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推理作家 台灣獲大獎 陳浩基:寫作是場賭博

2015/2/11 — 18:12

陳浩基

陳浩基

按:台北國際書展今日開幕,香港作家陳浩基的作品《13.67》取得今年書展大獎(小說類大獎)。《立場新聞》早前專訪陳浩基,談談香港人寫作在台灣的故事。

台灣藝文氣息濃厚,廣為港人羨慕。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作家,在台灣奪得文學獎項,陳浩基直言感到「覺得自己料子不夠,有點不好意思。」

六、七年前才正式出道,一直書寫流行小說的陳浩基坦言,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傾向文學性,「之前也有香港人獲提名,例如西西和董啟章,兩位都是文壇前輩,但都沒有獲獎。」在這樣的背景下獲獎,叫他更感意外,「不應該是流行小說得獎吧?」

廣告

「流行文學是以娛樂性為先,之後再探討社會性的意義。」他解釋得獎作品《13.67》雖然有香港歷史作為背景,但即使換成其他場景,故事性依然吸引。書展大獎評審選擇了這部作品,同期獲獎的有台灣作家駱以軍,他認為可說是台灣文壇無分純文學與流行文學的例子。

寫作地球村

廣告

陳浩基形容香港人奪得台灣的文學獎並不特別,正如香港電影獲台灣金馬獎、台灣人取得奧斯卡。「這個世代,國界的概念已經不同。」他說,互聯網普及之後,現在大家追求的是地球村,「出生地只是說明了你的根源在那,與居留、工作,甚至意識形態都可以沒有關係。」

「一個香港人在台灣得獎沒甚麼特別,特別之處在於一個香港人可以在台灣建立整個寫作事業。」陳浩基的入行,源於 2008 年參加了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獲選入圍之後開啟其寫作事業。

事業建立在台灣,但陳浩基不但沒有定居寶島,甚至一年最多只會去一次台灣。跟編輯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僅以電郵溝通,已經出版過多本書,「經常是去到台灣才見面,哦,原來一直聯絡的人是你。」他認為互聯網成就了這種跨地域的合作模式,「以前先相識後合作,現在出版關係已經改變。」

人在香港,工作在台灣。收入是台幣,消費用港紙。陳浩基指出港人也多消費台灣的文化產品,不少香港作家已轉戰台灣,「如果你用地域來劃界,就會出現所謂的貿易逆差,但如果用地球村的概念理解,其實大家都是在同一個循環之內。」

香港是沙漠,台灣是沙漠中的城市

台灣市場較香港大,出版社也比香港多。陳浩基以沙漠為喻,說明兩地的藝文發展環境,「香港是沙漠,台灣是沙漠中的城市」。他感嘆香港的出版社愈來愈少,面對同樣是繁體出版的台灣同業,香港市場愈來愈難做。

他感嘆,自從博益出版社結束之後,香港幾乎再沒有出版社做翻譯小說。「博益年代還有很多香港自家製的翻譯作品,村上春樹、赤川次郎等等,都是香港做、香港印、給香港人看。」現在香港人都轉投台版書,陳浩基認為這是自由市場的必然結果,「兩地市場相撼,大吃小,也無可奈何。」

你看人好,人看你好,陳浩基指出台灣書市流行的一種說法「書市冰河期」,他甚至認為冰河期是全球性的趨勢。過去人們看書是為了求知,現在手機太方便,互聯絡太多免費資訊,「時間用了在別的地方,自然沒法好好讀書。」

香港整個社會都是噱頭先行

互聯網時代,人們要出名很容易。三日拍一條片放在 YouTube,或者貼文上高登,成名很快。「我一直都反對噱頭作為行銷手段。」陳浩基感嘆,香港社會氣氛太過講求回報效率,出版業也不例外。當作品無法快速回本,作者親自送上出版社也沒人理會。

陳浩基認為適合的編輯對作家發展非常重要,捉摸到書本的中心思想,配對相應的銷售對象,才能讓書本和作家走出去。他坦言香港地「好編難求」,出版社資金有限,人手少,薪金低,一人分飾多角的情況常見,「很多時候一個編輯,兼做文學、美容、財經,結果做不到專業。」基於成本效益的考慮,出版社往往只能給予作家一兩次機會,反應不佳即會放棄投資。

