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需要重拾像姜濤那樣的志氣

2021/4/20 — 17:10

圖片來源:姜濤 facebook 圖片

圖片來源:姜濤 facebook 圖片

經過這幾年的醞釀,香港樂壇終於在今年正式完成「改朝換代」。由年頭的「叱咤」,一眾年輕偶像、唱作人的正式上位,到最近的Chill Club頒獎禮,引起全城關注……中間還有陳奕迅的「新疆棉事件」,令他失去了很多香港樂迷的支持、令很多香港樂迷對他不再有習慣性的「音樂依靠」,且標誌著這位從千禧年年代至今(大台仍然覺得千禧年並不久遠)的樂壇支柱之崩塌,如一代神話的破滅。

ViuTV的出現,確實為樂壇提供了「變革」的動力,他們一手捧紅的MIRROR,讓更多人可以對本土音樂能持續關注——這就是所謂的將音樂工業這塊餅先做大,而當整個工業足夠大的時候,才會有更多資源投放給其他不同類型的音樂人。當然,ViuTV現階段也不只顧著做大塊餅,他們亦使一些較獨立的唱作歌手有不少亮相的機會,像很有性格的Serrini,連「叱咤」都不會像ViuTV那樣熱捧她。

有性格、貼地、具一定的創作能力,並利用好社交媒體、YouTube等,將這些優勢得以更好地包裝、推廣,或可以打破被大公司的「主宰」、壓制(即使簽了大型的唱片公司,也因自己的個性突出,能獲得一定的主導權)。完成「改朝換代」的這班音樂人,很多還有意地在建構「香港」的意識形態(連最當紅的MIRROR成員,亦有在做),且通過這意識形態,構成了音樂人相互之間、或與樂迷、或與更多原本的非樂迷(所謂「街客」)的聯繫。這與已「奶共」的楊千嬅、容祖兒、或周柏豪等現在已經以大陸為最主要市場的歌手不同,他們有些已下定決心(像被大陸封殺的Serrini),亦有些可能是暫時性地,會以香港市場作為一個中心點。

廣告

香港的華人流行音樂之都地位,已失落太久,近十多年,歌手的北上發展,並未能真正推廣到廣東歌,反而被大陸反向「蠶食」,像當年被香港樂迷寄予厚望的鄧紫棋等,已經徹底變為了大陸歌手(不止流行音樂,香港的電影業也一樣,林超賢等過往具潛力的導演,其香港的作者導演身份,幾乎被「一個全能的民族國家所淨化和解決」)。然而,這班「改朝換代」的音樂人,雖以香港市場為中心點,但當這個「餅」夠大、受眾夠多、且他們具有一定的創作、演唱和「舞」藝實力的時候,或能夠吸引到海外的注意,有向四周「輻射」開去的可能性出現。

Chill Club的頒獎禮,最令我感觸的一個地方是,姜濤說到了「我哋呢班後生仔或者香港歌手,一定會再次變成亞洲第一」!現實縱然離目標依然非常遙遠,但我竟然從中看到了那個被很多人早認定「快死」、「已死」的香港樂壇,能再創輝煌前的曙光!香港目前被「一國」的框架壓迫得難喘氣,可逆境中,香港人更要認真地打好這副爛牌、不斷提昇自己的實力、並要重拾像說出這番話時的姜濤,那樣的志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