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榮光歸香港》的戲劇結構與修辭

2019/9/16 — 18:19

管弦樂版《願榮光歸香港》片段截圖

管弦樂版《願榮光歸香港》片段截圖

有人說,《願榮光歸香港》是抗爭歌曲,應該以其歷史意義評價,不應以文學角度、或是流行曲歌詞角度評價。可是,即使以文學、流行曲填詞角度,《願榮光歸香港》也是一闋佳作。

結構:

與寫劇本一樣,最優秀的歌詞有「起、承、轉、合」(exposition、rising action、climax、denouement)結構,構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而《願榮光歸香港》,正正擁有完整的「起承轉合」結構,唱出香港人面對強權、爭取自由的篇章。

廣告

第一段(A1 段正歌),先寫香港人的「流淚」、「憤恨」,開始拒絕「默沉」,盼望自由,是故事的開首,屬於「起」。有論者認為首段寫得悲觀沮喪,卻不知這段僅屬於緣啟(exposition),只需要介紹背景,這些論者實在是不懂寫歌詞「起承轉合」的結構。

第二段(A2 段正歌),寫港人拒絕默沉之後,縱然恐懼、卻從未退後,承接了首段港人共同的感覺,卻在意念、氣勢上開始上升,「恐懼」、「未退後」、「血在流」、「邁進聲」,描寫爭取自由過程中遇上的「衝突」,屬於劇本結構中的「承」,或「情節提升」(Rising action)。

廣告

第三段(B 段副歌),由寂靜「徬徨午夜」,突轉到響亮昂的「號角聲」,無論是旋律、歌詞,或是聲量強弱,均構成重大的轉變,隨後一輪密集而急勁的音符,

氣勢逼人,屬於戲劇結構之「轉」,或是西方戲劇理論之「高潮」(climax)。在此高潮之中,開始透過「齊集這裡、全力抗對」解決戲劇衝突。

最後一段(A3 段正歌),音階上以高八度處理,「黎、明、來到」一個三連音,把高潮部份的午夜,帶到結尾部份的黎明,嵌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象徵香港人走出黑暗,成功光復香港、邁向光明。這段有如戲劇「起承轉合」中的「合」,或是結尾部分(denouement),解決戲劇衝突,並且展望未來,「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所謂「祈求」,不是指民主與自由是祈求得來,而是祈求兩者萬世長存不朽。正如歌曲前幾段所述,自由是建立、捍衛得來。

全篇歌詞以「自由」一詞貫穿,層層遞進,由「盼自由」到「建自由」,再到「捍自由」直到「自由萬世不朽」,由一開始的盼望,到主動建立,再到聯手捍衛歲所建立的自由,最後展望未來萬世自由依然不朽。不但令歌詞有故事感,更有由古至今到未來的歷史感、時空感。

修辭手法:

歌詞採用反復修辭手法,不斷以「何以」為首,幾句並列的問題構成排比問句,增加唱起來時的氣勢,提升了音樂感和節奏感。《孟子》亦常有排比問句的寫法。

反復提出詰問,亦有不斷向天詰問的悲壯感。手法類似屈原《天問》,是詩歌、歌詞的常見手法。另外,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 Bob Dylan 歌詞《Blowing in the Wind》,都係不斷以「how many」作為開首,反復提出詰問。

《願榮光歸香港》中一連串的問題,亦正好寫出香港人心中共同的疑問。香港是從何時變成一個警察城市?每天出外也要擔心被黑社會、警察施暴?上網留言也要擔驚受怕,怕被篤灰?香港人何時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相信港人心中也有著一堆問號,這也是歌曲迅速得到大眾共鳴和認可的原因。

沙石:

稍稍可以挑剔的是,歌曲韻腳未見完整,一般歌詞屬於韻文,每兩句每兩句押韻,或是逢雙數句押韻,則會令歌詞更加完美。現時歌詞很多時全段押韻,在最後一句突然轉韻,唱起來有點突兀。

另一可挑剔之處,很多詞語為了遷就合音,採用了倒裝語法,不是香港人日常會用到的說法,譬如「榮光、抗對、默沉」。雖然「榮光」等詞,在古藉亦找到出處,但始終不是香港人慣用,略嫌不夠完美。

可是,這些沙石可謂瑕不掩瑜,香港人更着重的是歌詞和旋律帶來的共鳴。

正如很多具歷史意義的歌曲一樣,都是有著沙石,不夠完美。如今歌曲在香港遍地開花,深入民心,證明他已在香港歷史佔據一席位,即使日後不能成為國歌,也必定是香港歷史的重要一部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