難發現這套劇集,其實背後暗藏更深入反思「何謂在社會上取得成功」的問題。而正因如此,它能夠在青年人圈子掀起一定熱議。

由劉在明飾演的「長家集團」會長張大熙,正好就是當代(或是上一輩)社會所謂的成功的典型模範。白手起家、一手一腳從窮光蛋起,憑著雙手咬緊牙關地闖過無比挑戰,最終以「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市場金科玉律,戰勝所有對手,建立自己的品牌王國。因而,在他的眼中,世界只有實際的利益,沒有人情可言。而無論任何東西都是金錢掛帥,只要有錢,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廣告

成功究竟只有實際,還是有其他意義?《梨泰院 Class》劇中多次談到「意義」一詞,說的不是銅臭味的金錢,亦不是只是指向金錢的實利,而是把人的面向重新發掘出來的人的實利。

朴世路對「意義」一詞尤其敏感,這也許從父親(孫賢周 飾)的身上領會。朴世路只有初中畢業,有前科的人,含恨地失去了父親,但父親的死,卻使他領會了堅強的第一層意義。他曾經說過:「這是爸爸以命留下的金錢,它不只是錢,而是有更深入的意義……」朴世路拿著爸爸因被車撞死遺下的保險金,本來可以無本生利地直接開店創業,但他並沒有這樣做。

廣告

反過來,他知道這筆錢的「意義」所在,所以花了獄中多年時間,細閱營商學,了解「長家集團」,並把錢投資在「長家」的股票上,最終使他拿到足夠資金,七年後開了「甜栗」,成功把爸爸以性命換來的東西,一下子提升了它的「意義」。

朴世路堅持的另一種「意義」,不是單純地要為父親之死,向「長家」報復而已。如是這樣,他大可在知道會長張大熙患癌消息後,大肆宣揚,把他踢走會長一職,並宣佈戰勝「長家」,泄憤地告終。朴世路未有這樣,顯然是他的目標不單是復仇,而是更要讓張大熙明白,他的營商哲學是錯誤的。自己堅持的善良之心而重視人的價值經營學,才是真正「成功」的定義。

在不合理的現實社會中,我們或許曾經猶豫過,接受卑躬屈膝,縱容不當的人或事,向他的妥協。但朴世路厲害之處,在於他能夠縱使在容易墮落的監獄裡,仍能堅守信念,更把不動搖的信念付諸行動。後來,他離開監獄,亦視「甜栗」的每一位員工都是「友伴」,而不是一般的賺錢機器。

就如馬賢利雖然曾經煮不出食店期望的水準,但朴世路不但未有開除她,並且重建她的信心。後來,馬賢利變性人的身份被公開,朴世路頃刻的反應是安慰她,並代她出賽。反之,張大熙卻為了保著「長家」會長一位,只顧眼前實際利益,連兒子的親情也不顧。此起彼落,這亦正是朴世路當年不肯向張大熙下跪的原因。

「既貧窮又學歷低的罪犯,就不能工作?起初就認定不會成功,那還能做什麼?當然要先做了再算……」朴世路就是那種人,相信自己的「成功」價值,不斷追求,不甘輕易言敗。

「我要的是……自由。我希望能替我的話和行動賦予力量,不讓任何人招惹我和我的人,我不想被任何不當的人或事擺佈,我想過著能理所當然地,主導自己的人生,不必為信念而付出代價的生活……」這就是朴世路將苦夜變成甜夜的方式,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一種將壓抑變為自由的方式,這些都是源於他對高貴的「意義」的內心反省。

參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