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三俠》梅艷芳

香港女俠梅艷芳:《東方三俠》的異托邦

【文/吳子瑜】

10 月 10 日,是梅艷芳 58 歲冥壽。細數梅艷芳在電影世界留下的光影,可以說是演盡了千姿百態的女性面貌,無論是溫柔婉弱、剛強硬朗還是風趣幽默都可以在梅艷芳的角色中找到。而除了廣被討論的《胭脂扣》,她在《東方三俠》及《現代豪俠傳》中飾演的女俠亦是層次非常豐富的人物,電影建構的「異托邦」亦反映當時香港對未來的不安焦慮。

梅艷芳從新秀歌唱大賽踏入明星旅途,自幼便在台上獻唱,對於舞台表演有著無比自信。可是,香港的娛樂文化從來都要歌影視配合,既然能唱,也要能演,不是專業演員出身的梅艷芳,拍戲前的表演經驗便已見盡人生百態,對於揣摩電影中各種平凡或非比尋常的角色,都能演得扣人心弦。

梅艷芳出身基層,自然明白生存的難度,倘若遇見受苦的人亦絕不袖手旁觀。作為歌手,梅艷芳創造了多變而屢有突破的形象和曲風,又承擔起扶持後輩的責任,被視為樂壇榜樣。作為公眾人物,她成立了慈善基金會,在別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作為演員,梅艷芳在男性當道的電影世界之中鶴立雞群,於英雄片或武俠片中不讓男性專美,演出專屬梅艷芳獨有的女俠角色,拯救電影中那些活在危難的百姓。

《東方三俠》梅艷芳

超現實的香港電影

香港電影在八、九十年代時,曾經興起過一些超現實題材的電影,例如《92 黑玫瑰對黑玫瑰》、《91 神鵰俠侶》或《東方三俠》。杜琪峰執導的《東方三俠》及續集《現代豪俠傳》都是同樣以虛構世界為背景的科幻武俠片,描述了由梅艷芳飾演的女飛俠冬冬拯救萬民的英雄故事。

兩套電影的主要場景都彷似參考了中國三十年代的建築風格,但電影中又不時出現一些現代世界的先進科技如電腦、電視機或錄音機,使電影的時空混淆不清,成為抽離現實世界的虛構空間。同時,此空間在兩集電影中都面對著不同的危難,前作有清朝遺臣擄掠嬰孩,希望復辟帝制,弄得四處人心惶惶,續集又有野心家操控水源和群眾,使城市動亂不停。由兩集電影建構而成的虛構空間讓人感覺危機四伏,百姓的生命隨時危在旦夕,城市應有的「安全穩定」從來都沒有在此虛構空間出現,甚有「異托邦」(Heterotopias)的意味。

相對於「安穩」的城市,電影的「異托邦」明顯躁動不安,可幸仍有女飛俠在百姓遇險之時出手相助,成為英雄。在這「異托邦」中,男性往往是衝動、貪婪、自大,就算冬冬的丈夫劉啟文(劉松仁飾)是警隊精英,都依然要壓抑冬冬拯救百姓的熱心,甚至在兩集電影都因為自視過高而闖禍。然而,對比丈夫的英勇行為,冬冬的義舉更顯得深思慎密且深得民心。

《女人心》的剛與柔

電影每每在女飛俠出場的時候,都會有仰視的鏡頭呈現她的威風,而且會有百姓大叫歡迎女飛俠的出現,可見女飛俠在百姓心目中的位置。再者,女飛俠得知嬰孩失救後,她在主題曲《女人心》的歌詞映襯下哭紅了雙眼,透露了女飛俠的剛強外表下,仍有感性溫柔的一面。當這「異托邦」城市充斥了無力感、悲觀和絕望時,傳統主流英雄的強悍和力量可能未必再讓人盼望,反而女飛俠的溫柔和感性更使百姓感到安全可靠。

縱使,女飛俠在百姓面前都是一貫的威風凜凜,但當她脫去了裝扮的面具後,她也只是一個普通人,「異托邦」的英雄絕不是超然的存在。冬冬在電影中並非天賦異稟,她也是在師傅的跟前努力修練,在危難之中憑著自己的力量走出重圍,從來都沒有高高在尚的睥睨別人。在《現代豪俠傳》中,冬冬曾經給野心家困在天牢,身陷囹圄的她就算筋疲力竭仍然意志頑強,重新打造女飛俠面罩,找回昔日女飛俠的身份和力量。一介草民憑著自己不屈不撓的態度,將自己拯救,還將自己擁有的力量奉獻別人,從不求名望和回報,甚有俠客的風采。

兩集電影到結局,冬冬都決定回到家庭不問世事,前作是冬冬小鳥依人的傍在丈夫身邊,續集就是冬冬與女兒冬晴在人群之中離去,兩集結尾的背景歌曲還是主題曲《莫問一生》。《莫問一生》本身有著激昂的鼓樂,搭著梅艷芳豪邁的歌聲,無不是為了呈現俠客豪爽的感覺,可是襯了林夕粗中有細的歌詞,就讓人感覺到了電影中冬冬那剛柔兼重的女英雄特色。

香港人對未來的迷惘

歌詞中提到「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人和人和人之間/滄桑裏自有浪漫/日復夜復日之間/崎嶇夾雜了夢幻」,都可見歌詞呈現了女飛俠在威風之中,仍然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那是「浪漫」和「夢幻」的事。所以,雖然兩集電影的結局,冬冬始於都是回到了傳統女性的位置,似是有看輕了女性強悍的一面,但是在《莫問一生》的襯托之下,冬冬的結局其實就如俠客退隱一樣,盡顯冬冬既有能力平定世界大事,又有能力甘於平淡的兩面特性。

梅艷芳飾演的冬冬在電影中既剛且柔,出身平凡,又能同時保護家庭及城市,並在「異托邦」大顯身手,無不是現實中梅艷芳的寫照。將以上的理解套回到香港八、九十年代的社會背景加以解讀,香港電影那些特色的虛構空間,其實都是充滿了當時香港人對未來的迷惘和疑惑,而在此一時期,能夠在電影的「異托邦」看到梅艷芳扮演的女英雄,將危難中的百姓救出苦海,而且不問回報,實在是城市變遷之時的人性榜樣。縱然生命未必如烏托邦美滿,但活在「異托邦」仍然可以如冬冬般熱心和努力,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得最好,然後推己及人,互相挾持,以女飛俠為榜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