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流行文化的世代交替 — 由陳奕迅到 MIRROR

2021/3/26 — 22:53

圖片素材來源:陳奕迅、Mirror facebook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陳奕迅、Mirror facebook圖片

五年多前,開設這個關於廣東歌的專頁時,實在想不到有天,會連陳奕迅都被香港人嫌棄。八、九十年代出世的那輩,有誰沒有聽過陳奕迅?

不過,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筆者最喜歡的本地歌手,其實是李克勤,而非陳奕迅。

讀書年代,會與同學討論到底李克勤抑或陳奕迅的唱功好,大家仍然會在意每年的勁歌頒獎典禮,「最受歡迎男/女歌手」、「金曲金獎」花落誰家,卻不發覺所謂的「最受歡迎」,不過是另一場當權者話事的小圈子遊戲。

廣告

後來,當大台逐漸沒落,昔日歌手投向祖國,更加顯得過去的種種討論,是何其多餘,歌手之間,原來根本不用分那麼細,到最後「咪一鳩樣」?

其實也沒甚麼好惋惜,太陽照常升起,世界繼續運轉,香港還有很多值得支持的良心歌手,只是那些夾雜在歌曲裡的感覺,連隨香港很多曾經美好的事情,從此以後再也不復返。

廣告

選擇不再聽他們的歌,固然是種表態,但放棄聽他們的歌的同時,又是否還可以將歌手與創作者獨立看待呢?有時也會如此思考。

剛好昨天看到有個小故事,摘錄了陳奕迅的《人來人往》的歌詞,樓下紛紛留言,「Eason,不了」,但其實故事跟陳奕迅本人無關,文章內容也很好看,而填這句歌詞的,是在大陸被「佚名」的林夕。

這不過是冰山一角的例子。有時覺得,當沒有了歌手的演繹,這些曾經被感動過的歌詞、旋律、甚至編曲,是否可以另一種方式,繼續為同路人帶來鼓動,抑或這種感覺註定已無法回頭。

畢竟,每首歌曲的製作,並非只有歌手一個人的功勞,背後還包含著很多創作者的心血,偏偏唱作詞編監這五大元素,又缺一不可,扣在一起才算是完整的一首流行曲,難以割捨。或許,這也是音樂的奧妙之處。

比起這些不著邊際的思考,反而想說說的是,在全城割蓆陳奕迅的這天早上,剛好也是組合 MIRROR 演唱會的賣飛日子。

當昔日的樂壇中流砥柱,落得被網民唾棄的下場,這隊成軍兩年的當紅偶像組合,演唱會門票卻在15分鐘已火速售罄。(好像說還會再加兩場)

同日發生的這兩件事,當然只屬偶然的巧合,但如此強烈的反差,卻隱隱有種世代交替的感覺。

Mirror 組合

Mirror 組合

一直覺得,在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香港竟然會再掀起新一輪的追星潮,實在有夠神奇魔幻;令這件事情更加不真實的地方是,備受追捧的並非日韓明星,而是香港歌手/男團。

當城市日漸崩壞時,這種現象,卻又好像時光倒流般,帶大家回到那個追星年代,回到香港流行文化仍能輸出海外的盛世。

當然,筆者並非迷妹,不會因為 MIRROR 的出現而尖叫,也不會因為看到美男而心跳加速。

老實說,筆者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並不特別強,往往跟時下的潮流慢了半拍(甚或幾拍),也確實花了一點時間,接受本地偶像組合的冒起。

是我趕不上大眾,還是我活在過去之中?

每當遇到這些內心掙扎時,就會想起森美於年初的叱咤頒獎禮,頒發「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給姜濤時,在舞台上所說的一席話。

「當你覺得意外時,係咪要諗一諗,會唔會係你唔熟悉呢個世界呢?」

於是,開始更認真地去聽他們各成員的歌。蒙著嘴說愛你、E 先生連環不幸事件、神隊友、迴光物語......聽著聽著,原來也不乏自己喜歡的曲目。

最近看到 Now 新聞台播放的《經緯線》,兩個 BTS 少女粉絲接受訪問時,認同廣東歌作為香港本身的文化之餘,還說「最近都興返聽廣東歌」,有種莫名的感動。

這不就是喜歡廣東歌的人,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嗎?本地樂壇復現小陽春,很多歌手無法做到的事情,MIRROR卻做到了。

有時也會懷疑,以上種種魔幻,是否只屬這個城市淪陷前的海市蜃樓,抑或新香港降臨前的垂死掙扎。

然後,今天又看到新聞報導,說在獄中的何桂藍,聽到 MIRROR 最近推出的新歌《Warrior》,「還押以嚟,第一次喊,喊到收唔到聲」。

看一看歌詞,原來出自林若寧的手筆。

難成為習慣做一隻棋 行動都顧忌
挺起腰骨被負評練勇氣 挺起胸襟任未來不似預期
大不了死 亦不會避
念力能做武器 滴汗能做武器
新聲音慘遭攻擊有了準備

今時今日,在這個聽歌不再單純只是聽音樂的時代,MIRROR對香港人所代表的意義,以至香港流行文化的影響力,可能遠比當初想像的還要大。

來到2021,再對明星心存幻想,或許有點痴心錯付,但筆者還是衷心希望,此刻戴著偶像光環的MIRROR,在發展各成員的多面才藝之餘,也能繼續做一隊值得香港人支持的男子組合,讓那些離棄本地樂迷的人知道,香港樂壇不會死。

 

原文刊於作者 FB 專頁

發表意見