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國際文學節很好,關注所有世界政治議題,只有一個不提

2020/10/8 — 18:15

剛收到「香港國際文學節」新聞稿,活動以「此刻緊湊,展望完美」為題,涵蓋 75 項活動,嘉賓陣容包括 120 多位本地及國際作家。好威,真係好威。

更威的是國際文學節似乎一點都不離地,非常關注世界政治議題。據新聞稿說,文學節「透過小說和記實文學形式探討了世界如何應對健康、不平等和氣候變化等問題,以及人類和地球未來的前境」。主辦方邀請《大西洋》編輯 David Frum 分析大選後美國當下的政治形勢,又請《華爾街日報》記者 Bob Davis 和 Lingling Wei 審視中美貿易戰雙方立場。此外還有討論小組,談「香港應關注哪些種族議題」,以及「對千禧一代華人的描繪」。更有美國政治哲學家和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 Michael J. Sandel 以全新角度剖析全球化和日漸嚴重的不平等問題。

總之睇落就係非常之貼地和關心社會。

廣告

可是阿叔記得,以前大學上堂老師教我﹕「讀新聞稿,看『沒寫甚麼』比起看『寫了甚麼』,更能讀出些甚麼。」這麼多世界關注的議題,唯獨欠了甚麼?就算不是香港人,就算從一個西方人的角度看,都會看得出,欠了香港抗爭。作為「香港」國際文學節,唯一一個表明同香港有關的議題是一個小組討論,講「香港應關注哪些種族議題」。我不知道它想說甚麼,但斷估應該也不是講香港民族論吧。

當然阿叔知道,不講香港抗爭,很可能不是因為他們不想講,而是因為國安法,要避呢樣嗰樣。可是你叫得自己做「香港國際文學節」,第一,「香港」,你避得乜嘢?第二,「國際」,現在全球圍中,何必向極權屈服?第三,「文學」,我以為做文學的人面對言論審查,應該更有骨氣。

廣告

好吧也許我不應該批評「香港國際文學節」,也許他們也是時代的受害者。可是睇到呢份新聞稿,我不能當睇唔到,我要告訴讀者,香港現在就是處於一個這樣的時代﹕可以關心他方的苦難,自己的卻隻字不能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