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味道 X 機械情結 — 葉偉青訪問記

2021/1/21 — 16:52

2011年Felix把喬靖夫的武俠小說《武道狂之詩》,改編成長編漫畫,後來作品更獲得「金龍獎」。

2011年Felix把喬靖夫的武俠小說《武道狂之詩》,改編成長編漫畫,後來作品更獲得「金龍獎」。

【文:范永聰(小毛) 圖:香港電台】

貴為當世動漫文化頂級強國,日本在接近半個世紀以前,成功研發出一條無敵動漫產業方程式,學者美名為「ACG」。A是指Animation、C是指Comics、G則是Games;這三者結合起來——中文統稱之曰「動漫遊」,令包括筆者在內的無數香港人,甘願無條件並持續地奉上辛苦賺來的血汗錢。

有幸因拍攝節目而了解葉偉青,訪問他轉換創作軌道的歷程,如何以其獨特的ACG工作經驗,助他在漫畫路上走得更遠。

有幸因拍攝節目而了解葉偉青,訪問他轉換創作軌道的歷程,如何以其獨特的ACG工作經驗,助他在漫畫路上走得更遠。

廣告

「ACG」三者固然關係密切,但在創作性質上卻有重大差別。即使行外人也應該清楚明白,繪畫漫畫是一回事;創作動畫是另一回事;開發電子遊戲是第三回事。然而這「三件事」結合起來,卻成就了我們這次訪問的主角——Felix葉偉青。

廣告

在芸芸近年嶄露頭角的本地漫畫家之中,像青哥般與「ACG」有著如此緊密聯繫的,確實甚少。早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主修插畫;從事設計工作多年後,青哥轉職電腦遊戲公司,負責美術指導工作。後來又曾在動畫工作室擔任創作總監,參與創作不少電視動畫,如《時空冒險記》及《Father of the Pride》;以至著名動畫電影《阿童木》及《忍者龜》等。約十年前,青哥主編著名小說作家喬靖夫名作《武道狂之詩》漫畫版,廣受讀者歡迎,更獲得「金龍獎」,由是聲名鵲起。

正式訪問青哥之前,必須做些準備工夫。十年前《武道狂之詩》掀起風潮,筆者當時非常無知,竟然輕輕錯過。反倒是青哥近兩年大受歡迎的名作《香港重機》,讓我可以深入認識這位擁有獨特豪邁奔放畫風的香港漫畫家。接觸《香港重機》其實也事出偶然,由於筆者參與《香港故事:我們的漫畫家─司徒劍僑》一集的訪問與拍攝工作,因而有幸認識神作《九龍城寨》小說原作者余兒;而《香港重機》正是余兒與青哥的合作作品,筆者由是於余兒的工作室內邂逅《香港重機》。一看之下,十分喜歡!立即愛上!書內的「重機」固然非常吸引;但那極為濃烈的「香港味道」,卻是這部作品成功的關鍵所在。

筆者於余兒的工作室內邂逅《香港重機》。一看之下,十分喜歡!立即愛上!書內的「重機」固然非常吸引;但那極為濃烈的「香港味道」,卻是這部作品成功的關鍵所在。

筆者於余兒的工作室內邂逅《香港重機》。一看之下,十分喜歡!立即愛上!書內的「重機」固然非常吸引;但那極為濃烈的「香港味道」,卻是這部作品成功的關鍵所在。

青哥的年紀,大概與筆者相差不遠;筆者大膽高攀,我們都是同屬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男生。我們成長的年代,日本動漫文化在香港極受歡迎,《鐵甲萬能俠》、《三一萬能俠》、《超時空要塞》、《機動戰士高達》,以至《大鐵人17號》等「日系機械人」,都是香港男生的至愛。日本藉著對國外「輸出」以機械人為主題的動漫文化產物,成就一種嶄新產業模式。毫不誇張,相信我們那一代香港男生,體內都流著日本動漫文化的血液,對「超合金」與模型有著與生俱來的原始嚮往。然而,青哥的境界就是遠高於筆者。筆者只能一直欣賞並無止境地對日本動漫文化產物作出消費行為;青哥卻勇於嘗試發問一個相信所有熱愛「日系機械人」的香港男生都曾自問的問題:「為甚麼日本藉著致力發展動漫文化及其周邊商品,就能成就一個龐大的動漫文化產業,香港卻不能?」青哥身體力行嘗試找尋答案,相信這就是《香港重機》的由來。

