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文匯報

【香港文革】《文匯》狙擊多個藝發局資助藝團 指違國安法 影意志:不為生存而跪低

親中媒體連日發文狙擊紀錄片《理大圍城》及其獨立發行商「影意志」。今日(17日),由中聯辦控制的《文匯報》再有報道將矛頭指向多個獲藝發局資助藝團,當中包括影意志、天邊外劇場、光影作坊、香港文學生活館等,指控部份團體涉違國安法、「煽惑抗爭」等。報道更稱「藝發局資助黑暴電影」、「成『黃電影』金主」。

「影意志」藝術總監崔允信回覆《立場》形容事件「荒謬」。他認為此刻藝發局等機構的表態是重要的,又指倘若藝發局連言論自由都無法守住時,影意志無法再獲得局方資助也是「好正常」。問及會否擔心日後難獲政府資助,崔允信指「唔會為生存而跪低」,「當你將團體繼續生存睇得重過你最初成立嘅理念,就會有問題」。天邊外劇場藝術總監陳曙曦則稱「需要時間消化」。

《立場》另向藝發局及光影作坊等多個被點名藝團查詢對有關指控的回應,暫未獲回覆。

《文匯報》狙擊多個藝團  指藝發局資助黑暴電影

《文匯報》繼早前連日發表文章狙擊高先電影院放映《理大圍城》後,今日(17 日)再有報道指「藝發局資助黑暴電影」,稱「黃色電影圈」利用公帑製作「反政府、美化黑暴和『港獨』的所謂『藝術作品』」。報道首先點名為藝發局三年資助團體的「影意志」。

根據藝發局 2020 年 7 月至 2021 年 6 月獲資助團體/計畫名單,影意志本年度將獲得港幣 768,200 元的資助額。就此,《文匯報》形容國安法實施後「仍有涉嫌違反國安法的發行商獲得資助」,「令人驚訝」。報道更指控藝發局變相成為「黃電影」金主,又稱「政府應全面檢討,並立法嚴加監管」。

除了影意志外,多個藝團包括光影作坊、天邊外劇場、糊塗戲班、同流劇場、香港文學生活館等,以及八位曾發起反修例聯署的藝發局民選委員亦有被點名。《文匯報》更逐一點算各藝團近年共獲得多少資助。

該篇報道指天邊外劇場 2019 年 9 月的演出《盧亭百年夢終章──絕望與希望》,是「煽惑抗爭」,指劇作充斥「黃色頭盔」,以及寫着「逃犯」、「驚醒」、「孤立」、「共和」、「監獄」的道具,並以「『民主與獨裁的國度』暗喻,大肆政治抹黑」。

影意志:唔會為生存而跪低

對於連日遭建制媒體狙擊,影意志藝術總監崔允信形容事件「荒謬」,又稱影意志原有其他無關政治的作品,反而是「因為政治環境同埋打壓令到呢啲戲(《理大圍城》等政治題材電影)多咗人留意」。

問及會否擔心日後難再獲得藝發局資助,崔允信指「唔會為生存而跪低」,「當你將團體繼續生存睇得重過你最初成立嘅理念,就會有問題」。他重申,假如未來藝發局訂立了一些他們無法接受的條件,例如要「香港獨立電影節」改名,影意志絕不會為了讓團隊繼續生存而去申請藝發局資助。

崔允信認為此刻藝發局等機構的表態是重要的,又指倘若藝發局連言論自由都無法守住或將言論自由擺在首要位置時,影意志無法再獲得局方資助也是「好正常」。政府打壓未來或更嚴重,但他相信「起碼有部份藝術家會繼續頂落去」。

建制媒體屢狙擊藝文界

《文匯報》、《港人講地》、《點新聞》等建制媒體連日狙擊本地藝文界。

早在高先電影院上週宣布舉行「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 得獎電影巡禮」,放映最佳電影得獎作品《理大圍城》後,《文匯報》已曾發表社評批評。該篇社評刊出四日,《理大圍城》放映終告吹。放映取消後,《文匯報》、《港人講地》等繼續狙擊,其中專欄作者屈穎妍直斥《理大圍城》不是電影,「是罪行紀錄」,「在任何地方都是禁片」,又稱電檢署做「幫兇」,批准影片作公眾放映。

另一邊廂,建制派亦多次指控M+博物館藏品涉違國安法,甚至有親中團體到警總舉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