「台灣出版社比較成熟,願意讓作者多試幾次。」陳浩基認為台灣書市較香港大,可以支持更多專門的編輯工作,提出的建議都較為具體,有助作者改進寫作。「台灣編輯少有批評作品好壞,就算不適合該出版社風格,也會提出改善建議。」他感慨香港出版社人才不多,碰運氣也少有成功例子。

如果馬榮成幫董啟章畫 V 城

台灣出版環境好像遠比香港優勝,但陳浩基提醒台灣戒嚴期間一直實施報禁,解嚴也不過是未夠三十年的光景,「怎麼可以用那麼短時間做到今日的效果?」

「大概是社會結構的緣故。」陳浩基指,閱讀在台灣中小學生視為娛樂的一種,讀書和看漫畫沒多大分別。書本內容可能比較低俗,但大人也不會阻止他們,「起碼不會抗拒文字,那麼他們自然會去看其他作品。」小時候從通俗讀物入手,或如赤川次郎,長大後未感滿足,轉向東野圭吾,尋找更具深度和意義的作品來看。

生長在香港,陳浩基有感於本地純文學和流行文學的分野很大。他舉例日本可以請《死亡筆記》的畫家小畑健為日本文學經典太宰治的《人間失格》繪畫封面,「香港人能夠接受馬榮成幫董啟章畫 V 城嗎?」

純文學和流行文學的目標讀者可能不同,但不代表兩者沒有合作的空間。日本的例子,正好說明了合流如何拓闊讀者群,「即使《人間失格》好嚴肅,但因為漫畫化的封面,也會吸引到初中生閱讀,慢慢勾起他們探索故事背後意義的興趣。」

「所以我不會放棄書寫通俗小說。」陳浩基說,能夠吸引一班閱讀興趣不大的人翻開書本,實是造福社會。兩種文學風格有必要拉近關係,他也希望香港未來也會出現這樣的文學生態。

以寫作為業實是一場賭博

工作上與台灣關係密切,陳浩基卻說自己並不「哈台」,他指出台灣經濟、治安、制度等多方面的問題。唯一台灣比香港好的,只是台灣已經開始民主化。香港目前情況不容樂觀,他建議香港年輕寫作人:「望台灣。」

生活在城市,現代人難免要面對現實的負擔。「如果你想買樓、結婚、生小孩,就不要興趣變成事業,風險好大。」他認為如果不用依靠做兼職養活自己的話,應該好好把握學生時代,及早開始寫作,累積經驗,也不妨多試投稿。「去台灣也好,去大陸也可,甚至寫英文投去外國。」他認為想做就去做,多做就會找到自己的路。

「香港的寫作環境好像很困難和苛刻,但其實全世界都一樣。」他形容以寫作為業實是一場賭博,「幾時止蝕?還是繼續去馬?」日本推理小說作家東野圭吾,1983 年憑作品《放課後》奪得「江戶川亂步獎」,之後沉寂多年直至 1999 年再度憑《秘密》獲獎,事業才有起色。「堅持還是放棄?要知進退,但這比寫作本身更難。」陳浩基對自己說。

名氣,在寫作界很重要,陳浩基也很清楚了解。「得獎之前,沒人知道這書,香港誠品也沒有入貨,但現在我見到起碼有兩幢。」獲得台北書展大獎後,頓時人氣急升,陳浩基反而覺得「慢火燉,對作者的生涯比較有幫助。」

「噱頭很危險,後勁無力,只會跌得更低。」獲獎,並未改變陳浩基的生活節奏,仍然不慌不忙地慢慢建立讀者群。有時,他一起身,還未梳洗還未吃東西,便打開電腦,開始寫稿,「原來這樣的生活是蠻爽的。」一個人靜靜寫作,他謙稱自己不是甚麼推理作家:「能夠做到講故事的人,我已經很滿足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