舊香港的美好回憶,經過Felix的筆下,把懷舊情懷轉化為新奇有趣的奇思妙想,以藝術靈魂重新賦予他們新生命。

舊香港的美好回憶,經過Felix的筆下,把懷舊情懷轉化為新奇有趣的奇思妙想,以藝術靈魂重新賦予他們新生命。

不過,繪畫機械人卻始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縱然筆者深信青哥過往長年累月於設計、動畫、電玩、漫畫等各個專業領域工作,創作經驗極為豐富;繪畫技巧仍是漫畫創作重中之重。青哥曾經在一個訪問中被問到,那一種繪畫技巧對於創造一個神似而別具型格的機械人至為關鍵?青哥表示,要畫好一個機械人,當然要對一般機械具備基本認識,這方面可以透過多砌模型加以鍛鍊。同時,老生常談的說,多觀察、多繪畫、多想像也是不二法門;但最重要是有「愛」。

要畫好畫,多觀察、多繪畫、多想像,是不二法門,但最重要是有「愛」。Felix 的作品《香港重機》內所展現的「香港味道」部分,有著「愛香港」的濃烈情感。

要畫好畫,多觀察、多繪畫、多想像,是不二法門,但最重要是有「愛」。Felix 的作品《香港重機》內所展現的「香港味道」部分,有著「愛香港」的濃烈情感。

這個「愛」字,實在可圈可點。《香港重機》的成功,固然與「一堆重機」有關,它們是外在的、器物的、機械的,屬於組成漫畫作品的最重要「外觀」部分,青哥成功地把它們設計得極為吸引,讓讀者們一看便愛不釋手。不過,或許《香港重機》內所展現的「香港味道」部分,更為關鍵。這部分是內在的、精神的、附帶著「愛香港」的濃烈情感。當看到「富X雪糕車」變身機械人時,自小已經憧憬非常的雪糕車音樂自然於耳邊如幻聽般響起;看到「人X搬屋」貨車機械人時,您們會否像筆者一樣,腦海突然浮現N年前經常可於電視機聽到的「人X搬屋」廣告對白?當看到久違了的缺冷氣「熱狗X巴」和現今仍可隨處於街道上看到的「紅Van」與「綠Van」,竟能隨時隨地變身成為機械人,讀者們看到的是濃烈的「香港情懷」。《香港重機》不單只是一部試圖追尋「香港本土製造」的機械人漫畫作品,它緊密連繫著漫畫家與廣大讀者,讓大家一起透過作品內容,追尋建構「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集體回憶與共同情感。正是因為存在這種「愛」,《香港重機》才會廣受香港人歡迎。青哥巧妙地把機械文明與香港精神高度結合,他已成功開發一種類近日本「ACG」的產業程式;我們也似乎隱然看到我們熱愛的港漫的未來。

舊式電視機、火水爐、石油氣罐、安全島燈箱、扭蛋機……全部都變身機械人!Felix謂,想畫好一個機械人,對一般機械具備基本認識,多砌模型加以鍛鍊絕對有幫助。

舊式電視機、火水爐、石油氣罐、安全島燈箱、扭蛋機……全部都變身機械人!Felix謂,想畫好一個機械人,對一般機械具備基本認識,多砌模型加以鍛鍊絕對有幫助。

有一個故事,非常有趣,值得在本文最後部分分享。筆者在搜尋關於青哥的資料時,看到一個訪問。青哥在訪問中提及他唸幼稚園時,有一次老師要求全班同學每人繪畫一隻小白兔。青哥最後沒有繪畫小白兔,反而畫出了一個王小虎(經典港漫《龍虎門》的男主角),結果青哥慘遭老師責罵。老師當然不明白為何小小年紀的青哥會畫出王小虎來;相信沒有閱讀港漫的朋友們也不會明白。筆者自問,換了是我,雖然自知畫技九流,相信最終也大有可能畫出一個王小虎來。箇中原因,跟青哥與我同屬一代;或一直深愛港漫的朋友們,肯定心中有數。筆者相信,這一集《我們的漫畫家》,大家看到的應該不只是一個訪問漫畫家的電視節目,那將會是一代香港男生成長的全記錄。

作者簡介: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高級講師范永聰博士是資深漫畫迷,自小已經與港漫連環圖為伴,曾著有《我們都是看港漫長大的》一書,內容詳述多本香港經典漫畫著作。另外,范博士亦有從歷史角度研究數十年港漫歷史。他亦是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五夜講場—歷史係咁話》的主持人。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我們的漫畫家》星期六晚上9時5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47

另外,香港電台網站e-learning《純粹繪作》亦設有節目特備網頁,為每集追加各漫畫家的訪問內容。

https://app4.rthk.hk/elearning/hkillustrators/comic_list.ph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