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花雪月⁠

2021/1/4 — 13:00

Matisse 畫於 1910 年的《Dance》(/La Danse)。

Matisse 畫於 1910 年的《Dance》(/La Danse)。

首先祝大家 2021 新年快樂!以前一到新年就會設下無數目標,人大了發現 new year resolution 對我這種人毫無用處。新年只是藉口,真正想做到的事情在年中循序漸進的做就好。⁠⠀

然而循序漸進也不易。因學業繁重,自九月開學就非常忙碌。雖然從沒輕視藝術歷史的碩士課程,不過離開大學已經六年,讀的又是沒有根基的科目,加上功課比 bachelor 時期更需自主,未掌握到節奏和策略之餘,亦要應付 freelance 的工作維生,所以失去了時間思考和閒情逸致去寫字。這證明寫字是奢侈的喜好習慣,需要極力維持。第二學期將在一月中開始,有了前三個月經驗,今年會兼顧得更好。感謝讀者變同學再變戰友的支持。⁠⠀

如果獲批的話,論文打算寫 19-20 世紀法國現代藝術(Modern Art)家 Henri Matisse 的創作與焦慮症。Matisse 的畫總是給人風花雪月之感,顏色強烈大膽豐富飽和,畫唱歌跳舞畫南法畫裸女畫金魚,主題風情萬種,作品風格極適合作裝飾用,very aesthetically pleasing。然而再翻查傳記和學術文章,原來他是個經常焦慮的人。我想研究焦慮與創意的關聯,了解焦慮對 Matisse 的畫作風格之影響,再深入分析 Matisse 整體的創作哲學。⁠⠀

廣告

可能因 Matisse 的作品過分美觀,有時畫作風格亦看似如孩童亂畫般幼齒,往往被人視為缺乏深度,故在 Matisse 死後五十年才有學者(Hilary Spurling)為他出版第一本傳記。比起 Matisse,同期的 Picasso(畢加索) 總是搶盡風頭,受後世追捧,成為西方藝術一個大名。但其實 Matisse 與 Picasso 亦師亦友,Picasso 那受到非洲藝術文化影響的畫風,實質乃受 Matisse 啟發。難道讓人賞心悅目的事必然欠缺深度嗎?我就用下半年挖掘一下 Matisse 到底有幾深。⁠⠀

越翻閱文獻,越喜歡 Matisse 的哲學。他經歷了兩次大戰,對抗過兩個嚴重疾病,嘗過人生的苦,七、八十歲仍然堅持創作,產量豐富,所以其作品給人的能量氣魄絕不兒戲。 Matisse 本人有句名言,他認為藝術必須像躺椅(armchair)一樣,人看著就覺得舒服。他主張而藝術品必須保持純粹(purity)、達至整體和諧(harmonious in entirety),讓人心境平和(serenity),在日常生活(rooted in everyday life)裡得到精神上的提升(elevation of the spirit above and beyond)*。 對我而言,他的畫具心靈慰藉之作用,看著看著,能某程度上連結靈性(spirituality),絕對有研究價值。Matisse 的風花雪月、感官盛宴,正是現代人最需要的良物。⁠⠀

廣告

藝術的療癒價值絕對不容小覷,尤其對覺得「藝術我識條鐵」的普羅大眾,對藝術首個切入點更多是其治癒心靈的效果。所謂藝術能陶冶性情,也許正是此意。所以我很想搞清楚,為何我久久未能忘懷在 Musee d'Orsay 看過的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畫作。每個人會對不同藝術品產生連結,了解作品,了解原因等於了解自己,是有趣的過程。⁠⠀

這三個月有懷疑時會問自己,為何要讀歷史,更是藝術歷史?讀了個學期暫時的答案是,藝術歷史其實在講各種文明、文化和社會的歷史。該要如何生活?前人其實充滿智慧結晶,等待後人發掘。⁠⠀

2020 年過去了,雖然客觀環境看似每況愈下,但個人生活的質素其實大部分靠主觀角度去傳譯。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面對 2021 年?直覺告訴我,在 Matisse 身上會找到滿意的答案。新一年,希望疫情快點過去,讀者朋友們健康快樂。最後,2021 年我還是訂了一個目標,就是讀書之餘 Leftin 保持到定期出文。Patreon 亦會定期更新,好快同大家 update。⁠⠀

P.S. *有興趣可讀讀 Jack D Flam 的《Matisse on art》(1995)。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