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心理學】許冠傑網上演唱會是否老土?

2020/4/15 — 21:56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一場疫症下的網上演唱會,有彈有讚,但同時也引發了一場熱烈討論。幾代人認為演唱會很好,也有幾代人認為無法共鳴。結果不歡而散。

其實,這個不是世代問題,而是音樂心理學問題,每一個世代都會發生。音樂界在這方面曾經有不少研究,更透過音樂串流平台的大數據獲得科學結果。

我們其實於 30 歲左右,便不會再接受新歌,而最能接受新歌的時候是 24 歲左右 [1]。我們愛聽舊歌並不是因為那首舊歌特別好,而是我們第一次聽這些舊歌時,正是大部份人最美好的時光,例如在校園和大學的時光 [2]。結果每次我們再聽這些舊歌時,大腦因跟音樂連繫的影像,使我們感到開心 [3]。任何在 30 歲後才聽到的新音樂,都不能帶給這種感覺。

廣告

60-70 年代成長的一代,便是聽著許冠傑長大。80-90 年代成長的已經是聽著四大天王成長的一群,聽到許冠傑已經沒有多大感覺,只是不太想開口批評。00-10 年代成長的更不知道誰是許冠傑,他們會問為何不是姜濤開演唱會。以他們喜愛的 10 年代後風格,許冠傑肯定是老土。

但當 60-70 年代成長的一代聽到批評後,便會有很大的反應,這便是音樂心理學作怪。批評許冠傑,便是攻擊和否定他們的美好時光,那他們怎會不跟年青人罵戰呢?

廣告

其實,60-70 年代成長的一代可能都曾經想說 40-50 年代的一代喜歡看粵話長片和其歌曲是老土,只是當時社會的風氣不太容許挑戰權威和長輩。但 00 年代成長的本身視挑戰權威為日常事。當然,90-00 年代成長的也要準備接受 10 年代成長那一群指他們是老土。

 

延伸閱讀:
[1] The songs that blind
[2] Music, emotion, and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They’re playing your song
[3] Intensely pleasurable responses to music correlate with activity in brain regions implicated in reward and emotion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